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2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她打电话来,吃醋吗?
  问谢丹阳是谁,因为我发了谢丹阳和我睡觉的照片给她。
  我说道:“大概是吧。”
  她说:“大概是什么意思?她是吗?”
  我说:“你不是有男朋友吗。我就不能有女朋友?”
  殷虹说道:“他,他,他逼我,他不是,不是我爱的,不是我男朋友。”

  我问:“那你爱谁?”
  我问了这句话,我问了殷虹那你爱谁。
  她一直不说话,一直在沉默。
  我感觉到那一头呼吸都沉重了。
  一会儿后,她说道:“谁也不爱。”
  我呵呵一声,问:“你爱他吗?”
  她说:“不。”
  我问:“你谈过恋爱吗?”

  她说道:“我不想说这个话题了,可以吗?”
  我说:“哦,那你想说什么。”
  她说:“我,我,我什么也不想说了。”
  我说:“那睡吧。”

  感觉得出来,她心里压抑了太多的苦楚,她压抑着,不往外倒,就这么一直压下去。
  她说:“再见。”
  我挂了电话。
  长叹一声,抽烟一根,睡觉。

  上班的时候,一个电话过来。
  贺兰婷叫我过去。
  我过去了。
  到了她办公室,我看着她,问道:“表姐,找我什么事?”
  贺兰婷说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我问:“什么事情?”
  她抬起头:“什么事情?还能有什么事情!”
  我说:“靠,我真不懂什么事情!到底什么事情?”
  她说:“保外就医。”

  我说:“这个啊,呵呵这个我一直都在弄着啊。昨天我也和许思念接触了一下,她也同意把她妈妈弄保外就医啊。”
  贺兰婷打断我的话:“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说:“保外就医啊。”
  贺兰婷问:“谁保外就医。”
  我说:“许思念妈妈。”
  贺兰婷问:“什么许思念妈妈!我说的是那个脑颅外伤的女囚!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说:“哦哦,这个,这个,我也查了。对了,你和她说了那个事是吧,就是让她保外就医,装病。”
  贺兰婷问我道:“这个先别谈,我先问你,你刚才说的什么许思念妈妈的保外就医,是什么?”
  我一五一十的跟她说了。
  她听完后,当即发火,骂我道:“我让你做这个,你先去干那个!你真聪明啊你!这边的没弄好,你就去整别的!”
  我急忙说道:“表姐别气别气,我错了我错了,这个,这个嘛,有钱拿啊。”
  贺兰婷骂道:“你蠢货吗!这边的钱才多!”

  我马上问:“冰冰给我们钱?”
  贺兰婷说:“对,521给钱。”
  我问:“给多少?”
  她却不回答。
  我说道:“你当时没跟我说这个!”
  她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我说:“靠,有钱分你不跟我说!我说你怎么这么积极呢,原来把人家当摇钱树啊!”
  贺兰婷说:“利人利己,为什么不?难道我要拒绝?”

  我说:“是,可以不拒绝,但是你有点良心吗!我呢!你不分给我吗!”
  贺兰婷说:“没想过有你的份。”
  我说:“那你让我去帮你们跑腿,我一分钱都没有,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不干!”
  贺兰婷说:“你想要钱?”
  我说:“废话!”
  她说道:“做个交易吧。”

  我问:“什么交易?”
  她说道:“你那个什么许思念的妈妈,是有糖尿病,对吗?”
  我说:“是。”
  她说:“我可以帮她弄保外就医。可是,你也要帮着我,我不要许思念的钱,可你也不能惦记着我拿521的这份钱。”
  我想了想,似乎挺划算的,但是,她竟然不打算坑我,不打算宰我和宰许思念,那么说,她从冰冰那里拿的,一定是一笔巨款!

  我问道:“她到底给你多少钱?”
  她问我:“重要吗?”
  我说:“靠!不重要吗!到底多少钱?”
  一定很多很多钱,我估计,至少能买得起一套房子,没有百来万也有六七十万。
  靠,贺兰婷这家伙想私吞了!
  我说道:“我靠,要不是我救她出来,她就挂掉了,还能和你交易什么,分我一点!”
  贺兰婷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回去烧死她。”
  我说道:“妈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有你这么自私的吗!”

  贺兰婷说:“我就这么说话,就这么自私!你注意一下你说话!再说脏话,滚出我办公室!”
  我看她好像真要发火,我软了下来:“好了好了,表姐,分我一点吧。”
  硬的不行,只能和她来软的。
  贺兰婷说道:“你一分钱都没有,别说那么多。我刚才说的和你的交易,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算了。不过,我替你想个可以捞钱的好办法,我帮了许思念,我不跟她要钱,你自己可以跟她要。”

  我说:“做人怎么可以如此无耻呢?她是我好朋友!”
  贺兰婷说:“好朋友?那又怎么样呢?好朋友?你不收她的钱,她还担心你不够努力办事。还有,你让我帮办这个事,实际上,我也打通很多的关系,她们都是我下属,可如果没有利益,谁会拥戴你?听你的?别傻了。”
  我想了想,她说的挺对的。
  我说道:“行,521那份我不和你抢,你帮我弄许思念这个。”

  贺兰婷说:“521,许思念妈妈,她们两人都是你们监区的,办事,还需要你去跑,我会和她们说的。不过,先办好521,再办许思念妈妈的保外就医!”
  我点头说是。
  贺兰婷说:“你可以滚了。”
  我出了她办公室。
  我心想,到底和许思念要多少钱适合呢?

  十万?
  好像太多了。
  五万?
  好像太少了。

  八万好不好。
  挺可以啊,那就八万吧。
  可如果一旦办不下来,那我还是要还钱给她的,不然岂不是坑人家了。
  回去后,我就开始运作这个事了。

  不过,基本是贺兰婷指挥我干的,叫我干嘛干嘛,毕竟,只有她叫的动上面的人。
  我就尽量配合她了。
  下班后,我出去,就找了许思念。
  找她自然是谈钱的事。
  许思念今天没上班,打电话她就接了,接了电话后,她告诉我今天没上班,要不要过去一起吃饭。
  我说:“吃饭就算了,老是去吃你的,都要把你吃穷了。”

  许思念笑笑说:“放心吧,这么几顿饭还吃不穷我。”
  我说:“和你说你妈妈的事吧。”
  许思念说:“好,你说。”
  我说道:“保外就医这个事,我已经开始运作了,但,确实是需要一些资金才能运作的。”

  许思念问道:“需要多少钱?”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八,八万吧。”
  许思念问:“那么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