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8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那我们进去吧!”
  冯丰没有动,梁健就把目光落在冯丰脸上,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问:“冯大哥,你是否还有什么话说?对兄弟,有话就说,别放在心里!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冯丰摇摇头说:“不需要办什么事情。”顿了好一会,他才又说:“我想问兄弟一个问题。”
  梁健说:“冯大哥,你尽管说。”冯丰看了眼梁健说:“小宇是不是你女朋友?”
  梁健这才意识到,冯丰跟他来外面抽烟,原来是问小宇的事情。梁健笑说:“当然不是啦。我跟小宇才吃过两次饭。她是我表妹蔡芬芬的同事,所以这次吃饭也叫了她来!”冯丰说:“原来如此。但是我觉得,她看你的目光有些不一样。”
  梁健知道小宇对自己有好感,即使当着满桌子人的面,她看梁健的目光依然流淌着脉脉深情。但梁健清楚,虽然她对自己有好感,但也仅仅只是好感。刚才自己已把话说的很明白,对她并无其他意思,相信小宇也已经明白,不会再有什么纠缠。
  梁健就说:“也许是她的位置,正对着我,所以目光比较直接吧!”

  冯丰本对女人不太了解,听梁健这么一说,信以为真,就拍了一下梁健的肩膀说:“这下我总算放心了!”梁健说:“放心什么?”冯丰说:“我放心她不是你的女人,这样我还有机会!”梁健盯着冯丰笑说:“冯大哥对她有意思?”冯丰说:“虽然今天是第一次见,我觉得她挺不错。”
  梁健说:“我支持你,祝你马到成功!”梁健原本也为自己毫不留情地拒绝她,心下有些不忍,如今看到冯丰对小宇有感觉,心下一阵放松。心想,小宇其实也是个好女孩,这会有人追她也是好事。
  冯丰还是不放心地问:“她真的不是你的女人,也不是你的女朋友吧!你以后可别说我横刀夺爱!”梁健说:“放心吧,如果她真的是我的人,我可不会这么容易拱手相让,你也知道我的为人,若是我爱的,我绝不会随便放弃!”冯丰说:“那就好,我可要出手了!”
  这天晚上,梁健安排了活动,大家到ktv唱歌。四男三女。知道冯丰对小宇有意思,梁健故意坐得离小宇远远的,冯丰就凑在小宇边上,不断敬酒,不断讨好。小宇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可后来一想,既然梁健对自己没意思,她若再执意,倒显得她不懂规矩了。这么一想,心下释然,便放开了跟冯丰聊天,唱歌。
  除了梁健,包厢中诸人俨然一双双鸳鸯。朱怀遇担心梁健落单,心里不好受,就走到梁健身边说:“你再不出击,小宇可要被别人抢去了。”梁健朝朱怀遇笑道:“你还不了解我啊,如果小宇真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怎么可能放给别人呢?”朱怀遇盯着梁健看了一会,相信他所言非虚,便说:“原来你对小宇不来电啊,那真是可惜了小宇对你的一片深情了。小宇可在雪娇她们面前尽说你的好话呢!这小妮子是喜欢你的!”梁健说:“我刚才已经委婉的跟小宇说明白了,她应该不会想太多了。”朱怀遇望了望小宇和冯丰,微微点头说:“既然没意思,早点说明白也好。还好,你刚拒绝了人家,小宇马上就迎来了新的追求者,心里应该会好过些。”梁健说:“所以,我还真得感谢冯丰!”

  梁健说:“你们都一对一对,我呆不住了。我也得去找人了。待会我去埋单,然后先走了。你帮我陪好客人。”
  朱怀遇道:“说什么呢!有我这个镇长在,还要你埋单啊。你还把不把我当镇长了啊!”梁健客气地说:“这不成,今天你们是来给我庆祝的,怎么可以让你埋单。”朱怀遇说:“好的,我不埋单,溪镇埋单请区里和省里的领导总行了吧?”梁健见他执意要埋单,也就不再坚持。
  他向宣传部长诸茂和冯丰告假,说自己酒多了,要先回。两人都有女人相伴,见他多半是要去找女人,也就放他走了。梁健对冯丰说:“明天上午我来找你,带你到镜州市区各处走走,看看风景,吃吃镜州地方特色小吃。”冯丰说:“好。”
  第二天上午九点,梁健从家里出发时,提前给冯丰打电话。冯丰接起了电话说:“不好意思,兄弟,我已经回到宁州了!”梁健一惊:“你怎么一大早就回去了,出什么事了吗?”冯丰说:“现在不说了,马上要谈话,谈好了我打电话给你!”梁健想,他果然有事,就说:“好吧,一定记得打电话给我。”冯丰说:“一定”,便挂断了电话。
  冯丰的电话打来时,梁健正坐在区机关食堂里吃饭,一看是冯丰来电,梁健把只吃了一半的面条一放,就跑到了食堂外面的草坪上。
  梁健说:“冯大哥,没事吧?”冯丰说:“有事,当然有事。”听冯丰这么说,梁健有些担忧,但听得出来冯丰的声音却是欢快的,梁健想应该不会是坏事,就问:“什么事?”
  冯丰顿了会,才吐出两个字:“好事。”
  接着,冯丰把昨晚十一点多到今天早晨十二个小时里发生的事一一跟梁健说了。

  原长让冯丰第二天一早就到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办公室去,说马书记有事找他。冯丰受宠若惊,只是不敢直接问副秘书长是什么事。冯丰和副秘书长虽然平时也有接触,但并不特别熟悉,何况副秘书长毕竟是领导。而且冯丰知道,有时候,领导要见一个人,并不一定会告诉通知的那个人到底为什么要见这个人。一来,领导很忙,二来,领导无需跟下属解释自己的意图。只是能站在领导身边的人,都长着一颗七巧玲珑心,对于领导的心意不能说猜个十有八九,十有五六还是能猜到的。

  挂断电话后,冯丰兴奋的全无睡意。马超群副书记竟然要见他,会是什么事呢?如果不是特别的事,马书记不会亲自见他。作为省委副书记,他的每一天应该都排的满满的,一大早的就要见他,一定有重要的事。说不定,自己会从此走出人生的梅雨季?就这样,他想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躺在床上幸福地辗转反侧,愣是朦朦胧胧没有睡着。为了不耽误时候,早上四点多他就动身出发,一路畅通,回到宁州才早上五点半。上午八点半,他准时来到了马超群副书记办公室。马超群对他牵头那篇《打造梯次互补、奋发有为干部队伍——以长湖区干部队伍建设为例》表扬了几句,然后问他:“让你来办公厅工作,你有什么想法吗?”

  面对马书记亲自递/不过,他自制力还行,表面上依然波澜不惊。冯丰曾在省委组织部呆过,知道一入侯门深似海,如果单单到省委办公厅的一个处室做个小罗罗或者笔杆子,其实也说不上有什么发展前景,更何况他已经不再年轻了。而且,马书记既然亲自召见他,肯定是看上了他。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想到自己年近四十,这一辈子想要在仕途上再冲一冲,过了这个村,大约再遇不到伯乐了。冯丰想豁出去赌一把,赌输了,最多也就是维持原状。反正他已经失无可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