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5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眼睛涩了,又湿润了,看着马丙根佝偻着腰身走过桥面。
  “小乐。”马长根不知什么时候站到身后,“我到果园找你,你不在,就知道你在这儿。”
  “哦,爹。”马小乐擦了下眼泪,回头看着马长根,“我看看马丙根的。”
  “你该去找他,谈谈。”马长根道,“以后别喊马丙根这名字了,你不能喊,他让我告诉你,他对不起你。”
  “一句对不起,我能原谅他么。”马小乐静静地说,“我原谅不了他。”
  “过段时间再说吧。”马长根道,“不过他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他在那边有两个孩子,听他讲,过得也不咋地,我把你那一万块钱给他了。”

  “谁让你给他了!”
  “唉,其实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就算是买个心安吧。”马长根为难地说。
  马小乐没说什么,回身走了。
  马小乐去找金柱了,让金柱赶紧追上马丙根,提五万块钱给他,告诉他再也不要回来了。
  “马大,上次的工程还没结呢,现在你一共就七万多块钱。”金柱道。
  “别啰嗦,照我说得做。”
  金柱骑摩托车飞快地走了。
  马小乐回到家里,胡爱英热了饭菜,马小乐简单吃了几口,回县里去。

  心情很乱,马小乐觉得不能到单位去,向伍家广打了声招呼,说这几天家里有事,不能来上班。伍家广说没事,反正现在推广沼气建设要牵扯很大精力,平时没事可以不到单位,有急事办公室会通知的。
  马小乐决定到市里去散散心,顺便找谭晓娟,看工程账目啥时结算,然后在找范枣妮聊聊,还有魏小梦,也不知咋样了。
  去市里之前,马小乐先到县大院去了一趟,找岳进鸣看看情况,不知宋光明有啥举动没,被贴大字报骂了,心里肯定憋屈得很。
  宋光明是憋屈,就像马小乐说的,这事得缩小范围,要不更丢人,虽然他知道是马小乐干的,但也不能在追究,尤其是又听说马小乐中宣部有人,就更要装作若无其事了。不过宋光明心里却发着狠,“马小乐,你干啥都别想痛快了!”
  吉远华也听说了这事,找过宋光明。宋光明在马小乐面前也不掩饰,气得塑钢玻璃茶杯都掼裂了一条缝。

  “他不就中宣部有人么!”宋光明胸膛剧烈起伏,“了不起了,谁都不放眼里!”
  “中宣部?”吉远华皱了皱眉头,“宋县长,你刚才说马小乐中宣部有人?”
  “是啊,不少人都知道,我是听宣传部邵部长说的,很可靠。”宋光明阴着脸。
  “你们都被他给蒙了!”吉远华道,“没有那回事,他中宣部哪里有人?我和他共事那么长时间,还能不知道底细?他就认识市报的一个记者,什么中宣部,吓唬人的!”
  “哦!”宋光明愣了一下,“那更好,往后我给他小鞋穿,也就没啥顾忌了。”
  宋光明和吉远华商量着,现在先忍一忍,等干部位置调动过后,再好好整马小乐,坚决让他把小鞋穿到底。
  但这一切,岳进鸣都算到了。
  马小乐来之后,他告诉马小乐,苦日子在后头,等宋光明当了代县长,吉远华当了副县长,估计就不是现在这般消遣了,肯定会在方方面面有干扰。
  “我可不怕。”马小乐道,“他们有本事尽管来。”
  “你这个样子,不在状态!”岳进鸣摇摇头,“你还得思考思考,对行事说话的方式要有个重新定位,应该像以前那样,以前就很好,各个方面都很好,但现在你全变了。”
  “唉,行啊,岳部长,你的话我记住了,我会反思的,争取变好,不让你如此忧心。”马小乐没呆多长时间就离开了,直接去市里。

  到市区,时间刚好六点,下班了。
  马小乐不太想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谭晓娟,电话打通,又会有那种事,但今晚的心情,的确不适合搞事。马小乐也没联系范枣妮,道理一样。
  住的地方马小乐不用愁,反正就一夜,后面的,明天和谭晓娟或范枣妮联系上后,自然就会解决。
  马小乐决定先去医院看看魏小梦,然后到银龙酒店住下。
  马小乐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还是到上次的病房里,但没看到魏小梦,便去问医生,医生说已经走了。
  “上次你不是起码要再观察一个星期的么?”马小乐问。
  “病人要走,我们有啥办法。”医生有点冷漠。
  马小乐再次来到魏小梦家里,也许是因为天要黑了,这里很阴森。魏东光已经回来了,正在院子里发愁,一见马小乐,很是激动。

  “成芹!成芹!你看谁来了!”魏东光对着屋里叫起来。很快,窦成芹就走了出来,“是她叔叔啊!”
  “魏东光,小梦咋这么快出院?”马小乐最关心这个。
  “那有啥办法,没钱呐,住不起。”魏东光哭丧着脸,“总不能赖在医院里吧。”
  “那小梦的病咋办?”
  “就这样等着呗。”魏东光道,“现在好吃好喝的都由着她。”

  “魏东光,你这话啥意思?”
  “好歹都看她自己造化,我是无能为力了。”魏东光道,“熬过去就熬,熬不过去也不能怨我们大人。”
  马小乐一听,又按捺不住了,联想到自己大小就被遗弃的事,觉得魏小梦比他还可怜,他怎么说也有得命活,而魏小梦呢,白血病呐,不治疗哪里有生的希望!
  再看看魏东光的脸,马小乐气不打一处来,“呼”地上前抓住魏东光的衣服,“咣咣”就是俩耳刮子。
  魏东光懵了,窦成芹在一旁呆了。
  “魏东光,我操你女人!”马小乐指着魏东光的鼻子,“有你这么当爹的么?让小梦等死啊!”

  “我,我……”魏东光好像很委屈,也很难过,说不出话来。马小乐不管他,让窦成芹带他进屋,看看魏小梦。
  这还是第一次进他们家屋子,一股潮湿的霉味。
  背阴的一间小屋子,是魏小梦睡觉的地方,里面一张小床,一张破旧的桌子,上面还堆着两床破旧的被子。
  “啪”地一声,白炽灯亮了,昏黄的光线很暗。
  魏小梦蜷缩在床头,一张脸有点肿,苍白。
  “马叔叔好。”魏小梦勉强笑了笑,抬手拿起枕头边的香蕉,要给马小乐吃,“马叔叔,吃香蕉吧,很香。”

  马小乐看看香蕉,皮早已发黑发黏,差不多快烂掉了。
  “叔叔不吃,吃不下。”马小乐接过香蕉,放在桌角留出的一点空上。
  魏小梦可能听到了刚才外面的动静,让马小乐不要打她爸爸。马小乐点点头,有点想掉眼泪。
  魏东光也进来了,“这孩子,懂事着呢,在医院的时候,她说家里没钱就不治了,要不欠一大笔账不好还,说早点回家去,然后到学校看看同学和老师就行了。”
  窦成芹已经泣不成声,“很早以前,孩子就经常说头晕,吃不进饭。我以为是平时饭菜不好,吃得差,营养不良,没把小梦的话放心上,哪里想到,竟会是这个毛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