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5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干活的工人们听到这里,都停了下来大笑。
  “哦,马大,有个事得跟你说下。”金柱扔下铁锨,挪过来梯子,怕了出来。
  “啥事?”马小乐朝后走了几步,递了根烟给金柱。金柱立刻上了火,小声道:“马大,你知道你……马丙根是怎么知道你当局长的么?”
  “不知道啊,兴许是他回来听说的吧。”马小乐还真是没在意这事。
  “不是那么个事。”金柱道,“这几天我在村里,有听说起过,是二魁家媳妇传出来的。”
  “她怎么说?”

  “她说是刘长喜告诉马丙根的,他们都在广东那边打工呢。”金柱道,“本来马丙根是不准备回来的,就是听刘长喜说你当局长,而且还很有钱,所以才想回来弄点钱的。”
  “又是刘长喜!”马小乐气得压根发酸,不由得使劲咬起来,“他给我添了多少乱子?!”
  “马大,去吧!”金柱很郑重地对马小乐说道,“还忍什么!”
  “去哪儿?”
  “去日刘长喜的女人姚晓燕!”金柱道,“怎么说也得解解气,要不就气死人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日姚晓燕来解气?”马小乐皱着眉头问。
  “你,你一贯是这样的嘛。”金柱说着,肩膀一缩,矮了些身形,“马大,你可别生气,我随便说说。”金柱说完,转身瞪着梯子又回到沼气池里干活了。

  马小乐听得发愣,他并不对金柱的话生气,而是感到有些意外,在金柱眼里,他就这么个人?那在别人眼里,不是更有些说不过去?
  “我来了!”就在马小乐沉思的时候,徐红旗跑了过来,腋窝里夹着瓶酒。
  “嗳,红旗,我问你个事。”马小乐把徐红旗拉到一边,把刚才和金柱的谈话讲了,问道:“红旗,你说我就那么个形象?”
  “嘿嘿,怎么说呢,是有那么点儿。”徐红旗憨憨的笑了,“但大家都知道,你是个好人,就是有时太那啥了,特别是近来,好像更……”
  “哦,我知道了。”马小乐点点头,笑了笑,“红旗,看来我是得改改。”说完接过酒,朝车里一放,“红旗,回来一趟,得回家去瞅瞅,要不也不像话呐。”
  马小乐开着车来到自家巷子口,拿着酒下来了,一进院门就喊,“爹,我回来了,马上就走。”
  马长根不在家,胡爱英在晒衣被,前些日子返潮得厉害。马小乐把酒放在桌子上,对胡爱英道,“妈,这酒是好酒,等爹回来让他喝了。”
  “行,回来就回来,还带什么酒啊。”胡爱英拍打完棉被,走到屋子里倒水给马小乐。
  “不是我带的酒,徐红旗的,我说带着到乡里找书记喝。”马小乐道,“书记不缺酒,干脆留家里给爹喝。”
  “你说你这孩子。”胡爱英摇摇头,“要是徐红旗知道了,多不好!”
  “所以让爹赶紧喝了嘛!”马小乐道,“还有,你告诉爹,我往后会听他的话,改改我近来这火爆的样儿,别让他担心!”
  “嗳,好好!”胡爱英高兴地说道,“我和你爹就盼着你这样呢!”
  马小乐说要改改,不是假的,他觉得是是有那么个必要,而且要改,就先从女人开始,不再乱搞了,乱搞容易乱性,乱了性子,不火爆才怪。
  去乡里的路上,已经是半下午了,太阳还高着,晒得人难受。
  路上没什么人,虽然路边都是高大的杨树,树梢几乎罩住了整个路面,投下的荫凉盖满了地面。
  再向两边望望,地里的庄稼正旺着呢,高的、矮的、旱的、水的,都有。
  这情景,马小乐看得真亲切,忍不住打起了口哨,刚打一会,想了金柱说刘长喜的事,心里还有点不太爽,他刘长喜凭啥马丙根多嘴?

  唉,算了,刚说要改脾气的,不气了。马小乐安慰着自己,这样也好,也算是解决了个事情。
  心绪刚稳下来,马小乐看到前面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来了,仔细一看,竟然是姚晓燕!
  “她娘的!”马小乐狠狠打了方向盘,“这姚晓燕咋这时候出现呢!”
  马小乐盯着姚晓燕,两腿“呼呼”地等着自行车。“还真她娘的带劲!”马小乐开始减速,自语道:“是不能乱搞了,但咱正儿八经地说说话总归还是可以的。”
  “迪——”地一声,马小乐停住车,按响了喇叭。
  刚好到来的姚晓燕歪头一看,是马小乐,一下蹦了下来,十分麻利,“哟,这不是马局长么!”
  “姚老师好啊!”马小乐推开车门走下来,“怎么,半下午就回家?”
  “别,别喊我老师。”姚晓燕低下头,红着脸,“我哪里能称得上是老师嘛。”

  “这还不早晚的事?”马小乐嘿嘿一笑,“我说话算话,保准让你交小学,幼儿园确实没啥教头。”
  “那可真是谢谢了!”姚晓燕抬起头来,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尽。
  “谢啥呢。”马小乐道,“不过这事你可别对刘长喜说,说了不太妥,那人没准又要起什么风浪。”
  “不说,俺不说。”姚晓燕微微摇头,脸色又有点发红,“马局长,俺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谢什么谢,我一厢情愿的事。”马小乐笑道,“按理说,就凭你家刘长喜做得那些事,我该把你从学校弄出去才是,我之所以帮你,你知道为啥不?”
  “不知道。”姚晓燕看着马小乐,目光很渴求,想急于知道答案。
  “嘿嘿,现在不告诉你,还没到时候。”马小乐道,“等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告诉你。哦对了,还有件事,刚才我在村里听说,马丙根回来认我的事,也和刘长喜有关系,你说刘长喜是不是很可恨?!”
  “啥,啥事和长喜有关系啊。”姚晓燕低下头来。
  马小乐一看姚晓燕这样,很是来气,还装糊涂!刘长喜还想着要看笑话呢,肯定会朝家里打电话问情况。“你装什么糊涂!”马小乐走上前,伸手托起姚晓燕的下巴,“刘长喜打电话给你,问马丙根回来闹腾的怎么样,还说这事是他捣鼓的,你还装糊涂?”
  “你,你怎么知道?”姚晓燕睁大了眼,有点恐慌。
  马小乐眼珠一转,冷笑道:“你家的电话,我找公『安』局的人监听了,说啥话我不知道?”
  “真,真的?”姚晓燕一听很是着急,脸色骤然涨红起来。
  “咋了,还哭鼻子?”马小乐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就是咳嗽,我都能说出几声来!当然,我也没那功夫都听,巧不巧得就听听。”

  “哦。”姚晓燕松了口气,摸了摸胸口。
  “哟,咋跟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一样。”马小乐道,“我可告诉你,姚晓燕,刚才你跟我装傻埋愣,我很生气!我是怎么对你的,我抛开刘长喜的种种不对,诚心诚意来帮你,没想到你还想敷衍我、骗我!”马小乐说完,气呼呼地钻进汽车,“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