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等待----我们迎来了幸福[GL]》
第562节

作者: 琴间的律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2-17 21:58:08
  迷你番
  ===========
  曼:“我美吗?”
  末:“美,美得不敢直视,可你那性感的香肠嘴咋不露出来显摆显摆?”
  曼:“莫提伤心事。”
  末:“快说,是不是被吻肿了?”
  曼:“去你!”
  末:“嗯!不说就是默认了。”
  曼:“呸!人家嘴边长了一颗“媒婆痘”,你满意了吧?”
  末:“哈哈!不出我所料,既然都这样了,还是不要出去丢人了哈。”
  曼:“它今天变成熟了,不如你帮我挤挤?”
  末:“你还能再恶心点吗?”
  曼:“能,帮我吸了吧!”
  末:“………………”
  日期:2015-02-19 22:13:49
  迷你番外
  ===========
  今晚吃完饭,小宝的两位阿姨还有妈妈们已经守在钢琴旁等着我了。
  “末儿,给我们伴奏青藏高原。”陈主任拿着ipad边搜谱边说。
  “我的天,一来就唱这高难度的,你们悠着点。”我特惊讶道。
  “你教我们喉两嗓子不就能唱上去了?或者给我降几个调哈。”陈主任笑眯眯道。
  “对,先帮我们开声,上次你教我哈气,是这样吗?”靓妈说着后马上对着我做着哈气的动作,小宝的俩阿姨也积极的跟着做。
  “噗……。”站在一旁跑步机漫步的小宝忍不住笑出声来。
  “呃,靓妈,要用横膈膜,你这样会弄得胸腔不舒服的。”我做了个让她们停止的手势。
  接下来就开始练声,我这人职业病范,听着有一丁点不对就喊停纠正,她们也努力改变位置。
  “宝贝,你这样高要求她们会受不了的。”这时小宝插话了。
  “对,我们开开声就可以唱了,来吧,E调。”陈主任已迫不及待想唱了,她现在可牛了,去了市里的一合唱团业余排练,每次回来都和我说学了很多东西。

  “你确定?”我滴妈,这是原调啊,我特怀疑的看着她。
  “没事,我们跟着你妈妈唱。”大姨爽快回答。
  于是我弹起了伴奏,几位都是有乐感的人,听着前奏踩准了拍点唱,刚开始还算好,接着节奏就不对了,我钢琴跟着老难受了,又不能扫兴喊停,到了高『潮』部份,哎哟,简直了。
  “那就是青……。藏……。高……。”唱到最后结束的高音,全体破音唱不下去了。
  “哎哟,调起高了。”这时陈主任摸着脖子难受的说着,全屋子的人都笑了,小宝也背着她们偷笑起来。

  “杀猪声都出来了。”爸爸直白说出来的时候,我和小宝还有家人都大笑出声了。
  “末儿,还是先唱调子低一点的吧。”靓妈也笑到脸红的说着。
  “好!唱什么?”我笑问。
  “我们就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好不好?”靓妈问她们,一致点头说好。
  于是这次我来给她们定了一个舒服的调,她们大声地唱了起来………………
  “停!”唱到一半,我实在受不了了喊停。
  “怎么了?”我妈疑惑问。
  “人家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可美了,你们唱得像义勇军进行曲似的,深情,深情点,知道吗?”我边说边示范时全体笑翻了。
  “哈哈,你们就学着末儿的深情,你看她的表情,多有内容啊!”小宝已笑到停止了跑步机,这翻话是褒还是贬?我无语的瞪着她,她调皮的朝我吐了吐舌头。
  接下来的一幕就是高『潮』,全家人除了欧文不会唱,都学着我的“深情”非常造作的来了个大合唱,真的雷死我了,弹着琴的手微抖着,是真的笑着抖………………
  ===========

