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3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说:“听说你在公园从公园湖边滚楼梯滚到公园门口?哪个公园是这样的?”
  我说:“骗徐男的,其实我,唉,你看看就知道了。”
  我说着,让她帮忙把我衣服脱下来,然后撕开包扎的那些。
  谢丹阳撕开后,惊恐的说道:“这,这!这是什么呀?”
  我说:“伤口。”
  谢丹阳说:“哪有这样摔伤的呀?是,是被刀切的么?”

  我说:“对,被刀砍,不是切的。好疼。”
  谢丹阳问:“怎么这样呀?”
  我说:“我得罪了某些人,那些人想弄死我,唉,你可别到处出去说啊。谁也不许说,对徐男也不许说,我跟她说的是我滚下楼梯的。”
  谢丹阳说:“好,我不说。”
  我说:“疼死我了,你先拿那瓶什么东西,药水,清洗一下,然后,那个上药,然后那个贴着。”
  谢丹阳照着我的吩咐给我换药。
  她问道:“疼吗?”
  我说:“疼。”

  但是谢丹阳这么照顾我,让我好舒服,那一刻,甚至有了一种想要娶她的想法。
  她帮我擦拭,清洗,然后换药。
  我就这么趴着。
  门突然慢慢被推开,奇怪,有风?

  有人。
  看到了一只脚,看到慢慢推门进来的人。
  靠!
  是朱丽花!

  然后,我和朱丽花四目相对。
  错,是六目相对,加一个谢丹阳。
  谢丹阳骑在我身上。
  朱丽花愕然看着我们,我靠。

  我们三就这么愣着。
  刚才谢丹阳进来都不关门!
  愣了一会儿,我尴尬说:“花姐,你,你怎么来了?”
  朱丽花说道:“不好意思,走错了宿舍。”
  然后她退出去,关上了门。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看着她关上了门。
  她肯定不是走错了门,也许是看到我宿舍这里的窗开着灯,所以上来看看我在不在,结果门是开着,一推进来,就见我趴着,上身赤着,而谢丹阳骑在我身上,就算我是让谢丹阳上药,看着这幕,她肯定也认为谢丹阳是和我很亲密的人。

  特别是上次朱丽花和我说了那些话后,我觉得她看到这样子的,她一定会伤心难过。
  不过,王达可告诉我。
  女孩子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就是当她吃醋的时候,看到男孩子和其他漂亮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她们除了吃醋生气伤心难过,另外一个最奇妙的心理,就是,她们产生欣慰感。
  因为,她们认为她们选择的这个男孩子,是正确的,是有竞争性的,是没错的,是优秀的,所以很多女孩子喜欢这个男孩子,而且她们更是产生一种征服的感觉,女人比男人天生更有侵略性。
  我没有去亲身去做这样的试验,但这次,我想试验一下,王达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不想去道歉,我也不会去道歉,因为我和朱丽花非情侣,非男女朋友,我们不过是同事加朋友,我去道歉?我用什么身份去道歉。
  我不道歉,看她怎么样。
  谢丹阳说道:“她走错宿舍门了,是吗?”
  我说:“是的。”
  谢丹阳在我伤口上用力一按,我啊呀的惨叫一声:“你要整死我了!疼死啊!”

  谢丹阳说:“不说老实话!”
  我有些生气:“他妈的疼啊!她说她走错宿舍门了你没听到吗!”
  谢丹阳停了手。
  我急忙回头看看她,她有些委屈:“你凶我。”
  我说:“谁让你那么用力按下去,你明知道我疼还这样!”
  谢丹阳说道:“那你这么凶吗!”
  我说:“你先对我凶,让我疼,我还不可以骂你吗!”

  谢丹阳说:“对不起了。”
  我说:“你再这样对我,我赶你出去!”
  我是真生气,那掐下去的一下,疼得我差点眼泪没飞出来。
  谢丹阳说:“我都和你说对不起了。”
  我说:“接受你的道歉。”
  谢丹阳继续,她问:“她不是走错宿舍门,她是来找你,是吗?”
  我说:“这你要去问她了。”

  谢丹阳说:“你和她关系不浅吧。”
  我说:“我觉得朋友很深。同事关系也很深。”
  谢丹阳问:“没有其他关系?”
  我说:“暂时没有。”

  谢丹阳说道:“看她看你的眼神,就非常的不一样。”
  我说:“什么的不一样。”
  谢丹阳说:“她眼神里,算了,说了你觉得我啰嗦。”
  我说:“你说嘛。”
  谢丹阳说:“我不说。你到底和多少女人啊?”
  我说:“我说了我和她关系只是朋友和同事!不信算了!”

  谢丹阳说:“你又凶我,你不可以凶我。”
  我说:“好好好。不凶不凶。”
  谢丹阳撒娇说:“你都不好好爱护我。”
  我说:“哦,爱护,爱护。”
  谢丹阳说:“你都不好好疼我。”
  我说:“好,好,疼你,疼你。”

  谢丹阳说道:“你都在敷衍我,我觉得你呀,把我当草一样。”
  我说:“我找你本来就是要草。”
  谢丹阳说:“都没把我当宝。”
  我说:“好,好,当宝,当宝。”
  我竟然说着说着,困着,睡着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门是关好的,被子是盖好的,谢丹阳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
  睡的太早,起来也早,洗漱去吃早饭,然后去上班了。
  下午,徐男找了我,谈了跟踪监区长和黄苓的事。

  徐男跟我说道:“我昨晚跟踪了她们,她们开车出去,我在外面等,我跟着,到了一个ktv。”
  徐男顿住。
  我问:“ktv就ktv,有什么奇怪?”
  徐男说:“我开始也觉得没什么奇怪,可是我上去后,看到很多很多高高的男孩子,打扮得很帅气,一个一个的跟模特一样,很多,有上百人。在大堂那里,玩的,做什么的都有,后来有个ktv的经理出来骂他们说以后不能在大堂玩,不能出来露脸,他们急忙跟着那个经理进去了里面。”

  我问:“你到底在说什么?这跟你跟踪她们两个有什么关系?”
  徐男说:“你先听我说完。”
  我说:“说吧,我都差点没耐心了。”
  徐男说道:“后来,她们开了包厢,我经过一些包厢,看到一些ktv的服务员带着那些高高的打扮很帅气的男孩子进一个一个的包厢,排好队,给ktv包厢里面的客人点。就像你们男的去ktv点那些出台的女的。”

  我来了兴致了:“你说什么!她们两个去玩鸭子?”
  徐男说:“是,可以这么说!”
  我问:“靠!那些人所谓的那些模特,是做压的吧?”
  徐男说:“后来我问了一下,那个ktv包厢,是出了名的男模场。”

  我问:“什么叫男模场?”
  徐男说道:“那些男的,都是模特。”
  我问道:“她们点男模特出台,那些男模特是出来坐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