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9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经出任过八届大藏大臣的高桥是清是日本有名的理财圣手。早在日俄战争期间,高桥在伦敦六次成功募集公债,成为日军最终取胜的大功臣。高桥因为多次削减军费而被军方诟病,还在接替原敬的短暂首相任期内批准了《华盛顿条约》,在这些少壮派军人眼里高桥死八回都不够。担任袭击高桥是清的是由中桥基明中尉率领约120人小组。晨5时,当叛军冲进高桥卧室的时候,死到临头的高桥还在打着节奏分明的呼噜。中桥中尉一脚踢开高桥的被子喊道:“天诛!”醒过来的高桥毫无惧色地抬头望了他一眼,并大声说,“白痴!”中桥中尉迟疑片刻后扣动扳机,把全部子丨弹丨射向高桥。另一名叛乱军官大喊一声跳上前来,挥起军刀朝高桥砍去,用力之猛使得军刀透过高桥所穿的棉衣砍断了右臂。接着他又把刀刺进高桥腹部,恶狠狠地左右捅了几下,已经82岁的高桥当场气绝身亡。

  在毗连卧室中的高桥夫人冲了出来,一眼瞥见肚子被捅破、内脏都跑出来的丈夫便放声痛哭起来。日本人不愧为非常讲究礼仪的民族,当中桥中尉用肩膀挤过聚集在走廊上被吓得目瞪口呆的一群仆人时,还彬彬有礼地对他们道歉:“对不起,真是打扰了。”
  日期:2015-10-29 22:13:45
  下一个目标就是叛军认为与英、美狼狈为奸的天皇侍从长海军大将铃木贯太郎。击杀铃木贯太郎的小组由安藤辉三大尉率领的约350人。这支部队于晨4:50分到达铃木的住处。第一小队直接突至院内,第二小队则位于大门口警戒,在院内及大门口各架起两挺重机枪。他们在侍从长官邸门口遭到了卫兵的坚强抵抗,交火10分钟后才冲进去。
  一位女佣早已叫醒了年迈的海军大将。铃木急忙跑到储藏室去拿剑,但怎么也找不着。走出储藏室的铃木很快被二十多把刺刀团团逼住。一位士兵走上一步礼貌地问道:“您就是铃木阁下吗?”铃木说他就是,并举手要大家镇静:“你们这样做必定是有原因的,请告诉我是什么原因。”谁也没有回答。铃木又问了一遍,周围还是一片沉默。当他第三次问时,一位拿手枪的人不耐烦地说:“没有时间了,我们要开枪了。”

  自知活命无望的铃木坦率地答道:“那就没有办法了,开枪吧。”上士永田走上前去说:“为了昭和维新,请阁下做出牺牲吧。”三支手枪同时开火:一枪未打中,一枪打中下腹,另一发子丨弹丨打中心窝。铃木倒下去时仍省人事,他的头部和肩部又挨了几枪。他听到有人喊“再补一枪”,铃木感到一把手枪冰冷的枪口抵上了他的咽喉,接着他听见夫人妻子“别再打了,对一个老人你们也这样下手,把我也一起打死好了”。铃木的夫人鹰子是日本当时著名的教育家,还长期担任裕仁天皇青少年时期的家庭教师,在裕仁眼里是比亲生母亲还要亲的人,这伙士兵没人敢对她动手。就在此时,安藤大尉走了进来。持手枪的人问:“要补一枪吗?”

  两年前安藤大尉曾找过铃木提出所谓的改革纲领,铃木大将直截了当地驳回了他的论点,因此安藤虽然很不高兴但内心中还是很钦佩他。此时安藤也感觉对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再补一枪实在是太残忍了,于是他喊道:“统统有,向铃木阁下行举枪礼。”于是大家都跪在躺在地上的海军大将身旁举枪致敬。
  安藤大尉命令他的部下起立出发。然后他转身向铃木夫人:“您是夫人吗?”静子点了点头。“我曾听很多人说起您,我为此感到特别遗憾。”安藤说,“我们对将军本人并没有恶义,不过我们对如何在日本实现改革的观点与将军不同,所以我们不得不这样做。”真是讲文明有礼貌的好青年呀!
  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都有着惊艳表现的铃木大将一生曾经很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1867年明治政府军和幕府军伏见鸟羽之战时,大阪弹药库发生剧烈爆炸,震坏了铃木家的门窗,刚出生没多久的铃木险些丧命。三岁时他随家人去江户,差点被受惊的马踢死。后来一次钓鱼的时候差点被鱼拖入河中淹死。在海军服役时又在夜航中掉入大海,后奇迹般生还。这次看来是真没得救了。
  但是奇迹再次出现。安藤没有想到,人称“不死之鬼贯”的铃木哪那么容易就死?几天之后的铃木再次被从死亡线上抢救过来。——也必须抢救过来,要不怎么成为决定日本投降的终战首相呢?!
  前内大臣牧野伸显也已经75岁,他是我们前面提到的“明治维新三杰”功臣大久保利通的次子,后来日本首相吉田茂就是他的女婿。激进分子认为他也是实施“昭和维新”的大障碍,在他们眼中牧野也是死有余辜。当时牧野住于东京西南较远的汤河原伊藤屋旅馆。击杀牧野的任务由河野寿大尉组成的8人精干小分队前往执行。当时牧野正在神奈川县的汤河原温泉休养。当叛军攻来时,牧野的卫士奋起反抗,打死了一名军官,士兵又枪杀了那个卫士,然后乘势放火烧旅馆,意在迫使牧野跑出来。利用卫士抵抗所争取的宝贵时间,牧野伸显在20岁的外孙女吉田和子帮助下溜出旅馆后门。

