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4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老师!姚老师!”一个大咧咧的声音由远及近。

  马小乐赶紧放开姚晓燕,坐到了桌子旁,端着碗开始喝水。姚晓燕晃悠了几下,也站稳了。
  徐红旗的女人来,“哟,马局长也在啊,我看问问姚老师,咱家孩子咋还没回来的?”
  “应该回来了吧,要不就是半路贪玩了。”姚晓燕不好意思地笑笑,稍稍有点慌乱。
  “哦,那我知道了。”徐红旗的女人笑笑,“你们在谈事情呐,真是不好意思,你们再继续!”说完,走了。徐红旗的女人,是徐红旗特意差遣来的,徐红旗担心马小乐有啥过分举动,影响可不好。
  马小乐看看姚晓燕,姚晓燕目光游离,抬手理了理耳边垂下来的一丝头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呼啦、呼啦”马小乐大口喝着水,心里琢磨开了,刚才有点过,虽然对姚晓燕有好感,却也不能这个时候上了人家,分明就是威逼利诱嘛,不是他马小乐的性格。
  “晓燕,你们幼儿教师,有没有啥到县里培训的?”马小乐问。
  “有,每年都有。”姚晓燕似乎也平息多了,“好几种呢,培训好了,还可以教小学一二年级呢!”
  “想么,想教一二年级?”
  “想啊。”姚晓燕道,“感觉教幼儿园,就不是老师,所以别人喊我姚老师,我都不好意思答应。”
  “哦,这样的啊。”马小乐点点头,“晓燕,刚才我一时冲动,摸了你,你别介意,等过段时间吧,你再到县里培训的时候,打个电话给我,我带你到教育局去一趟,认识认识人,到时我再使使劲,争取让你交小学一至五年级,一个整循环!”
  “啊呀!”姚晓燕眼里顿时闪出了惊喜,“马,马局长,那可真是要感谢你了!”

  “谢啥,不用谢。”马小乐道,“不过这事你可别跟刘长喜说。”
  “我不跟他说,我一提到你,他就急。”姚晓燕道,“不过我还想问一句,你还报案抓长喜嘛?”
  “你也别提他,你一提他,我就急!”马小乐气呼呼地说。
  “可,可他是我男人唉。”姚晓燕小声说道。
  “我,我是你野男人唉!”马小乐想起啥话脱口而出,羞得姚晓燕又是满脸通红。
  “好了,多大了人了,还羞红了脸呢。”马小乐道,“你说吧,我没结过婚,羞也就羞了,可你呢,孩子都生了,还羞羞答答的。”马小乐捏了下姚晓燕的脸,“瞧,现在还红扑扑的。”
  姚晓燕退了一步,“马局长,我,我想起来了,咱们不能这样。”

  “哪样?”
  “我不能跟你搞那事。”姚晓燕道,“不好,真的不好,要是让人知道,我可没脸面了。”
  “嘿嘿。”马小乐一笑,“行,姚老师,不搞就不搞。”马小乐暗道,等你到县里培训,看你搞不搞!
  马小乐回家了,院子里早已飘出了香味。徐红旗的媳妇也在,在灶屋做帮手呢。

  进了屋子,桌子已经收拾好,烟酒都放上了。马长根告诉马小乐,都是徐红旗整的。“这小子,听我说要提他到乡里,还就真是勤劳!”马小乐呵呵笑着,点点头。
  “小乐,听说你真到曹二魁家去了?”马长根问。
  “去了。”马小乐很平静地说,“我让金柱扒了她的衣服!”
  “你,你这孩子!”马长根一脸焦虑,“那刘长喜家,也去了?”
  “去了。”马小乐道,“不过我没对姚晓燕动手,只是跟他谈了谈,让刘长喜那小子往后别惹我,否则我就整巴死他!”
  “唉!”马长根叹了口气,蹲在地上抽起了旱烟袋。

  “爹,你咋了?”马小乐掏出香烟,蹲了下来,递给马长根。马长根瞅了瞅,接过烟夹在耳朵上,“小乐,不是爹说你,自打你回到县里,脾气也太火爆了,遇事就顶上去,这不行!”马长根道,“好钢脆,容易断,这个道理你该懂吧。”
  “我知道了爹,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压制点,别把事做在面上,要像王八,虽然缩在水底,但啥事都清楚,是吧?”马小乐点了烟,吹了口气。
  “不错,这样最好!”马长根道,“你不也明白么,怎么就不去做呢。”
  “用不着,爹,没事,我有数,这个不用你担心。”马小乐笑道,“你儿子有出息了,不用憋屈了。”
  “那……”马长根刚要说话,马小乐站起来走了,去找徐红旗。
  看着马小乐走出家门,马长根,叹了口气,“那,那不叫憋屈啊!”

  “他爹,小乐不听你的?”胡爱英刚才就听到了,只是没过来而已。
  “不听。”马长根道,“不知道谁能让他听。”
  “给他赶紧娶媳妇呗!”徐红旗的女人唧唧喳喳地说起来,“娶了厉害点的媳妇,把他管住!”
  “那可不行!”马长根直摇头,“一天到晚被管得结实,憋屈。”
  “长根叔,你是在说你吧!”徐红旗的女人笑了,“是不是爱英婶子把你管得憋屈呐?”
  “她?她管我?”马长根用发虚的眼看了看胡爱英,“她管得了么!”
  胡爱英抿嘴笑了,“今天我给你个面子,懒得理你。”说完,进了灶屋。马长根很识趣,赶紧起来去井台边打水。
  饭菜快好的时候,马小乐和徐红旗带着金柱一伙进来了。

  晚饭吃得很热闹,关键是金柱带着一帮人会起哄,一会跑到灶屋把马长根请过来,敬两杯,一会又把胡爱英也拉过来,徐红旗的女人也没逃过,硬是皱着眉头喝了两小盅,呛得直淌眼泪。
  酒足饭饱,马小乐拍了胸脯,问徐红旗现在村部里还有谁顺眼。
  “要说顺眼的,也没几个了。”徐红旗有点头晕,说话摇头晃脑。
  “不要几个,一个就成!”

  “一个,啥意思?”徐红旗不解。
  “村长人选呐!”马小乐笑道,“我马上帮你,让你到乡大院去!”
  “诶呀!”徐红旗一个机灵,跑到井台边,用凉水冲了下脸,又跑了过来,“小乐,你说啥?”
  “马上把你弄到乡zf大院去!”

  徐红旗一把抓住马小乐的手,有些抖,“马局长……”
  “行了,说好不喊局长的,怎么又喊上了!”马小乐嘿嘿一笑,“不过你得有个数,一定要把村里的沼气建设给我盯好了!”
  “成!”徐红旗咬着牙道,“我不吃不喝,也保证把沼气在咱小南庄村推广下去,谁家要是不建,再遇到分地调整啥的,我就转拣边角地给他们!”
  “不管用啥招,只要能推广就行。”马小乐笑着送走了徐红旗和金柱他们,准备步行到果园。马长根叫住了他,“小乐,我还得跟你谈谈,要不心里不踏实。”

  “爹啊,是不是要我当王八的事?”马小乐问。
  “谁让你当王八了。”马长根道,“我是说,你得收敛收敛,不能太张狂了。”马长根说这话时咂巴了下嘴,“我知道,我没资格说你,你啥都比我强,可是我这做爹就是有个担心,还是忍不住要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