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戴眼镜的男朋友急忙跟上去。
  我死死的抱住朱丽花的一会儿,等到估计她们跑远了,我才放开了朱丽花。
  朱丽花气道:“你抱着我做什么!帮我打她啊!”
  我说:“这不好吧,我们两个揍她一个啊?”
  朱丽花说:“她骂我!她还陷害你!为什么不揍她!”
  我说:“打人也要有个度啊,你看你一脚把她踢得滚了几圈,她直接哭都没哭出来,捂着头就跑了,她身子顶不住啊。”
  朱丽花说:“你心疼她?”
  我说:“我靠我心疼她什么,她是我什么人啊!”
  朱丽花问我:“我还没问你,她是你什么人?”

  我说:“我巴不得你打死她,可是你打死了她,我们就麻烦大了,不说打死,你这腿,踢男人男人都会死,何况女人。她要是伤残,我们还不是要遭殃。走走走,找个地方再说话。”
  好多人还围观着,好多人也走了。
  我拉着朱丽花出去了,然后找了找,没找到必胜客,干脆上了四楼,吃海底捞。
  坐下后,点了菜。
  我问道:“怎么今天有空找我了?”

  朱丽花问道:“你先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一五一十的和她说了。
  朱丽花听完后,说道:“那就更活该被打死。”
  我说:“唉,我也想你能打死她啊,但是打死了她,你为了她,进去坐牢,何必呢。”
  朱丽花看来对罗拉也是愤恨得很。
  居然敢骂她**,罗拉胆子也够大。

  说错,不是她胆子够大,而是她不知道朱丽花脾气有多厉害。
  这么个女孩,在我面前大多时候很温顺,挺好,挺好。
  朱丽花问道:“你那朋友呢,怎么办?”
  我说:“等开庭辩护了。律师说不会有什么事的。她开口要几十万,靠,真是个贪心的女人!我就搞不懂怎么就招惹这么个厉害女人,我们还真不是她对手。”

  朱丽花说道:“你朋友跟你一样。”
  我说:“什么?”
  她说:“你们都是一个类型的人。”
  当时贺兰婷骂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到处沾花惹草的。

  我说:“花花肠子类型对吧。”
  朱丽花没说话,当是默认了。
  我说道:“那也不能这么说,你看,我们也没结婚,我们完全可以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再说我们没有脚踏几条船,也没有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还想着粮仓里的。我们虽然见一个爱一个,但都是一次只谈一个,一段感情啊。谁知道相处的时候,才知道对方那么不合,那就只能分呗。”
  朱丽花说:“你们所谓的感情,真廉价。”
  我问:“哦,你很贵,你可以爱很久,对吧。就是被男人甩了,也要死皮赖脸的去求人家和好?”
  朱丽花没说什么。

  我说道:“别老是每次见我,就鄙视我,说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可以吗?”
  朱丽花说:“你本来就有缺点,还不可以说了?”
  我说:“我以前的朋友,明知道我千种不好,她都不说过我。”
  我想起了伟大的李洋洋。
  朱丽花说道:“她不在乎吧。”
  我说:“在乎放心里,我自己知道分寸。话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不是说有好事吗?”
  朱丽花说:“没什么好事,骗你的。”
  我说:“哦,你骗我玩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

  朱丽花说:“你刚才惹我生气了。我不想说。”
  我说:“哈哈,没想到花姐居然也有小女孩脾气的时候啊。请问,我怎么惹你生气了。”
  她说:“我帮你打人的时候你不帮我,还抱着我。万一她还手呢?”
  我说:“靠,她怎么还得了手啊,一脚已经踢得她晕了,她都怕死你了,能逃走已经是幸运。”

  朱丽花瞪着我看。
  我决定撒一个谎吧。
  我说道:“其实,我是想抱着你,我怀念抱着你的那种感觉。很舒服。平时就想抱你,晚上做梦都梦见,但是我抱你你就反抗剧烈,所以,刚才我就是故意的。”
  她直接一脚踢过来,我被踢了一脚,踢在我大腿上,差点中招,我喊道:“靠,你这要我断子绝孙啊!”

  朱丽花说:“你就整天没一点正经,满嘴火车跑。怪不得家长们都不喜欢你。都觉得你轻浮,托付不得。”
  我问:“什么?什么家长?谁的家长?你的。”
  她看着我。
  我说:“哦,你的家长啊。花姐,你要搞清楚,你一家人都是当兵打仗出来的,全都是稳重到不得再稳重的人,我怎么跟他们比,再说了,一样米养百样人,我就这个性格,我也没打算改,我知道,说话少,就稳重。但我做不到。不过,我也没想过要讨你家长欢心。”
  朱丽花说:“别人家家长也不会喜欢你。”
  我说:“我知道。人家家长,先看的就是什么车房背景,然后才是性格,反正人家一问,连我性格都不想知道了,因为我没车没房,没钱,还需要了解我性格干嘛?”
  包括谢丹阳父母,李洋洋父母这些,都不会喜欢我的。
  朱丽花说:“如果有的人家,不嫌弃你家庭背景呢?”
  我说:“这个不可能的。这个年代,不说这个年代,所谓的门当户对古来有之。哪有不嫌弃的呢,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有什么的。”

  朱丽花说:“我想告诉你的好事,就是我家里说不再干涉我找什么样的男朋友,他们都会努力支持我。”
  我看着朱丽花,说:“这算什么好事啊?你还要来告诉我?”
  突然,我感觉不对啊,她家里不干涉,那就是不反对她和谁交往,她来告诉我,意思不就是说,我家里不反对我和你在一起了,不干涉了。
  朱丽花有深层意思啊。
  朱丽花突然就看着我,带有怨恨一点,有点深情的眼神。
  我急忙说道:“呵呵,花姐,那你以后想跟谁谈岂不是想跟谁谈了?”
  和朱丽花如果玩玩我觉得挺好玩,但是如果是认真的谈恋爱,我只要一往那个方面想,怎么感觉压力好大呢?
  她说道:“是,我想和谁谈,家里都不会干涉了。”
  我说:“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来,恭喜恭喜,我们来干杯!”
  她只是盯着我看。

  我甩了甩头发,问:“干嘛这么看我,今天我很帅,是吧?”
  她看看酒杯,喝了一杯酒。
  我问:“怎么了,不是心情很好吗,心事重重?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她说:“我们来喝酒。”
  我说:“一直喝着。”

  她说:“我们石头剪刀布。”
  我问:“为什么啊?”
  她说:“我喜欢!”
  我问:“怎么嘛,你不高兴?”
  她说:“我今天想喝酒,我高兴,你陪不陪?”
  我说:“陪,那喝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