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梁健说的头头是道,温照盛再也忍不住,板着的脸一松动,就笑了出来!“诸部长,你还是算了吧,你是套不出梁健的话了!”
  诸茂也笑了,指了指梁健说:“你小子,胆子还挺大嘛!两个常委摆的龙门阵,竟然还糊弄不了你!”
  梁健虽然心里定了,却还是疑惑不解。眼前这两位区委常委,他以往都只不过是混了个脸熟,既无交往,也无感情,今天两人合伙来和自己这样一个小小副科级干部开玩笑,这是哪来的闲情逸致?便不卑不亢地说:“两位领导,今天找我来,到底为了什么事啊?”
  温照盛说:“吃饭啊,就是吃饭!”
  梁健问:“吃饭?为什么吃饭啊?”
  诸茂说:“肚子饿了吃饭啊,这不是你说的嘛?”
  温照盛笑道:“你别被诸部长糊弄,他是肚子不饿吃饭来着!目的,就是探寻你和蔚蓝的私密!”

  梁健听温照盛说的,亦真亦假、亦实亦虚,就不敢再找什么借口了。毕竟这两位常委他没有深入接触过,对于的性格他也不了解。便诚恳地说:“诸部长,我跟那个蔚蓝倒真没什么关系!”
  诸茂很敏锐,又问:“那你跟谁有关系?”
  梁健笑道:“诸部长不愧是宣传部的,对干部的私密这么感兴趣?”
  温照盛笑道:“宣传部长嘛,当然要耳听八方,掌握方方面面的消息,包括每个干部的私密!”
  诸茂说:“温书记,你立场不对,你怎么反过来调侃我了?”
  温照盛说:“好了,诸部长,我们开饭吧。这会我也肚子饿了!”
  诸茂说:“好好,开饭,开饭。”
  温照盛和诸茂真的是请梁健吃饭,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刚才的问话,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梁健心里就彻底放宽了,迅速进入了角色状态,眼前两人,职位上比自己高了两级,年龄也比自己大得多,找服务员上菜的事情,当然要自己来做。
  梁健打开门,对门外的服务员说:“上菜吧!”

  服务员应声而去。刚要返回包厢,梁健眼睛被一抹红色吸引,侧眼一瞧,见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朝他微微一笑。
  梁健愣了一下,才认出了这人是区妇联主席盛红莲。
  盛红莲年近四十,娇小玲珑,因保养得当,皮肤光泽度很好,衬得她比实际年龄要小些,成熟之中,更透出一种莲蓬小巧惹人爱的风韵。
  要说跟盛红莲熟悉,那还远远称不上。最近一次见面,也有一年左右了吧!那时梁健还是十面镇一名普通干部,连党委秘书的帽子也被拿掉了,身份尴尬,镇长金凯歌想让他当府办主任,就是那天,他陪同金凯歌请时任区政协主席的柯旭在一个农庄里吃鱼。那天盛红莲是跟柯旭一起来的,回去的时候,梁健和盛红莲坐金凯歌的车一同回去,金凯歌则坐了柯旭的车。
  今天见了盛红莲,往昔时光忽然扑面而来,恍如昨日,让梁健唏嘘不已。
  盛红莲心思细腻,听梁健轻微叹息,就说:“梁部长,怎么见到我就叹气啊!”
  梁健忙道:“盛主席误会了。我只是因为见到盛主席,想起上次跟柯主席、金镇长还有你一起吃饭,那情景恍如昨天,细算算,差不多也有一年多时间了。时间真是太快了!”
  盛红莲笑道:“哎哟!梁部长不厚道,你这么年轻却在我一个老太婆面前感叹时间快,你这不是在提醒我老了么!”
  梁健说:“哪里,盛主席,你一点没变,反而比上次还显得年轻!”
  盛红莲下意识地摸了下脸蛋。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对于年轻和美貌,往往有一种意念上的执着。盛红莲也不例外,听到梁健夸她年轻,心里美滋滋的,不过终究底气不足,说:“梁部长真会说话!”
  其实,梁健说盛红莲年轻,倒不是完全是为了给她心理安慰。.他见盛红莲肤色白皙红润,还有一股特别的优雅气质,真是比一般的年轻女人还耐看。
  盛红莲看梁健细细看她,有些不好意思,说:“诸部长和温书记在里面吧?”

  梁健忙说:“在里面,请进。”梁健这才知道原来盛红莲也是一同来吃饭的。
  盛红莲一进门,诸茂和温照盛都有些兴奋,说:“我们漂亮的盛主席来了,请坐,请坐!”盛红莲本来要在他们对面的位置坐下来。梁健说:“盛主席,要不你坐上面去吧?”盛红莲瞧了瞧座位说:“我还是坐这里吧!”
  温照盛说:“盛主席,你快坐诸部长边上吧。诸部长今天已经说了好多遍了,说好多天没见盛主席了,特别想念。你若不坐过去,待会他又要跟我烦,我怕耳朵要起茧了。”盛红莲听温照盛这样说,也不害羞或扭捏,落落大方站起来,坐到了诸茂边上,还说:“温书记的话,我不敢不听,否则就是执行领导指示的效能有问题了!”
  温照盛说:“你可不是执行我的指示啊,这是诸部长的指示。”
  诸茂抢白说:“这分明是温书记你的指示嘛,我可一句话没说,哪来的指示?”
  温照盛用手指点了点诸茂说:“诸部长最聪明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梁健见他们半调情、半调侃,不由感叹人情其实都差不多。原本,梁健还以为只有朱怀遇等才喜欢逢喝酒必要美女在场,其实更上层的领导也是一样,只是级别不同,作陪的女人不同而已。
  食色,性也。人性大多如此。

  诸茂说:“温书记,你不是还有人吗?快到了吗?”
  温照盛看一眼门口,说:“应该马上到了。”
  话刚落,只见一个女人,手挽坤包袅袅地走进来。身材修长,橘发披肩,耳佩饰环,不像官场中人。梁健一看女人的脸,不由大吃一惊,这不是表妹蔡芬芬嘛!随蔡芬芬进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男人肩阔膀圆,一条粗大的黄金项链枷锁般套在脖子中,显然是一个暴发户的形象。这人正是蔡芬芬的老板沈鸿志。
  表妹蔡芬芬向在座的人一笑,说:“我来晚了。我给大家带了我们酒庄高档的云葡萄酒,二十年树龄的,今天我们就喝这酒。这位是我们酒庄的老板,沈鸿志同志。”
  听到表妹称沈老板为“沈鸿志同志”,梁健觉得有些不伦不类。她可能是为拉近与官场中人的距离,便把沈老板说成“同志”,只是这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却让人联想到“同志”的另一层含义。

  在场的人,倒没有梁健这么敏感,一一接过了沈鸿志递过去的名片。
  名片递到梁健这里时,沈鸿志说:“兄弟,下次到我酒庄来!”见沈鸿志对自己特别热情,梁健对他自然也提升了好感,说:“一定一定。”
  沈鸿志对在座的领导弯了弯腰,说:“各位领导,你们多喝点云葡萄酒,我先告辞了!”梁健原以为沈鸿志会留下来,没想到他只是来送酒的。
  当然,他除了送酒,还送来了一个美女。那就是梁健的表妹蔡芬芬。

  沈鸿志走后,蔡芬芬就很自然地走过去坐在了温照盛身边。温照盛倒也没什么大反应,只是朝她温和地笑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