  日期:2015-02-21 22:00:40
  小文文番外
  ---------------------------------------
  我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小文文来咯,来给各位帅妹柔妹铁姐美姐拜个晚年,祝你们每天都快乐得像炉子上的茶壶一样,虽然小屁屁被烧的滚烫,但依然吹着开心的口哨,冒着幸福的小泡泡!
  愿好运像地雷一样,时常给你们踩到;厄运像流星雨一样,永远淋你不到;财富像垃圾一样,随处可以捡到;幸福伴你一生像苍蝇一样盯着你不放!新年快乐!
  事事如意!
  本来俺昨天看完二姐写的那个海南故事就想来写个番外的,可素时间有点紧迫,不够一小时就晚上十点了,俺没皮蛋那个本事能一下就写出来,所以趁今天不忙,就来写写,也好不那么快结文,你们说呢?
  先解释一下,海南碰瓷事件俺绝对没他们说的如此镇定,那只是表面,当时的心跳和车表盘上的速度是一样样的,只是刚好买了一副忒酷的墨镜儿,必须得衬上它不能蔫啊,于是心里不停地念叨着神啊赐予我超能力,结果还开得特麻溜哇。切记,小孩千万别模仿哦。
  二姐怎么不把海南吃饭的趣事写上呢?至今谈起还津津乐道呢,今天打电话给皮蛋说起,她接着和她老家的亲人在吃饭的时候说了这事儿,听说都笑乐呵了。
  那天我们驱车去著名景点游玩,爬了半天山,中午已饿到站不直了,看见一特色山庄想也没想就走了进去。服务员老热情了,笑得见牙不见眼,还很绅士滴给我们这几美女拉凳子,这是来了这里饭馆都没有过的待遇呐,不过客人真的少之又少。
  “帅哥,有啥好吃的?”我一坐下就问。
  “我们介里(这里)啥都有,看看我们的特泻菜(特色)牌就鸡到(知道)了。”小个子帅哥那普通话实在太喀拉了,但说得贼溜。
  “哇噻,这菜牌好有意思,没一个我看得懂的。”稀饭那牛眼儿瞪得贼大,我们特好奇的凑近一起看。
  “生死恋是什么菜啊?”皮蛋看着小帅哥疑问。

  “哈哈!你们觉得哪个有意思就点,反正都很好吃的,美女们先看看,我待会儿再过来。”还卖起关子来了。
  “这个应该好吃,写在第一位置呢。”二姐指着给我们看。
  “哈哈哈!”我们一看那几个字立马笑飙泪,菜名叫[心痛得流泪]
  “就点它吧,有意思。”老大非常好奇,我们也好奇。

  “我要这个。”皮蛋激动的指着一个叫[棒打猪八戒]
  “嘿!你还真的与猪脱不了关系,成!我也想吃猪肉。”我调侃着她。
  “我也对这个[生死恋]感兴趣。”二姐说着时我们都一致赞成。
  日期:2015-02-21 22:02:54

  于是在不知道啥菜的情况下我们点了好几样,点完后瞅着那几个美妞,那是一脸的期待呐。
  其他菜我就不说了,就说说我们点这三个经典的,简直把我们雷得外焦里嫩。[生死恋]其实就是一条咸鱼和一条鲜鱼,还小嘴儿对小嘴儿的挺尸摆放着,体积还特小。[棒打猪八戒]就是豆芽菜炒猪头皮,连猪肉都吃不上。猪头皮你们知道吧?就是猪头那块地方,贼廉价。
  “天啊!这鱼干巴巴硬硬的,能吃吗?”稀饭拿着筷子放在鱼上撮,硬到像块石头,那肉没法夹得动。
  “这肉有股骚味。”皮蛋吃了一块猪头皮感觉不对劲就吐了出来赶紧扒饭。

  “别吃了,吃伤人的。”我猛喝水。
  “对了,怎么[心痛得流泪]还没上来啊?菜都齐了。”老大提醒着,我赶紧叫来服务员。
  “你们这里的菜我只盼望那个什么[心痛得飙泪]了,怎么还不上来啊?”我特不爽的和服务员说着。
  “这个就是啊!按人头算。”当这人指着我们眼前的水杯说着的时候,我们快晕死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