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4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诸茂说:“蔚蓝说你行,你就行!快点敬温书记吧!温书记,可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你说了话,他的力挺才使得你没被有些人从名单上划去!”

  虽然梁健并不清楚当时的场面,可大体也能猜想出曾有过一番激烈争执。在这番争执中温照盛挺了自己。这份情,梁健是不能不谢的,就说:“太谢谢温书记了,这杯酒,我敬你。我喝了,你随意!”
  温照盛非常清楚,如果常委会上没有自己的力挺,梁健绝对进不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为此,他也就不客气,说:“那好吧。你先喝。”
  梁健仰起头,把酒一口喝下。最后一口酒漫过舌苔,才品出了好酒的味道。
  温照盛看了,笑笑说:“梁健也是个爽气人,看来我替你说话,没错!好吧,我也不摆架子了,我喝了!”
  诸茂带头鼓掌,其他三个女士也鼓起掌来,说“温书记真爽气!”

  温照盛喝完了酒,说:“梁健,今天你也必须感谢诸部长,诸部长从一开始就为你说话了!”
  梁健向温照盛敬了满杯,本来就知道敬诸茂一个满杯是免不了的,毕竟诸茂和温照盛同是区委领导,如果只敬了一个,不敬另一个,等于是把另一个给得罪了,比两个都没敬还不好。酒场如战场,在酒场上可以嘻嘻哈哈,但必须始终遵守酒场规矩,否则早晚会被踢出酒场。
  梁健说:“诸部长我当然要敬。”于是又爽快的敬了诸茂。诸茂本就喜欢满杯喝酒,对梁健的“懂规矩”很是满意。
  等敬好之后,诸茂又说:“其实,你原本还得敬一个人的酒!”
  梁健刚两满杯红酒下去,由于喝得太快,渐感不胜酒力,投降说:“酒量实在不行啊!”诸茂笑道:“别紧张,没让你马上就喝,你要感谢的人,也不在这里。”
  梁健问道:“那在哪里?”诸茂说:“就在区委大楼三楼东面。”梁健心里一凛:那不就是指区委书记胡小英吗?他又朝温照盛看去,温照盛也朝他点了点头。
  梁健这才明白了,自己能够成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胡小英是最强大的后盾。心下,对胡小英更是感激。
  “你们说得这么玄乎,我们都听不懂了!”表妹蔡芬芬打断他们说,“你们男人说话,就是复杂,我们这些小女人就听不懂了。今天我们喝酒,为的就是开心,能不能说些简单的,让我们女人也开心开心?”
  温照盛朝蔡芬芬笑笑说:“我们芬芬有意见了。工作上的事情,我们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下面我们就只喝酒,不谈工作。芬芬,你陪我一起敬敬诸部长他们?”
  接下去他们就一对一对的敬酒。
  梁健之前看到的,都是这两位区委领导在大楼里一本正经的领导模样,没想到在酒场上活跃起来,反而让人有一种真实感和亲切感。不过,若在大楼里的他们才是真实的,那么此时此刻的他们就如虚无缥缈的魅影,借着酒精放飞心里的欲望、情绪和理智……

  酒喝到差不多的时候,表妹蔡芬芬对梁健提议:“表哥,你也不带我敬敬两位区领导,你表妹我的红酒生意,以后全赖两位区领导了。你好歹是我表哥,陪我敬敬温书记和诸部长吧!”
  一顿酒下来,温照盛他们自然已经清楚了梁健和蔡芬芬是表兄妹关系。温照盛说:“芬芬,你说错了。梁健是我们区里的青年才俊,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你的红酒生意啊,有他关心就够了!”
  温照盛这么抬举自己,梁健就过意不去了,只好带着表妹说:“温书记太夸奖我了!我能做些什么啊!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诸照同说:“很快都会有的。”
  梁健感谢两位区领导的抬爱,带着蔡芬芬分别敬了他们酒。
  区妇联主席盛红莲对蔚蓝说:“蔚蓝,今天机会难得,你也要多敬敬两位常委哦!”蔚蓝说:“好。”温照盛和诸茂却都说:“你还要再多敬敬梁健。他才是管干部的!”梁健说:“我现在什么也没得管。”温照盛说:“很快,你又要管了!”
  宴席到差不多的时候,温照盛和诸茂竟然都站了起来,对梁健说:“梁健,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也更是兄弟。我们的目标,就是紧紧团结在胡书记周围,共同为长湖区的发展和全区百姓谋利益!”
  梁健也立马站了起来。不过,直到此时,梁健才有些明白,这顿饭的真正意义所在。从温照盛和诸茂的字里行间,可以听出他们是胡小英的人!而梁健,也被他们归在他们的团队里。
  这个晚上很高了。
  吃过饭,在饭店弯曲的过道里,诸部长和美女们走在前面说说笑笑。温照盛跟梁健走在后面。温照盛左手轻轻搭住梁健的肩膀,说:“梁健,明天主动去胡书记那里一趟。”
  梁健说:“需要去吗?可胡书记没有叫我过去!”
  温照盛说:“你这人啊,领导不叫你去,你就不去?领导很忙的,即使我们这些常委也不会天天叫我们去啊。如果我们不去,那不是对领导的关心疏忽啦?何况,胡书记在常委会上想尽办法,保留你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的资格,她可能也希望听听你自己的想法吧?”温照盛这话,说得有点道理。
  但梁健还有一个疑问:“可我去了,却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可汇报,这段时间我都没做过具体的事。”
  温照盛笑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有时候态度,比具体的事情更重要。对领导来说,正确的态度,比你在态度不明朗或态度不正确的情况下做事,要管用的多。记住我这句话!”梁健细细品味这句话,嚼出的味道很深很远。
  第二天上午,梁健就来到了三楼胡小英的办公区域。委办主任陈政问他,跟胡书记有没约好?梁健如是说,没有。陈政说,那可惜了,上午市里有领导过来,看看下午是否有空。
  梁健说,没事,胡书记忙,我下午再来。
  陈政说:“实在抱歉。我会跟胡书记转达你来过了,看她是否有时间见你。”这次陈政对梁健倒是特别客气。那天区委常委会上,胡小英为梁健据理力争的场面,列席会议的陈政当然看在眼里。他从没见胡小英为哪个干部据理力争,既然胡小英态度如此明显,这个梁健肯定开罪不得。
  梁健走后,陈政来到了胡小英办公室,及时将梁健求见的事情说了。
  胡小英正在翻阅关于市领导调研的汇报稿,稍停,抬起头来,说:“上午和下午都没空。你让梁健下班之后,直接到我这里来吧,晚饭前我还有点时间。我也正有事想和他聊聊。”
  陈政答应了,回到办公室后马上打电话给梁健,把胡小英的意思说了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