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4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见马长根这么说,叹了口气走回来,“爹,我跟你说,你尽管放心,我这不好好的么,没事的,你还不了解儿子么,绝对不是那种张狂的人。跟你说吧,我是没把这副局长当回事,无所谓,当不好就不当,我自己下来干工程,你知道一年能赚多少钱么?”
  “你钱多钱少,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只想你能安安稳稳做个官,光宗耀祖!”马长根道,“咱是穷苦人家,越是这样就越该有志气,这么说,就相当于给子孙后代造福吧,钱不一定是福气,得留个官位,这倒不是说让子孙后代接你的班继续当官,而是让他们看到你最高到了啥位子!”
  马小乐对马长根这番话很是意外,“爹,这么多年,还真是看不出来,你也能整两句?!”

  “臭小子,你还不知道吧,你爹我当年也是一把好嘴,要不当年我穷得叮当响,你娘还屁颠屁颠地嫁过来的!”马长根得意地说道,“只是后来我懒得说而已。”
  “你又吹嘘啥。”胡爱英似乎听到了些,“就你啊,要不是一天三遍跑我家里哭着求着,我能嫁给你么,那还叫一把好嘴?”
  “去去去。”马长根羞头红脸地对胡爱英只摆手,“男人谈点事,你少掺合。”
  “好了,爹,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尽量改还不成么。”马小乐迫不及待地走出院子,从大路向果园走去。晚上马小乐不敢走小路,好几年不在家了,小路有点不熟悉,各家种的庄稼也没个数,弄不好会踩着。
  村南的小桥,马小乐是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朦胧的黑夜,更是熟知,因为空气中有股气味,特别是在那颗柳树后头,还依稀可辨出柳淑英的气息。
  “阿婶离开了这么长时间,连个电话都没有,会不会发生啥事呢。”想到柳淑英,马小乐心情沉重起来,他决定等事情忙得告一段落,打探打探。

  庄稼地没怎么变,路还那样,马小乐闭着眼都可以大踏步向前。
  果园里还是那个气息,不过想到果树被砍了那么多,马小乐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虽然已经找过田小娥和姚晓燕了,但仍旧受不下那口气。
  进了院子,寂静一片。朦胧的月光洒下,夜的静谧,让心境尤为淡远。马小乐瞬间想了很多,想起来在村子时的一切,甚至还包括张秀花,那个在村里风头一时的女人,自打到了县里,就再也没了讯息,只是后来听到点点传闻,说她和赖顺贵到外地打工了。
  当然,马小乐想得最多的是柳淑英,这个他人生中走得最深入的第一个女人,就像村边的那条河,一直都流淌在心间。
  睡不着,干脆搬张椅子出来,坐下,抽烟,把新近的事也都回味了一番。
  想想近来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马小乐叹了口气,或许马长根没说错,是该有所收敛了,可是马小乐觉得自己的做法也没啥可指责的,又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只是那些本应该遭到。
  鸡叫两遍。
  昏昏欲睡的马小乐才起身,摇晃着进屋睡觉。
  九点多,马小乐醒了,他有点奇怪,怎么马长根今个一早没来喊他。
  回到村子里,走在街上,马小乐感到气氛有点不对,村邻们的眼神中总是透着些惊异的目光。
  怎么回事?

  马小乐皱着眉头,吸着冷气,难道田小娥把她被扒了事讲了,还是姚晓燕添油加醋乱说啥了?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至于吧。
  还是先回家看看。
  到了家门口,马小乐听到了院子里一段对话,顿时,眼前一花,连腿都麻了!
  能让马小乐眼花腿麻的事情,还真是不多。马小乐自己甚至都没想过,这世界上还会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听到后眼花腿麻。
  然而今天还就真有了。
  不但是腿麻,马小乐觉得手臂都有点抬不起来,全身麻,还有点迷糊,脑袋混沌一片,刚才听到的事,似乎想过,很遥远,很遥远。

  “马大马大!”金柱在巷子头老远就喊了起来,挥着手臂,“跟你说件事!”
  马小乐有些六神无主,呆呆地站着,也不回答,看着金柱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大口喘着起,“马大,我一大早就带人挖沼气了,刚刚回家拿香烟才听说你家里出了点事,本来以为你还在果园睡觉,想过去告诉你,刚到村头,有人告诉我,说看到你刚回来,这不,我就跑过来了”
  “噢,我是刚回来。”马小乐像丢了魂一样,“这不还没进门嘛。”
  “马大,要不,你别进去了,找个地方先呆着,等事情有个眉目再说。”金柱撩起衣角擦了擦汗,“马大,你说这事也真是,唉,谁能想到呢!”
  “不用,我得进去,我不进去怎么解决!”马小乐挪了挪脚,似乎回过了神,“我老早也想过,这事早晚得解决,看来今天是时候了!”马小乐深呼吸了一口,定定地看着紧闭的大门,好像要舍命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
  “那,那好吧,我相信马大。”金柱诺诺地站到了马小乐身后,跟着他进院子。
  院子里,一个半大的老头子,很拽的样子,翘着腿坐在小椅子上,不断晃着两个指头夹着烟,脸抬得老高。
  马长根坐着小凳子,耷拉着脑袋,胡爱英靠在灶屋门口,抹着眼泪。
  马小乐知道这个半大的老头是谁,是他爹,亲爹,马丙根。刚才在门口,马小乐听到马丙根说话,他要马长根还他当局长的儿子,不还也成,得拿十万块钱出来,就当是卖给他了。马长根支支唔唔,说拿钱也成,不过没有那么多,家里就一万多块。

  这些话,让马小乐对马丙根出奇地憎恨,本来就够憎恶的了。
  “小乐,你,你回来了。”马长根站起来,声音发抖。
  “是啊,爹,我回来了。”马小乐看都不看马丙根,走到井台边打了盆水,洗脸。
  “小乐,是你么?”马丙根扔了烟头,放下二郎腿,两手按着膝盖站起来,探着脑袋道:“我,我才是你爹啊!”
  日期:2015-04-11 0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