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6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不知道呐,但我听上去好像是真的。”杜小倩说。
  “你说对了。”马小乐道,“你以为我是好人么,我不是,吴仪红差点没被我搞死过去!”
  “那肯定是她勾你的。”杜小倩道,“吴仪红那女人可真是,冯乡长不也是她勾上的么。”
  “以后别我面前喊冯义善乡长!”马小乐听杜小倩喊冯乡长挺别扭,“他是个老贼狼,你对他还挺尊重么?”
  “我……”杜小倩没好意思说,以前她在财政所的时候,冯义善经常过去,喊冯乡长习惯了。

  “别我我我了。”马小乐口气很严厉,“以后不管你在别人面前怎么喊,但在我面前,喊他只能喊老贼狼!”
  杜小倩“哦”了一声。
  “怎么,还很勉强?”马小乐心里正气吉远华呢,见杜小倩这样很是生气,索性上前捏住她的脖颈,“咋了,小倩,你到底跟不跟我站一起?”
  “马,马局长,我啥都给你了,当然是和你站一起了!”杜小倩缩着脖子说。

  “那你犹豫个啥,说话也不干脆点!”马小乐掐着杜小倩,看她乖乖的样子,还真有点满足感。
  “人家还没缓过神来呢,刚才蹲在楼梯下面,我都要吓死了。”杜小倩道,“幸亏是和你在一起,要是换了别人,估计我早吓得起不来了呢。”
  “瞧你这胆子,咋这么小。”马小乐道,“可刚才你躲在花坛里猫我,胆子也不小嘛!”
  “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就大着胆子去猫你了,而且还……”杜小倩说着,捂住了嘴,“算了不说了,羞死人!”说完,杜小倩小步跑开了。
  “这丫头。”马小乐无奈地笑笑,向招待所走去。
  进了招待所,马小乐从服务员那里拿了钥匙,来到房间简单洗漱一番,躺倒在床上。不过翻来覆去睡不着,很憋闷,想起吉远华就憋闷。

  “这狗东西怎么就和我过不去呢!”马小乐两手枕在脑后,蜷腿架起二郎腿抖着,“难道他知道我和葛荣荣之间的事,又不好意思抖落出来说,憋着劲儿整我?”
  马小乐的分析有那么点意思,现在吉远华虽然还不确定葛荣荣和马小乐真刀真枪地干过,但已深度怀疑,要不是葛荣荣死口否认,他就确信无疑了。不过即便没有确信,吉远华还是难解心里的疙瘩,巴不得马小乐一下人间蒸发掉才好,再加上以前和现在的些许过节,他一直憋着股劲儿,就想着要把马小乐给彻底打倒。
  尤其是最近一次,马小乐在县委县zf办公楼大厅里斥骂了吉远华,使得他如丧家犬般灰溜溜地躲开,事后别提有多憋屈,所以他搜肠刮肚地要揭马小乐的一些老底,毁他的声誉。
  吴仪红和马小乐之间的媾事,首先闪现出来。吉远华激动不已,拍着大腿打电话给冯义善,要他向吴仪红吹风,写信检举马小乐当年对她威逼利诱,数次上了她的身子。
  就这事,冯义善开始还不乐意,毕竟大家都知道他和吴仪红是怎么回事,之前传出过马小乐骑了吴仪红,他没深追问下去,是想给自己点面子。而现在,吉远华的主意恰恰是要抹了他的那点面子。
  最终,冯义善是架不住吉远华劝的,所以才出现了马小乐和杜小倩偷听到的那一段,还好,吴仪红是不乐意那么做的。

  大半个夜,马小乐胡思乱想着,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后院家属区里的鸡叫了,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马小乐拉开窗帘,太阳已经一竿高了。
  “这一觉睡得好!”马小乐洗脸刷牙过后,振了振臂,拉开房门走出去。经过吧台时,服务员喊住了他,说庄书记交待过要她转告,食堂为他留了早饭。
  “好好。”马小乐随口答应着,出了招待所开着车走了,也没和庄重信打招呼,怕他热情挽留吃午饭。
  马小乐想回县里去仔细问问栾大松,看沼气建设补贴款怎样到位。现在他一门心思全在沼气建设上,这是一次很好的表现和证明自己的机会,得牢牢抓住。如果这次机会抓不住,万一再给吉远华揪个小辫子抖抖,可能在仕途上就没啥混头了。

  大事抓牢,小事不放。
  马小乐先在小南庄村打个了停留,庄重信说秋后解决徐红旗的事情,得跟徐红旗支一声,给他个定心丸,也鼓励鼓励他。
  到徐红旗家,没寻着。打电话给金柱,说他在徐红旗家门口,问徐红旗在不在施工现场。金柱说早上看到的,不过直到现在也没瞅着个影。
  “这狗日的徐红旗,说啥事不干也要把沼气的事给我整好,现在看来不是那回事么!”马小乐站在徐红旗家门口,点了支烟自语道,“就这么个样儿,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还指望提拔到乡里去?”
  说完,马小乐拧着脑袋朝大街上走,准备开车回县里去。但还没出巷口,徐红旗就满头大汗迎面而来,“马局长!马局长!”
  马小乐一看,皱了眉头,“又喊局长了?红旗,咋了,让驴撵了?”
  徐红旗跑到跟前,咽了口唾沫,压住气息道:“着急了!一着急就喊局长了。”徐红旗道:“真巧,刚要到乡里找你,刚才碰到金柱,说你在我家,就立马跑过来了。”
  “找我啥事?”马小乐道,“你不是说要紧赶紧地张罗沼气建设的事么,瞎蹿腾啥?”
  “我是没丢松!”徐红旗道,“不过今个上午确实有事,我媳妇她二婶的侄子回来了,明个中午我请他来家里做客,想让你抽个空,来喝酒!”
  “你媳妇她二婶的侄子?!”马小乐摸着下巴,翻了翻眼,“都他娘的绕哪儿去了,你请啥客!”
  “人家是个有头脸的人呐。”徐红旗道,“比范枣妮还牛笔!”
  “哦!”马小乐一个诧异,“也是搞报纸的?在省里头?”
  “中央吶!”徐红旗道,“叫啥中国经济研究报!”
  “真的?!”马小乐眼睛一圆,“娘的,还真是个人物呐!叫啥名?”
  “匡世彦!”
  “哦,匡记者。”马小乐点点头。

  “马局长,明个中午有时间不?”徐红旗道,“请人家来,我是个小村长,面子不够,你是局长,来给长长面子呐!”
  “有空!”马小乐说得很干脆,“就是没空也得挤出空来嘛,咋说跟你这交情,你都张嘴了,我能扫你面子?!”
  “那可太好了!”徐红旗道,“明个我得好好准备准备,今晚就找渔网下河,弄点野鱼。”
  “要不这么地,明天我再把庄书记叫过来,你想长面子,就多长点!”马小乐很得意地说道,“另外,还得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到乡里去工作的事,我已经和庄书记说了,他也答应了,秋后就给你解决,进乡社会社务办,到时提你个主任!”

  “诶呀!诶呀!”徐红旗乐得有点发癫,抽搐着嘴角道:“马局长,这事牢靠不?”
  “搞你丫的!”马小乐猛拍徐红旗的肩膀,“不牢靠,我把局长让你做去!”说完,马小乐转身就走,嘴里还嚷着,让徐红旗干净准备,把家里收拾收拾,要好好待客。
  “这家伙,咋突然这么热情了呢!”徐红旗瞅着马小乐的背影,摸着脑门子自言自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