《太平洋战争》
第9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27日一大早,联合舰队核心主力第一舰队已经在旗舰“长门”号战列舰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开进东京湾,威风凛凛的战列舰纷纷调转炮口,直指陆上的叛军阵地。“长门”号406毫米巨炮对准的正是被叛军占领的国会议事堂。与此同时,海军第二舰队也在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的带领下于上午9时抵达大阪湾开始实施警戒。
  我是多么希望就这样赶紧开炮呀!
  日期:2015-11-01 18:03:20
  但开进东京湾的军舰毕竟没长腿,不能直接驶进皇宫扔块板让天皇上来,可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在27日一整天,裕仁天皇都在焦急不安中度过。对于陆军迟迟按兵不动,皇宫内愤怒的天皇隔一段就召见一次本庄繁,连声催问:“讨伐部队出发了吗?”“交上火了吗?”本庄繁只能含含糊糊地答道,“因为居民尚未撤离……”未等他把话说完,裕仁便厉声喝道:“如果陆军大臣无能为力,朕就亲率近卫师团前往平定叛乱,快快备马!”

  裕仁天皇的焦急自有他的道理,外边已经有更坏的消息传进宫来。他的亲弟弟、在陆军第八师团担任大队长的秩父宫雍仁亲王已动身前往东京。秩父宫在思想上倾向于“皇道派”的主张,向来与“皇道派”军官来往密切,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叛乱发生后叛军已公开宣称“秩父宫是我们的首领”。要是他站到了叛军那一边,后果不堪设想。日本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由天皇之弟干下的篡位之事。门外那帮叛军要是再有了精神领袖,形势将更加不可控制。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可怕的情况,宫内省立即派出东京大学著名右翼历史教授、曾给秩父宫讲过两年《日本政治史》的平泉澄前去拦截雍仁亲王。平泉澄前在上越线水上车站登上了雍仁乘坐的火车,一路上向其详细说明了情况,恳求秩父宫不可轻举妄动。秩父宫神色凝重地听着老师的话一言不发。火车一到达东京上野车站,秩父宫就在大批军警“护送”下被带入了皇宫,彻底与叛军隔离开来。见此情景的秩父宫只好在当天晚上拜谒了哥哥,做出了服从天皇的保证。裕仁天皇总算松了一口大气。

  2月28日,在天皇一再催促下,犹豫不决的陆军终于下定了镇压的决心。参谋次长杉山元在天皇的授意下发布了《奉敕命令》,指示戒严司令官迅速使叛军撤离现场,归复各所属部队,奉敕命令随后正式传达给第一师团。
  29日上午,“皇道派”两大巨头荒木贞夫和真崎甚三郎为避免叛乱部队遭到武装镇压前往戒严司令部进行交涉,均遭拒绝。已经出任戒严部队参谋的石原莞尔直接将两名陆军大将轰出了戒严司令部。在他们离开后,戒严司令官香椎再次提出避免“皇军自相攻击”,但杉山元坚决不同意,要按天皇敕令以武力讨伐。
  东京街头平叛部队的坦克上已经装上了高音喇叭,航空大楼上空升起一个气球,下边挂着一幅大字标语,上书“敕令已颁,勿抗军旗。”日本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和田信贤以哽咽的语调广播了一份致叛军士兵呼吁书:“你们真心诚意地服从你们的长官,相信他们的命令是正义的。但是现在天皇命令你们归队。如果继续顽抗,你们就成了违抗敕令的国贼。你们曾相信自己做得对。现在你们既然知道错了,就不该继续背叛陛下,成为国贼而遗臭万年。回头是岸为时不晚。你们过去犯的罪行会得到赦免。你们的父母兄弟、全国的男女老少都真诚希望你们回头。立刻离开现在的阵地,回到原部队去吧。”飞机在政变部队上空盘旋,撒下《告军官士兵书》的传单,劝诱政变部队回归营房。

  此时已在严冬中坚持了3天的叛军早已疲惫不堪。在听到广播、拾到传单后,本来已经士气消沉的官兵们开始以疑惑的目光面面相觑,大家谁都想等待别人先行动。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千余人的队伍开始出现骚动。有人主张抵抗到底,有的主张自决。到上午十点左右,叛军队伍开始瓦解,三十五名士兵带着步枪和机枪离开了阵地。万事开头难,随后一队一队的士兵纷纷离开,局面已经不可收拾。中午时分,除了在陆军省和山王饭店的几个小分队外,几乎所有士兵都回到了所属部队。下午14:00,飘扬在首相官邸上的旗帜落了下来。一小时后,军部通过电台宣布:叛军已投降,未发一枪一弹。

  最后剩余的叛军首领18人仍呆在陆军省和山王旅馆。平叛部队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去攻打或逮捕他们,目的是留给这些人一个表现武士道精神的机会。荒木贞夫要求他们切腹自杀以谢罪天皇。
  但求生的欲望终于战胜了武士道精神,他们最后决定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只有野中四郎大尉拒绝投降。他写了一份最后声明,对他所在的师团三十多年来从未打仗,而别的部队却在光荣流血表示遗憾。他说,“近年来,国内卖国贼的罪恶竟然要用我们在满洲和上海的同志的鲜血来偿还。如果我今后碌碌无为地在帝都苟且偷生,何以对得起那些人的英灵?我是神经错乱呢还是个傻子?我的出路只有一条。”他在声明上签了字后切腹自杀。

  其余人员则在晚上18点被宪兵队拘捕并集中到陆军省大院。负责看押这些人的就是“统制派”军官冈村宁次。冈村预想并期待这些人自杀谢罪,已让医院的护士兵准备好了消毒药水和脱脂棉,还准备了30多口棺材随时备用。但叛乱军官拒绝自尽,想要通过公审来“揭露军阀的阴谋”。
  陆军吸取了相泽案件公审的教训,对政变主谋实施不公开的军法审判,也不设辩护律师,同时宣布一审即终判。由于“二二六”事件直接威胁到了天皇的统治权,因此对叛乱军官的处置也异乎寻常的严厉。7月5日,军法会议判处在政变中起领导作用的矶部、香田等17人死刑。有意思的是宣判里并没有提到谋杀罪,判刑的唯一根据是“这些军官犯了未经天皇批准而擅自动用皇军之罪”。
  宣布死刑的除了17人中还包括并没有直接参加叛乱的两个人,那就是在幕后策划和支持暴动的大思想家北一辉以及砍杀永田铁山的大剑客相泽三郎。其余的士兵则被免予处分,因为他们只不过是遵从上级的命令而已。这次对政变军人惩处的严厉程度远远超过了此前历次的处理,明显的带有彻底根除“皇道派”及北一辉影响的意图。
  7月12日,包括北一辉在内13名军官和4名文官被绑在行刑柱上,蒙住眼睛,前额画了靶标。曾经刺杀渡边大将的高桥少尉唱了一首歌后说:“真的,我希望特权阶层能深刻反省自己的行为。”另一位激愤的军官高喊:“啊,日本国民,切不可信赖皇军。”另一位高呼:“国民信赖陆军,千万别让俄国人打败我们!”

  枪响之前,几乎所有人都三呼“天皇万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