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8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诸茂看冯丰进来,就从位置上站起来,要让冯丰坐主位,冯丰说:“这怎么敢当,还是诸部长坐。”诸茂说什么都不肯,他说:“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位置都该我们冯主任来坐。从职务来说,虽然我们俩都是副处级,但冯主任是省里的干部,那是很不同的;另外,今天是梁健请客,若没有冯主任提供的那个批示,梁健的事可能就成不了,那我们今天的晚餐估计也吃不成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其实是镶冯主任的边,再者,冯主任远来是客。所以,这个位置肯定得冯主任坐,大家说是吧?”

  在座的都说“是”。
  冯丰自从不再当省委组织部长的秘书,再没有得到过如此礼遇,简直可以说受宠若惊。心里对梁健的好感便更深了一层。在众人相劝中,他还是颇为勉强地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主位定了下来,其他人就依次坐了下来。
  诸茂坐在冯丰左边,小宇则被安排坐在了冯丰右边。诸茂的左边坐了蔡芬芬、梁健,小宇的右边坐了朱怀遇、雪娇。这样一来,男女相间而坐,酒不醉人人自醉,气氛相当的好。只有小宇有些闷闷不乐,她本来是想好了要坐在梁健身边的,没想到却被安排在冯丰身边,嘴里又不能说,只不时拿眼睛瞄着梁健,梁健不是没看见,却只是礼貌的笑笑,这笑既是一种回应,也是一种距离。不得不承认小宇是年轻貌美、非常诱人的,不过梁健很清楚,小宇美则美矣,但他却不可能在她身上找到所谓的“爱”。

  当然,在官场,男女之间的交往有时候并不是为了“爱”。有时,也许单纯只是为了满足生理上的需求,或者是赤果果的利益交换,甚至可能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偶遇。只是这些在梁健和小宇之间都不可能成立,原因在于,小宇是沈鸿志酒庄的人。对于沈鸿志这样的生意人,梁健始终抱着尽可能敬而远之的态度,当然,这也包括他的营销人员。哪怕对于表妹蔡芬芬,他都是带着三分戒备的。小宇她们酒庄三美女会出现在今天的酒局上,完全是因为朱怀遇坚持要带雪娇。

  小宇见梁健对自己不冷不热,心里很不是滋味,喝酒便没了兴致。
  然而,坐在主位的冯丰却对小宇的印象相当不错。冯丰主动给小宇敬酒。小宇却拿眼睛看着梁健。梁健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不想让人留下他和小宇关系不一般的印象,也不想让人留下小宇听他的话的错觉。想了想,梁健也不管他们,只拿起酒杯来敬诸茂。
  小宇很勉强地把酒喝了。冯丰虽已年近四十,却是一个单身老剩男!这跟他以前的观念有关系。冯丰认为人这一生,“成家立业”这句话,应该倒过来,变成“立业成家”。若没有“业”,何以为家?即使有家,也是一个非常艰辛的家,他不想让老婆孩子整天扑腾在柴米油盐的烦恼里。因此,在担任省委组织部部长秘书那段时间,他一心只扑在工作上,一应相亲安排,他都婉拒,实在拉不下面子的就去勉强应付一下走个过场。没想到,还真应了那句话,“天有不测风云”,组织部长出事,他的前途一下子黯然了。至此,他才猛然发现不仅“家”没成,“业”也成了一片荒地,不由感叹浪费了大好青春。

