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2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对服务员说道:“要白酒,随便什么白酒都可以,两瓶。”
  我问:“白酒?”
  她说:“不敢喝吗?”
  我说:“两瓶!”
  她说:“玩游戏,谁输谁喝,没说要喝完。”
  我说:“不要吧,白酒真会死人的。”
  我说:“好好,今天你高兴,我就陪你喝。”
  然后白酒上来,白酒杯上来,倒满两杯。
  她说:“开始了。”

  我问:“真要石头剪刀布?”
  她伸出手。
  我说:“靠!来就来!”
  第一把,她输了。
  她拿起酒杯一仰而尽。
  然后倒酒。
  我靠,求醉?
  再来!
  她还是输了。
  第二杯。
  第三局,我输了。
  当我不知道玩了几局后,一拿,我靠,两瓶白酒,都没了。

  这才,才不到半个小时啊。
  她要跟服务员继续拿酒,我急忙说道:“算了算了,不要了,先不要了,太可怕了,休息一下。”
  她看着我问:“你喝不了了?”
  我说:“我现在有点晕。”
  说着,我点了一支烟,看看远处,靠,真晕了,一下子喝了那么多酒,真不是闹着玩。
  我说:“我觉得天花板有点转,我,我想回去了。”

  朱丽花急忙问:“你喝醉了?你酒量不是很好吗?”
  我说:“我酒量是过得去,可是这样喝,不到半个小时,就喝了那么多了呢!会死人的!走了走了。”
  当我站起来,靠,真的是天也转地也转。
  还差点摔倒,朱丽花急忙过来扶着我。
  我说:“你怎么酒量好像比我好太多太多。”
  她问道:“你没事吧?”
  我说:“真有事,我脚都软了。”
  叫来服务员买单,我伸手拿钱数钱,手都不利索了。
  然后,朱丽花自己抢着买单了。

  我呵呵一笑,把钱塞回去。
  然后她扶着,出了外面。
  到了外面后,风一吹,我更晕了。
  我说:“回不去了,我好难受,想吐。”
  我坐在了路边的长凳上。
  我晕啊。
  晕啊晕,连长凳都在晕。
  一股难受冲上来,我直接转身,就吐了。
  吐得那叫一个爽啊。
  感觉把肠胃都吐出来了。
  朱丽花去买水,拿着纸巾给我擦嘴。
  然后,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开个房吧,那边不是有房吗?”
  我觉得自己还很清醒,可是,我已经指挥不动我的四肢了。
  朱丽花问:“还走得动吗?”

  我说:“走不动了。”
  朱丽花看了看不远处的酒店。
  然后俯身下来,直接背起了我。
  她力气非常的大。

  就跟一个男的几乎没两样,就这么背着我走向酒店。
  市中心啊,好多人看着啊。
  我丢人啊。
  我把头埋进她后背,毕竟是个女孩子啊,带着淡淡的体香,闻着很舒服。
  她就这么背着我,去了酒店大厅。
  好多人都看着我们。
  好吧。
  特别是前台,特别惊讶的看着。

  开了房,她背着我上电梯,然后到了房间,把我放下。
  我倒在了床上,天花板真的在转啊。
  我说道:“谢谢。”
  她说:“你还很清醒。”
  我说:“我很清醒,可我的身体不听我使唤。”
  唉,我竟然活生生的被朱丽花灌醉了。

  这个强大的女人。
  她的响了,她接了电话,说了两句好,然后挂了电话。
  朱丽花坐在了床边,说道:“你有没有,看上过我?”
  我愣一愣,然后说:“我头好晕,好晕,我喝多了,好不舒服。”

  朱丽花说道:“好,我知道了。”
  我急忙说:“你别想太多,其实,唉,其实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有的。不然也不会和你闹成这样子。”
  朱丽花问道:“真的喜欢我?”
  我说:“你这是在逼供吗?”
  我说话舌头在打结。
  朱丽花说道:“我就问一下,是不是喜欢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我问道:“有点点,算吗?”
  朱丽花说道:“不算。”
  我说:“我觉得,我们可以慢慢的继续深入了解,然后慢慢从一点了解到深度的爱?”
  朱丽花说:“你随意。”
  我问:“什么是我随意?”
  朱丽花说道:“就是你爱怎样怎样。想怎样怎样。不受任何干扰限制,自由自在。明白?”

  我听不太明白,什么是我爱怎样怎样。想怎样怎样。不受任何干扰限制,自由自在?
  我醉意加重,只想睡觉,回答:“那好吧,我明白。”
  她起身,说:“我家里有事,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我说:“你路上小心。”
  她说:“明天你不用上班吧?”

  我想到明天是周末,就说:“不用。”
  她径直走出去了。
  她出去后,带上门,我一翻身,直接就睡着,实在太困了。
  醒来后,头疼,头疼得很。
  我洗漱后,下楼,早餐都吃不下了。
  然后,我去了药店,问了一下药剂师,她给我开了一些药吃,然后葡萄糖,直接就让我喝下去。
  喝了后,感觉舒服了一点,太阳很好,走在街上,今天不上班,去晒晒太阳吧。
  走在大街上,不知道走去哪儿好,这里是市中心,也只能逛街了,没想到都已经中午了,这酒真是喝得让人不知今夕何夕了都。
  坐在街角一个茶吧,喝了一杯柠檬汁。
  无聊的翻着杂志。
  在那边的中央大街,我看到一个打扮清纯斜挎着包包的女孩子走过来,很高挑,一双白色的耐克运动鞋,那双脚显得更长了。
  女孩子并不是特别的漂亮,但是看起来非常的高挑。
  她走在人行道上,走过来后,一辆停着在路边的突然的开了车门,然后女孩子不小心斜挎着的包包就挂了那车子一下,那斜跨的包包的拉链,刮花了那部车子。
  车主下来,车主戴着墨镜,看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的富二代,看到车子被刮,一下子拉住了那女孩:“你看你看!不许走!”

  女孩子看了一下,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看着那个车标,我靠,是玛莎拉蒂吗?
  那个看起来是富二代的,头发立起来,戴着墨镜,瘦瘦高高,然后九分裤,皮鞋,衬衫押在裤带里。
  他问女孩子道:“对不起就完了吗!你这把我车子刮花了,你自己说怎么处理吧!”

  日期:2015-11-10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