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4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后,还剩下七八张,马小乐看看没地方帖,干脆塞到几个信箱里去了。
  这一切搞完,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马小乐感觉真是痛快极了,“娘的,我活就得活个痛快!”马小乐步履轻盈,回到秘书一处,归还了笔和墨水。
  其实这小秘书已经知道了,他看到马小乐进来的时候,一脸恐慌,真不知道眼前这个农林局副局长有什么来头!行事如此犀利,犀利的有点幼稚、好笑,完全不懂官场上的规矩。

  “谢谢你了!”马小乐呵呵笑着,“最好别说是我借用你们的纸和笔啊,要不到时连累了你们我可过意不去。”
  小秘书们目瞪口呆,看着马小乐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牛必!”小秘书表情极其严肃,歪着嘴角,竖起大拇指,“这马小乐真是太牛必了!”
  马小乐回到小会议室,坐了会仍不见钱奋发过来,便上楼找岳进鸣。
  岳进鸣总是在办公室里,当然,有时不是他一个人。
  马小乐把他做的事讲了,岳进鸣一脸抱怨,“怎能这么搞!”
  “咋了?”马小乐不以为然。
  “怎么跟小孩过家家一样,一点都不像官场上混的人!”岳进鸣道,“你怎么可以搞这种小学生行为的大字报呢!”

  “岳部长,你别着急,听我说。”马小乐道,“你不要把官场看得多么高深莫测,其实吧,官场是很幼稚的,不就是你跟我好,他跟他好,然后相互掐架么?就这么简单点事,只不过都是背地里掐,表面不作声罢了。”
  “哪有你说得这么简单!”岳进鸣直摇头。
  “事实上就这么简单。”马小乐两手一摊,“你仔细想想,应该是这个理,觉得不是这个理的,是因为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
  “你,你,唉,不管怎么说,你该这样。”岳进鸣道,“你的这种做法,叫侮辱人格,宋光明要是认起真来,就找当事人,把你揪出来,你想想,你能怎么着?局长还能干?”
  “揪?怎么揪!”马小乐道,“谁能证明是我干的,你么?”
  “别开玩笑!”岳进鸣道,“公『安』介入,核对笔迹。”

  “对不出来,我左手写的。”马小乐道,“他们让我左手写,我就说不会,硬要我写,我就画圈圈,这不犯法吧。”马小乐点了支烟,嘿嘿一笑,“岳部长,你放心,我知道你的意思,官场是智慧的,但该智慧的时候智慧,不该智慧的时候,就疯疯癫癫最好!”
  岳进鸣很急躁,点了支烟猛抽。
  “岳部长,我觉得,宋光明也不会那么蠢吧,还要公『安』来查,难道他嫌事情影响太小?”马小乐道,“县长被辱骂,他脸面还不够丢的呢,哪里会想搞大?”
  “你,你不安常规出牌!”岳进鸣道,“很危险的!”

  “没事,岳部长,我有数。”马小乐道,“虽然我对当官不怎么在乎,但也不是一点都不当回事,无论我做啥举动,都不是没用脑子的,可能看似荒唐,但其实有点道道,就像我装傻卖愣,那绝对是有想法的。这些话,本来我没打算和任何人说,只是在岳部长面前,我觉得没啥不可以说的,所以才讲这么多。”
  “唉,看来我是老了。”岳进鸣听了马小乐的话,笑叹了口气,“跟不上形势了,你们年轻的行事方式,让我不太好理解。”
  “不是我们,是我!”马小乐指指自己的鼻子,“岳部长,现在的年轻人,绝大多数,你还是可以理解的!”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做事别太出格。”岳进鸣道,“官场,是勾心斗角,不是拳打脚踢、骂爹骂娘!”
  “我承认,官场就是勾心斗角。”马小乐呵呵一笑,“我就是看透了勾心斗角,所以才采用看似最原始、最简单、最没有智慧的法子,来作为自己最有效的攻击方法,这种法子,都是至真至纯的,就像童子功,厉害的一塌糊涂!”
  “老弟,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岳进鸣苦笑不得,“有些事,不能不当回事啊!”

  “行了,岳部长,你改造不了我。”马小乐呵呵笑道,“道理我都明白,这么说吧,假如现在我是县长,副县长也行,那我就会在意多了,因为官大了,得珍惜了,可现在,就一屁副局长,我在乎啥啊!”
  “你不在乎副局长,哪里又能来局长、县长?”岳进鸣道,“憋着、屈着,忍一忍,才能一步步朝上走嘛!”
  “那是个法子,但不适合我。”马小乐道,“一步一个脚印,等我熬成县长,那也要成老头了,有啥意思,大半辈子都撂进去了!我要做,就趁年轻,做全国最年轻的县长!当然,这就得不按常规出牌了,只有这样才容易冒尖,一步三个台阶地朝上蹿,节省时间嘛!”
  “行,你老弟有志气!”岳进鸣道,“我也希望你能一步三个台阶,可弄不巧,摔了跟头一样厉害!”
  “岳部长你这是在咒我啊!”马小乐摇头苦笑,“其实这样也好,我蹿腾你沉稳,咱俩好好配合,没准就战无不胜呢!”
  岳进鸣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也是,可能你说的有道理。”
  马小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该下去找钱奋发了,顺便看看宋光明那东西有咋个反应。
  事情也凑巧,马小乐下来的时候,刚好宋光明从钱奋发办公室里走出来。
  “宋县长,谈完话了啊!”马小乐用一种蔑笑,把宋光明气得直鼓眼,不过他还不能说什么,只是“哼”了一声就走。
  走了几步,墙上一张纸掀啊掀的,引起宋光明的注意,凑过去一看,脸一下青了,抖着身子伸手一把撕了下来,“谁,谁,这是谁干的,无法无天了?!”
  钱奋发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过去看。

  纸被宋光明抓在手里,看不着。钱奋发抬头看看,前面还有几张,便走过去看。
  “诶呀,这,这是怎么回事!”钱奋发看到了,大吃一惊,忙喊来秘书,“快去看看,哪里还有,都给我撕下来,这事整的稀奇古怪!”
  “不是稀奇古怪,是有人故意侮辱我!”宋光明走了过来,比刚才冷静多了,声音不再那么跳了,“钱县长,这事得追查下去,一定要找出那个贴纸的人!”
  “宋县长,我看那不妥啊。”马小乐走了过来,假惺惺地说,“这事现在还没张扬开,不如赶紧下去找找,尽量把影响缩到最小的范围之内,否则这事闹大了对你有啥好处?再说了,人家既然敢这么做,就是有防备的,容易那么被查到?就算是查到了,人家没准早已经视死如归了,根本就不当回事,反过来再弄你个狗血喷头,你这面子就更挂不住了!”

  宋光明心里别提多气了,尤其是看着马小乐有些得意的脸,简直要晕厥过去。可是这场面还真不能闹大,堂堂一个副县长,马上就是代县长了,出这种事的确丢人。
  宋光明咬着腮帮子,转身走了。
  钱奋发的秘书这时从楼下也上来了,就是马小乐借纸的那个小秘书,“钱县长,楼梯和楼下大厅里又找了十来张,估计是没了。”
  马小乐瞅着小秘书,嘿嘿直笑,小秘书也嘿嘿笑,“钱县长,这人胆子绝对够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