  失落的时候,人会特别脆弱。从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身前红人一下子跌下来后,他也想通了许多事,对于女人,也有了不同的想法。他已经不再年轻,能够浪掷的青春也实在所剩无几,今天,如此偶然地遇上小宇,他的心却如被一只小小的手给捏住了,那么贴心、那么紧张、那么不舍,他问自己这是不是一见钟情?
  对爱情,对女人,冯丰还真有些门外汉的感觉。算起来,半辈子过去,他还真没有认认真真地追过女孩。
  冯丰几乎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小宇精致的脸上,他抓住敬酒的机会,不停地跟小宇说话,想要逗得小宇开心,更加关注他的存在。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小宇的异常,她似乎心不在焉,总是有意无意地拿那双秋水含烟般的眼睛瞟着梁健。难道小宇是梁健的女人?若真是如此,君子不夺人所爱。只是,如此一想,心里便涨潮般地涌起无限的惋惜。
  这时诸茂站起来向冯丰敬酒。他说,能够和冯主任见面实在是非常荣幸……冯丰虽然觉得不能夺人所爱,一副心思却仍然不由自主地全在小宇身上,连诸茂说了什么都没有听清。眼风都在小宇姣好的身体上,只见她拿着酒杯,绕过餐桌“打的”过去敬梁健酒。
  梁健看小宇“打的”来敬酒,也只好站起来,笑脸相迎。小宇说:“梁部长,我敬你。”梁健说:“谢谢,小宇。”小宇一双眼睛专注地看着梁健,情意像春光流泻,挡都挡不住,梁健避开目光,仰起脖子喝了酒。
  小宇低低地说:“那天在ktv,你怎么不辞而别,害得我等了许久!”梁健记起那天的事,后来他去“简约”咖啡馆找了阮珏,这件事小宇没必要知道。梁健便说:“那天实在有些高了,不想出丑就离开了。”梁健特意又加了一句,“后来想想,那天都做了些什么,却都不记得了!”
  小宇问:“什么都不记得了?”梁健说:“不记得了。”小宇问:“出租车和ktv里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梁健当然记得,在出租车上小宇握了他的手,在ktv包厢里他还搂了小宇的腰,但他必须说“不记得了”。他已经下定决心,与小宇的关系到此为止,不再朝更深处挖掘探索。
  小宇脸上明显地流露出失望,朝梁健看了一眼说:“那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声音虽柔软,梁健却也听出了她的不开心。只是既然打定了主意不去招惹她,那么她的开心或者不开心都和自己无关了。否则,会很麻烦。小宇回到座位后,只觉得意味索然,因为碍着蔡芬芬和各位领导都没有离开,她也不好意思离开。
  冯丰也站起身,朝梁健走来。梁健也立马站起来,冯丰搭了一下梁健的肩膀,说:“我们到外面抽支烟。”
  梁健从桌上拿了烟,跟着冯丰往外走。冯丰说,里面空气闷,我们到外面去抽一支。梁健却知道,冯丰应该是有话跟自己说,就跟着他往外走。
  酒店外就是马路,在马路与人行道之间,拦着一排铁栏杆。梁健和冯丰就靠在铁栏杆上,点着了烟。
  梁健先说:“冯大哥,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冯丰说:“兄弟之间,说哪里话啊!要不是你提供材料,我也写不出这篇文章,也没有机会让省委马书记给文章批示,至少如今马书记也知道了还有我冯丰这一号人,知道我也是可以思考、可以写文章的。所以,说起来,我还需感谢你!”梁健说:“这次既然来了镜州,那就多待几天,在镜州好好玩玩。”冯丰说:“今天主要是来跟你这个兄弟一起庆祝一下,明天是周末,还可以玩玩,然后我就回去,毕竟还要上班。”梁健说:“那么,周末好好玩玩,我陪你。”

  冯丰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俩个也算有缘,素昧平生,这么快就成为了莫逆之交,我很幸运,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我有时候甚至觉得,镜州比起宁州,似乎更像有了家的感觉了!”梁健说:“冯大哥,你能这么说,我挺高兴!”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从酒店里走出一个人来,正是溪镇镇长朱怀遇。朱怀遇站在门口喊“你们两个怎么溜号,快回来,美女们都在等你们呢!”梁健听朱怀遇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喊,感觉很是不妥,喝了酒,朱怀遇就不太注重形象了。当然,从这一点也可看出朱怀遇是个性情中人,不拘小节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