  旅馆后面是一座峭壁,这位老先生在外孙女的帮助下爬到一块岩面的突出部就再也爬不动了。不久之后旅馆燃烧的火光照亮了峭壁,把和子和牧野照得清清楚楚。山下的叛军借助火光举起了枪。在呼啸的枪弹之中,和子张开和服的两个大袖毅然挡在了外祖父身前。有一个叛乱分子也许是被她的英勇行为所感动,喊了一声“打中啦”便说服其同伴一起离开。
  刺杀西园寺公望公爵的计划没有实现。由于西园寺是明治维新以来仅存的一位元老,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威望,许多政变士兵都不愿加害于他。带队的坂垣中尉本来就不忍对最后一个元老下毒手,看到部下也都不太情愿便擅自取消了这一行动。当地警方听说首都发生叛乱后,立刻派出大批丨警丨察把西园寺护送到附近的一所小别墅去。
  负责封锁占领陆军省、参谋本部和包围陆军大臣川岛义之官邸的是由丹生诚忠中尉指挥的小组。叛乱的核心人物矶部浅一、香田清贞等也随这一小组行动,准备与陆军机关的首脑进行会谈。这支部队于5时左右到达了陆相官邸,随之对就近的陆军省、参谋本部连同陆相官邸进行了包围和封锁。政变军人要求川岛陆相出来谈判,但川岛以身患重感冒需要休息为由,答应起床后再进行谈判。
  被占领的参谋本部上午还真来了一个上班的人,那就是咱们熟悉的陆军大佐石原莞尔。一群叛军士兵冲进了石原的办公室。有人认出了他,领头的军官听说面前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石原时,立即收起手枪向石原鞠躬:“能够见到大佐阁下是我一生的荣幸,请大佐加油。”然后带领手下敬礼向后转身走了。

  考虑到警视厅的丨警丨察佩有武器,而且其位置就在皇宫正门的旁边,攻占警视厅的小组有500人左右。他们除了占据警视厅外,还准备根据情况突入皇宫。26日晨4:30,由野中四郎大尉率领的这支最大的队伍对警视厅进行了平面和立体的包围与封锁。进入院内的部队当即占领了电话总机室,切断其对外、对内的联系,并向丨警丨察传达了起事的宗旨,要求其立即停止行动。
  2月26日天亮之后,叛军的刺杀活动已经全部结束。激进分子约1500人的部队已经封锁和占领了皇宫西南一带的日本政治、军事、丨警丨察等国家权力中枢机关。政变军人还占领了赤坂的山王饭店,清空了住在这里的所有客人,控制了饭店的电话交换台,将此地作为政变指挥部。
  他们还占领了东京五大报纸的报社,要求各报刊登他们的《宣言书》,在他们所占领的地区张贴“尊皇讨奸”、“尊王义军”、“七生报国”等标语。在他们散发给记者的资料上写着:
  神国日本之国体,体现于天皇陛下万世一系之统帅,其目的系使国家天赋之美传遍“八纮一宇”,使普天之下人类尽情享受其生活。近来,私心私欲不顾民生与繁荣之徒簇出,无视天皇尊严。国民生灵涂炭,痛苦呻*,国家内忧外患,日益激化。元老、重臣、军阀、财阀、官僚、政党均为破坏国体之元凶。我等之责任乃清除君侧之奸臣,粉碎重臣集团。此系天皇陛下臣民之义务,祈皇祖皇神保佑我辈成功,拯救祖先国土。

  叛军勒令关闭所有影剧院及其他所有娱乐场所,电台停播文娱节目,整个东京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