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8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书记的批示非同小可,陈政却毫无印象。这会既然温书记提了出来,自己却还不知道这回事,这就显得自己信息闭塞,且没有尽到一个委办主任应尽的职责。他立马说:“我马上去查一下。”
  委办收发上的确没有相关文件,陈政动用自己在省委办公厅的关系,获知真有这么一回事,赶紧回到了常委会议室说:“各位领导,我已经问过省委办公厅,真有这么一回事,只是批示今天才刚刚下来,省委办公厅尚未办文下发。”
  周其同、朱庸良和田坎等人,听说这是真的,有些无语,这个梁健运气也太好了点吧。周其同不甘心地道:“批示有很多种,还得看到底是什么批示!”
  温照盛笑容亲和地说:“批示的内容我这里倒是有一张照片,我可以读给大家听听!”
  听完了省委副书记马超然的批示,大家心里基本有数了,梁健重新分管干部工作,基本上是铁板钉钉改不了的事情了。
  梁健重新分管干部工作的事终于尘埃落定。

  最紧要的关头,两件至关重要的证据从天而降,一下子封住了那些处心积虑的人的嘴。这一仗赢的如此漂亮,险中求胜,的确值得庆祝。
  第一时间告诉梁健这个好消息的,不是朱庸良而是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诸茂。当然,朱庸良也许希望梁健永远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得到这个消息后,梁健开心地说要请诸茂和温照盛吃饭,并把省委研究室有一个朋友晚上也来镜州的事跟诸茂说了。
  诸茂虽然平素看起来稳重严肃,却并不是一个呆板的人,耐得住寂寞,却也喜欢热闹。他喜好结交形形色色的朋友,不仅仅为了热闹,更为了那一句“朋友多了路好走”。在官场,朋友永远不嫌多,但敌人却多一个也不行。诸茂深谙此道。
  中国人交朋友讲究一个礼字。这个礼,不仅仅体现在见面时的一些虚礼,更需要一些实实在在、具具体体的事物来表现,重点表现为送礼和宴请。送礼,礼不在轻重,投其所好才是真谛。送钱是最简单的,但送钱有风险,且不易被接受。也许没有人不爱钱,但却很少有官员会明目张胆地收钱。送一些和当事人的兴趣爱好相关的小礼物,礼虽轻,但重在心思,被送礼的人既没有收礼的压力,且会对送礼人的心思留下深刻印象。至于宴请,那是一种更亲密的方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的人,就是所谓的圈子。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同一个圈子里的人,有什么好处自然想先到圈子内部的人。

  只不过,这些礼,说穿了是需要成本的,还好,有级别的领导一般不需要自掏腰包为这些东西买单(当然那是在八项规定之前)。
  诸茂不是官场中第一喜交朋友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他非常高兴去赴梁健的宴会,一个原因是梁健的事情终于办成了,胡小英肯定开心。胡小英开心,对他本人肯定有好处,毕竟在常委会上他很明显地在为胡小英挑担子。另一个原因是省里面有人来,既能吃饭,又能新交到一个朋友,何乐而不为!他当然也会叫上温照盛,只是温照盛老婆正好生日,无法出来赴宴了。有句话说,攘外必先安内。诸茂认为温照盛老婆生日不出来赴宴,是情有可原的,牺牲这一天,可以换来一年的潇洒自如,何乐而不为。就劝温照盛说:温书记,你可一定要把家里那位哄开心了,只有你家里那位开心了,我们以后在一起喝酒吃饭才能开心。温照盛笑着说:诸部长的吩咐,我一定办到。

  到了副处级以上职位的领导干部,在人前都喜欢摆出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这只是树立威信的需要,是必须的。也许正因为如此,私底下,就更喜欢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这也算得上是一种解压。
  会议之后,梁健很快收到了胡小英的一条短信。短信中只有寥寥数字:事情已成,下步需更加努力。单有仁不够,要智慧的仁。
  梁健看了这区区二十一字,发了好一会呆。他仔细辨别胡小英这二十一个字的味道,特别是后面那句“单有仁不够,要智慧的仁”,其实既包含着胡小英对他“仁”的认可,也就是说他心好、人善;同时也对他没有防人之心、为人不够精明、不够圆滑的批评,因此才对他提出了“智慧的仁”的希望。
  在官场单单好心的确是远远不够的,人家轻易使个绊子,就能让一个好心人摔到鼻青脸肿。就拿梁健的经历来说,当时正是因为对干部科的人太善,对姜岩、车小霞等人没有防范之心,才造成了后来的被动局面。如果没有胡小英的一路支持和保护,他恐怕再就被扔在某个犄角旮旯、清汤寡水的岗位上独自凉快去了。
  因此,“智慧的仁”,既是对梁健一针见血的批评,也是对他针对性的期待和要求!梁健回复短信:谢谢胡书记的指点,我会谨记在心。
  自从电梯事件之后,胡小英一直热切关注着梁健的动态,在仕途上三番两次地支持和提携他。但梁健也敏感地觉察到,虽然胡小英很关心他,却又似乎有意避免与他面对面的接触,多是采取电话和短信的方式。/也许,她正是以这种方式告诉他,他们俩的关系只能始终维持在一种体制能够允许和接受的程度范围内,毕竟,她是区委书记,与任何男性的过密交往都可能给别人造成可以利用的口舌。

  梁健非常理解胡小英的这种处理方式。他感觉他与胡小英的关系像一艘船一样,正慢慢地驶进一个比较和谐、亲密的航道,对梁健来说,这是非常有用的。
  冯丰打电话来时已经是傍晚了。电话里,冯丰的声音有些热度,火腾腾的:“妈的,这次堵车,真把人心都堵碎了!”梁健笑说:“前面堵了,后面就不堵了。今天堵了,明天就不堵了。冯大哥,估计这一年的车,今天都给你堵没了!”冯丰说:“希望梁弟的吉言成真!这辈子就是不喜欢堵车。”梁健说:“堵车不堵心。冯大哥到什么位置了?我去接你!”
  冯丰说:“不用来接我了,镜州市我还是有些了解的,下了高速稍微问一下,估计就能找到酒店了。”梁健说:“那好,我先去点菜,等你到了就直接上酒上菜,今天我们好好喝几杯。”
  这样的聚会,人多了太杂,人少了没有气氛。梁健安排的这个晚饭,人不多也不少,就七个人。
  温照盛既然不来,那最大的领导就是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诸茂了。另外还有朱怀遇,朱怀遇要求带上雪娇。梁健心想:这些天老朱跟雪娇还真是混的热火朝天啊,既然老朱开了口,他也不好不成人之美。老朱得寸进尺,问:要不要让雪娇叫上小宇?梁健心想:此时我若说不要,他日小宇一定会对他有想法。算了,反正多一个不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喝酒吃饭呢!有女孩子,气氛也活络。索性给诸茂也找个酒伴。便对朱怀遇说:“我来跟我表妹联系吧,让她们三姐妹一起来就行了!”

  冯丰终于误打误撞地找到了酒店。
  梁健站在酒店门口,迎着冯丰,还真是有些激动。这次若没有冯丰的帮助,他的事也许就成不了。不过,梁健也没多说,只用力拍拍冯丰的肩膀,带他走进了包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