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3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听那厮乱讲。我有正经工作的。”
  我开钱的时候,媛媛抢着给了。

  出了外面后,我说道:“今晚真是不好意思。”
  媛媛说:“是我不好意思才是,你看你为了出来和我谈谈,被人砍了。”
  我说:“呵呵,命中注定这种东西,很难讲的,有车来了。你赶紧上车先走。”
  媛媛说道:“嗯。”

  我说:“别不开心了。”
  她点点头,上车了。
  我在想,那连个砍我的人是不是跟踪了我啊,靠,一定是啊。
  我不能回去青年旅社先了,万一他们已经知道我的窝在那里,搞不好在那里等着弄死我。

  我把放在了老医生那里,然后打的回去监狱。
  那晚,睡得难受,疼啊。
  醒来后,更是难受。
  好疼。
  我只能像落枕一样,走路,坐下,做什么动作,都要小心翼翼,不然就拉着伤口疼,疼死人了。

  徐男进来我办公室的时候,明显问到了药味,问我道:“兄弟,你怎么了?擦药了?”
  我问道:“你闻到了?”
  她说:“很浓烈药味。”
  我说:“唉,别提了,昨天去夜跑,好不容易想去运动一下,不小心从公园湖边的楼梯滚到公园门口,到处疼。”

  徐男说:“哦,你要小心啊,很痛吗,哪里?”
  我说:“全身,淤青,没什么,擦药就好了。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她说道:“监区长让黄苓黄队长负责分钱了。”
  我说:“靠!你说什么!为什么!那家伙调走又回来了。她为什么回来的?”
  徐男说:“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贺兰婷说道:“你开什么玩笑,提早开庭。你是不是脑子进水?”
  我说:“怎么了,不可以吗?为什么不能提早开庭。”
  贺兰婷说:“你是法盲吗?”
  我说:“有点。话说,这能不能塞点钱,然后让法官早点开庭。”
  贺兰婷说:“不行。”
  我问:“这法律规定不可以是吗?”

  贺兰婷问:“你是法官?”
  我说:“我查过了,开庭时间一般由法庭按照规定确定好的,除非有特殊原因,可向主审法官说明,征得法官同意后可提前,这由主审法官决定。这不是可以收买主审法官弄吗?”
  贺兰婷说道:“提前,提前半年吗?”
  我说:“开庭也不能超过半年啊。”
  贺兰婷说:“你想明天开庭?”
  我说:“我没这么想,但觉得,能早日开庭就早日开庭,这太久也不是好是吧,人家王达在里面受罪呢。”

  贺兰婷说:“放心吧,她过得比你好。”
  我说:“真有这样回事,那真是太好了,不过也早点弄出来不是。”
  贺兰婷说:“理由正当法院同意。你有什么正当的理由?”
  我想了一会儿,说:“唉,就是不知道所以让你帮忙想嘛!”
  贺兰婷说:“我也想不出来,可能给我一点钱,我会想得出来。”
  我说:“靠,钱钱钱,那算了。”
  贺兰婷说:“等一等,死不了人。你非要提前?提前来做什么?”
  我说:“好吧,还有一件事。”
  贺兰婷问:“你有完没完?”
  我说道:“不是,是真的有个事需要你帮忙解决一下,气死我了你知道吗?”
  贺兰婷说:“我不知道。”
  我说:“你等我说完嘛。”
  贺兰婷说:“说。”
  我说道:“唉,今早上,黄苓把我的人从楼顶赶下来,我们不能分钱了,监区长决定的,我郁闷死了!黄苓得意洋洋的,你帮我弄掉她呗。”
  贺兰婷问:“黄苓不是调走,怎么又回去了?”
  我说:“唉,我怎么知道,她调来调去的,我总感觉上面有人故意这样的。就是安排一些我的对头压着我这里,让我喘不过气来。”

  贺兰婷说:“我不想再多事,你自己想办法处理。”
  我说:“我就是处理不了才找你啊!你让我怎么解决?”
  贺兰婷说:“走吧,自己想办法。”
  我挠着头,唉,让我想办法,怎么办法啊,靠。
  头疼。
  坐在办公室里,我想了好久,抽了好多烟,我都不知道到底如何办,到底要怎么除掉黄苓这个贱人。
  她还找人教训我,靠,还抢我生意,抢我的利益,想起来就如鲠在喉,难受啊。
  没办法,只能等待,忍耐了。
  徐男进来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睡觉。
  听到敲门开门进来的声音,我坐了起来,问徐男什么事。
  徐男说道:“黄苓扣我们的钱了,分得比平时几乎少了一半。”

  我无奈笑笑:“意料中的事。”
  徐男说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她嚣张吗?”
  我说:“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她现在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搞定了监区长,妈的,这家伙。”
  徐男说道:“是不是用钱?”
  我说:“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
  徐男说:“要不去查查?”
  我问道:“这种东西,怎么查啊?”
  徐男说:“跟一跟她,看她和黄苓有什么交集。”
  我说道:“跟踪?”
  徐男说:“有姐妹说,最近经常看到监区长和黄苓下班后一起坐车走人。”
  我说:“是吗?那是要去看看了。不如你去吧。”
  徐男说:“好的。”
  我说:“小心点,别暴露了。”
  徐男说:“知道了。那没其他事了,我先出去了。”
  我说道:“还有个事。”
  徐男问:“什么?”
  我问道:“谢丹阳今天来上班吗?”
  徐男说:“来。”
  我说道:“你让她今晚来我宿舍,给我上药。”
  徐男说:“好。”
  我问道:“你不会吃醋吧?”
  徐男看看我,然后没回答我,出去了。
  下班后,我拖着病残的躯体,回去了宿舍,然后等了一会儿,谢丹阳那家伙怎么还不来。
  我要换药啊,老医生说两天换,我才懒得理他,我要换快点,好快一点。
  我在郁闷的等着的时候,有人敲门了,我赶紧爬起来去开门。
  谢丹阳来了。

  我转身走向床:“怎么那么久,我都等到困了。”
  谢丹阳说:“加班忙了一些事。你怎么了?”
  我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谢丹阳走过来,把东西放下,说:“给你带了一些吃的。”
  我说:“谢了,先过来给我换药吧啊,唉受伤就是烦啊。”
  日期:2015-11-12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