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4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一次,朱怀遇请区财政局局长姚发明的酒桌上,蔡芬芬也来了。那一次,梁健就敏感地感觉到这个表妹不简单,懂得利用自己作为一个美女的优势,是个厉害角色。如今,在这个有两个区委常委参加的比较私密的小圈子饭局上,再次看到蔡芬芬,梁健觉得他上次还是低估了这个表妹。看来,在长湖区官场,她的能量说不定比自己还要大呢!
  见到两位领导身边都有一个美女相伴,梁健就更加不解了!一个宣传部长、一个纪委书记,每人一个美女,难道他们把他叫来就是为了让他看他们如何喝花酒嘛?这实在太有些天方夜谭了吧!
  这时,包间的门,又被推开了。
  梁健有些狐疑地回头一看,从外面进来的人,更是让梁健眼珠都要掉下来,那人竟然是林镇妇联主席蔚蓝。
  区妇联主席盛红莲说:“蔚蓝,快进来,坐梁部长身边。”蔚蓝朝包厢里的人看了一眼,称呼了一声“诸部长、温部长”,就在梁健身边坐了下来,并没有称呼他,而是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诸茂笑说:“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温书记,这就是我刚才说的蔚蓝。”说着就笑了起来。温照盛也笑道:“就是嘛!所以,我们千万别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否则人家很可能就现身到你边上了。”
  蔚蓝不知道来龙去脉,有些莫名其妙,就问:“看来,各位领导,刚才说我坏话了?”大家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诸茂说:“人都到齐了,来,我们开始!”
  服务员的冷盘都已经上了。热菜也陆续在上了,是可以开始喝酒了!

  蔡芬芬让服务员开酒。服务员倒酒倒得很温柔,宣传部长诸茂说:“芬芬,这酒是你的,第一杯还是你来服务一下吧,给每个人都倒个满杯!第一杯我们要喝个满的!”
  温照盛说:“诸部长,每次喝酒你都这样,第一杯要来满杯!你知道今天芬芬带来的云葡萄酒是二十年树龄的,好酒,而且这葡萄酒吧,一定要品的,一整杯喝下去,不是猪八戒吃人生果,没尝到味啊!”
  诸茂反驳道:“温书记,我劝你不要走西方路线。西方人喝葡萄酒才是抿一口舔一舔,那是因为西方中产阶级不舍得喝,哪里是什么有品位?今天芬芬拿来的葡萄酒,绝对足够我们大口大口喝,牛饮都问题不大!我们中国人,讲究的是中国特色,喝酒也要讲中国特色。中国人喜欢大碗喝酒,这有什么不对嘛?芬芬你说是不是?”
  蔡芬芬说:“两位领导说得都有道理!”诸茂却不依不饶:“芬芬,你到底是向着温书记,还是不肯给我们喝葡萄酒,才不肯给我们喝满杯啊?”蔡芬芬无奈地朝温照盛看了一眼说:“温书记,我没办法了。我如果再不给大家倒满杯,我可要被诸部长批评得体无完肤了!”
  温照盛笑说:“宣传部长的嘴!不光你得罪不起,我也得罪不起。那就倒满杯吧!”
  盛红莲朝梁健瞧了一眼,意思是这会惨了!梁健也冲盛红莲微微一笑,包间的灯光之下,盛红莲显得异常美艳,相比于年轻的蔡芬芬和蔚蓝,盛红莲胜在气韵不凡。
  大家站了起来,诸茂说:“谢谢大家的光临,大家喝一个满杯。”
  至此,梁健依然有些云里雾里。其他人来这个酒局,还都可以理解,但他怎么就成了这个酒局中的一员呢?诸茂看似这酒局的发起人。温照盛是诸茂的同事。盛红莲应该跟诸茂很熟悉,他们之间说不定还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蔚蓝是乡镇妇联主席,是盛红莲的下属,看上去跟盛红莲关系不错,应该是盛红莲叫来的。至于蔡芬芬,她姿色出众,雄心勃勃,试图征服整个长湖区的葡萄酒市场,她的出现也可以理解。

  唯独他梁健,在这个酒局中显得有些多余。这个疑问梗在胸口,他就有些不在状态,喝酒也不是味,表现自然不太积极主动。
  诸茂眼尖,马上发现了这个问题,说:“梁健,你今天喝得可不多啊,我了解你的酒量,应该不错!”梁健谦虚说:“不行,不行,诸部长,我可没跟你喝过酒,道听途说的做不得准!”诸茂就对蔚蓝说:“蔚蓝,你说他行不行?”
  蔚蓝说:“行!”
  听蔚蓝说了个“行”字,大家不由都笑了起来。这个“行”字,实在有太多的含义,特别是从一个女人的嘴巴里,说出一个男人“行”,的确让人联想多多。诸茂说:“梁健,蔚蓝都说你行,那你肯定行!喝一个满的吧!”
  毕竟诸茂是区委常委,梁健也不好太过扭捏,就与蔚蓝碰了杯,喝了一个满的。按照他平日的酒量,这的确不算什么。
  刚喝完,诸茂又对梁健说:“梁健,今天,你必须好好敬敬在座的一个人!而且,必须马上就敬!”梁健疑惑地看看各位,心想,诸部长今天是什么意思啊!说话却只说一半,让他如坠雾中,就说:“这里所有的人,我都要好好敬的,不过,领导,你让我先歇一会!”
  诸茂说:“每个人都要敬,那说明你重情义。可今天你特别要敬好温书记,如果没有温书记,你就进不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你说,你该不该敬吧?”
  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前段时间,梁健分管干部工作,负责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推荐工作。可开局不利,在推荐大会上被人暗算,出了纰漏,分管干部工作被叫停,直接坐起了“冷板凳”。想到自己不尴不尬的身份,对于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他还真是想都没有想过。
  诸茂这么说,自己应该已被推荐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梁健说:“我进入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怎么可能?”

  诸茂看梁健一副惊讶之色,明白他为何惊讶,笑说:“这就是官场的神奇之处,有些事看起来完全不可能,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你进入后备人选的事情,就是这样!”
  梁健向温照盛看去,温照盛也笑说:“梁健,你的确是进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这种事,诸部长是不会拿来开玩笑的。”
  看来,这事确凿。梁健心里翻腾:在推荐会上,因为某些人设计害他,使他的工作出了纰漏,区委决定暂停他分管干部工作,光这一点,已是前途未卜。怎么风向一转,他反而成了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
  官场时常出现一个词,那就是残酷。同时,官场也常有一个词,那就是宽容。一个干部被残酷对待,还是被宽容对待,有时候只在领导的一念之间。难道他真的被万康和朱庸良等领导宽容了?这绝对不可能。梁健问道:“两位领导,关于这事能跟我说的详细一些吗?”

  诸茂说:“蔚蓝,你帮梁健把酒先倒满了。”蔚蓝说:“好的。”就拿起了梁健的酒杯。
  梁健对蔚蓝印象很不错,便没有阻止蔚蓝的动作。虽然这次大家喝的都是云葡萄酒,蔚蓝倒酒用的却是前几天朱怀遇传授的“斜门歪倒、杯壁下流”的办法,把一杯酒倒得满盈盈,上面还形成了一条突起的弧线,还真是得了朱怀遇的真传了。
  梁健说:“蔚蓝,你不至于下手这么狠吧?”
  蔚蓝笑容灿烂,说:“梁部长,你别谦虚,以你的酒量,这点酒不成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