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5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羽叹道:“看你们做领导可真累!”梁健由衷地说:“谁说不是呢!有时候,我真羡慕你!”方羽看了他一眼问:“我有啥好羡慕的啊?”梁健说:“比我自由自在,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方羽说:“人啊,总是这样,没钱的时候,想有钱,有了钱,想有权,有了钱和权,又想要逍遥在!人啊,如果不要那么多,可能就自在一点了!”
  梁健无言以对,或许方羽说的,还真有些道理。
  区长周其同和组织部长朱庸良,也遇上了麻烦事。与其说是一个麻烦事,不如说是一个麻烦的人。
  这个人就是原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朱新毛。省委党建研究室的冯丰来到长湖区那天,已经是朱新毛第二次来到区长周其同办公室。朱新毛的要求是,“官复原职”。区长周其同当面就说,这是不可能的。朱新毛说,即使不是官复原职,也至少要“官复原级”。

  “职”和“级”的区别是,“职”是职务,“级”是职级。朱新毛也知道,自己既然已经被免去职务,那么要想回到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岗位上,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说实话,他也不太愿意再去当这个“大内总管”,害胡小英的心都已经有过,再去伺候她,久而久之可能就会得神经病。为此,朱新毛,最想的是能够换个岗位,到其他地方继续做一把手。
  说了几次,周其同嘴上都说“你别急,总是有机会的”,朱新毛最初还耐着性子,时间一长他就认为周其同是在忽悠自己,给自己开空头支票,于是到周其同那里去,言语之间也越来越不做收敛。
  这天下班前,朱新毛再次办的人当然会遵命。
  但朱新毛曾是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老机关了,对这个套路如何不懂。他办的人才冲过来,阻止他。

  他见这么闹下去周其同肯定也不会出来,就假装离开,回转身,又躲入了政府办的卫生间。等到快下班时周其同从办公室出来,朱新毛就从卫生间跳了出来,拦住周其同。周其同见是祸躲不过,只好让他进办公室好好说。
  朱新毛等了很久,得到的结果是周其同在故意躲他,这显然是一种不打算负责的态度了!周其同让他坐沙发,他不坐,说:“周区长,我今天还尊敬的称呼你一句‘周区长’,下次我就不一定了。我对你的尊重已经快用完了。我站着把一句话说完就走,如果在十五天内,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向新闻媒体,曝光你让我做的那些好事!”
  说着,摔门而去。
  机关里没有不透风的墙。机关朱新毛到周其同那边闹的时候,见到的人不多,但第二天机关里已经传开了,朱新毛又到区长那里闹了。大家对朱新毛当时被突然免职,本就猜测重重,这会更加添油加醋,说法各一。
  这些话传到了组织部长朱庸良的耳中,朱庸良就积极地来向周其同汇报。周其同说:“这个朱新毛,自己犯了错误,却来找我,原本是一个好好的领导干部,这会就跟泼皮无赖有何区别?”
  朱庸良原本想了解一些关于朱新毛和周其同之间的内幕消息。朱庸良担任领导干部这么多年,练就了从细枝末节中发现问题的本事。朱新毛接二连三来找周其同,背后肯定有什么不能见光的事情。问了之后,周其同却仅仅说“朱新毛自己犯了错误”,并没有透露任何内部消息。朱庸良就不再多问,告辞回部里。
  朱庸良走后,周其同叫来了区人大主任朱德州。

  周其同说:“朱新毛恐怕要发疯了!”朱德州说:“此人的问题不解决,就是一块心病。”周其同说:“他要求恢复职务,这件事难以办到!胡小英是不会同意的。”朱德州说:“不管怎样,总要想个办法堵住他的嘴。”周其同说:“目前的办法,只有安排人紧紧看住他,防止他做出过激举动。”朱德州说:“我去安排。”
  梁健接到了区委办主任陈政的电话,说胡书记请他过去一趟。梁健立刻关了门,来到了胡小英办公室。
  已经过了夏至,颇有些炎热了。胡小英身穿白色短袖外套,里面是一件镶有蕾丝花边的淡绿色内搭衫,脖子里一条细巧的白金项链垂入胸口沟壑,显得既高雅,又颇有韵致。梁健说道:“胡书记,你今天的打扮很不错!”
  胡小英听人称赞,心里当然开心,她笑说:“怎么不错啊?”梁健说:“又雅致,又性感吧!”听梁健说出“性感”两字,胡小英不由一振,脑海里不由又出现电梯中梁健的手掠过她身体的场面。

  胡小英定了定神,说:“谢谢。”梁健说:“胡书记,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胡小英说:“你帮我去见一个人。”梁健怪道:“见谁?”胡小英说:“朱新毛!”
  梁健疑惑:“朱新毛?就是原来的那个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胡小英说:“没错!”梁健问:“他不是已经被免职了吗?怎么还要我去见他?”胡小英微微一笑说:“正因为被免职了,所以我要你代表区委组织部去看看他。组织部不是干部的娘家吗?不管进退留转,都该一视同仁,去关心关心!”
  胡小英说话时,坐在对面的梁健,目光时常从胡小英脸上往下滑,滑过她的项链,沿着坠饰,差点掉落到她深深的胸壑之中。

  对这种目光,胡小英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并不陌生,大多数情况,遇到这种目光,她都会非常反感,甚至会看不起露出这种目光的男人。但对于梁健,她的感情有些复杂,也不知为什么,当梁健的目光黏在自己胸口时,心里一阵阵地涌起那种熟悉的燥热……
  胡小英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这红晕很隐秘,不留意,就好像胭脂擦得稍红了些。.梁健却知道这大概跟自己的目光有关,就不敢再那么肆无忌惮地盯着她某些部位了。
  对胡小英,梁健的感觉也比较复杂。当时他为了救她,在电梯里对她又吻又摸,可以说胡作非为了一番,但那一次的确毫无私心。只是,那次肌肤之亲后,每次见到胡小英,他的感觉忽然复杂起来,有时还免不了想入非非。胡小英是区委书记,但也是一个女人,且是一个面容雅静、性感迷人的女人,应该始终把她当作另一个领导来对待,还是仅仅把她当作一个女人来对待,梁健忽然纠结了。
  这种纠结一时半会说不清,理还乱。
  所以他也不说,也不理,只不动声色地把话题扯回到事情上:“我应该找他谈些什么?”
  胡小英看着梁健说:“我听人说,这些天,朱新毛连续多次找过周其同区长,还在周区长办公室大吵大闹,你听说过此事吗?”
  梁健想起那天开会时看到的情景,说:“我也听说了。”
  胡小英的目光在梁健脸上转了一圈,落在身前的白瓷茶杯上,淡淡说:“你去了解了解,看朱新毛有什么要求?如果区府不能满足,或许区委能帮上忙。不过,如果区委满足了他的要求,他当然也得给区委一些交代!之前对于他的处理,我们其实是手下留情的,如果他要有所得,那么就得有所付出。做事情都得这样,这也算是规律!”
  梁健抬眼看胡小英,说:“明白了!”

  胡小英跟他的谈话,没有说深,也没有说透。不过梁健心里已经很清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