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等待----我们迎来了幸福[GL]》
第536节

作者: 琴间的律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4-12-20 21:44:04
  滕番外
  **********************
  今晚继续回忆读书时的趣事……
  虽然我们读的系和专业不一样,但有一些大课我们是可以一起去上的。每次上大课我们六人都一起“出没”,如果去晚了经过大教室门口时,会引来多人的注视,馒头特臭美的说这是我们六人美得够呛所导致的结果,而且她最高,一进来肯定目光就会抓着她看。我们听了会受不了的同时朝她翻白眼,调戏她那是因为她没有拉裤链或穿的衣服太低胸了,或脸上不干净有痘痘有眼屎,她就马上泄气了,特没劲儿的撅嘴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找位置。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些目光大多数都是在看小宝,不单男孩会盯着她看,连女生也会呆呆地看上她几眼。她无需时髦的装扮,无需浓妆艳抹,再平常不过的休闲和自然美就能吸引别人的眼球,这就是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气质和魅力。她进教室时喜欢双手抱着书本,头一直微微低着,直到找到座位才自然的抬起头。老大说她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她知道有人在看她,她放松不下来,有时她牵着我的手进来时手心会出汗。(在这里插个小话题,在生活中她不只是唯独牵皮蛋的手哦,我们之间的感情很亲密,她经常会和我们搂搂抱抱,皮蛋也不会只和她亲昵,也会和我们牵手抱腰撒娇,所以在学校很难看出她俩是一对的。)有一次我们去晚了,位置已几乎被坐满,我们只好分开来坐,坐下不久后教室门口走进一位拎着萨克斯的高大男生,他不急不慢的走向两排课桌间的走道上,当时小宝就坐在走道边儿上那个位置,这帅锅马上就盯上人家了,眼睛非常不害臊的注视着,从她身边走过依然回头看着她的背影,我和馒头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偷笑着,心里担心着什么的时候,馒头那乌鸦嘴对我小声说了一句:“你信不?这哥儿们立马要卡了。”话还没说完,突然听见”“砰”的一声,接着全课室的人哄笑起来,只见那帅锅真的半摔单脚跪地,一只手支撑着书桌,另一只手拿着的乐器已磕在了地上,他一脸尴尬的表情,脸红到了耳根,但很快耍酷装淡定的站了起来继续往后面走。我看见天希和斯洁已笑到不行,皮蛋一脸茫然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小宝更没回头瞧人家一眼,若无其事的低头看书。馒头在这里头是笑得最大声最猖狂的,还特得意的抱着我的肩膀说:“哈哈!我说啥来着?哎妈!我的预言比神婆还准呐,不把这特异功能发挥到极致还真是一生遗憾啊!”,我笑喘着回她一句:“是啊!你干脆别学音乐了,直接去校门口挂个大黄旗,就写李神婆在此,不问其人便知其名,保准能红。”她听了特来劲儿的说:“我觉得行啊!那等你送了我黄旗后我就摆摊去,顺道把你的肖像放在桌面,告诉他们您就是我的祖师婆,多拉轰啊!”我被她气死,使劲地在她脑袋上敲了一记。

  别以为小宝和皮蛋都是特纯特乖的学生哦,她俩也有着我们一样的皮性。我相信每所大学有些理论分析课听着听着都会显得枯燥无味,有的人觉得闷了就会开小差,有的做着其他事情,有的干脆睡觉。一次我们一起去上音乐分析课,这节课教授说的内容实在很乏味,而且这部作品分析了很多遍,我们耳朵都听出茧了。当时我们六人坐在了同一排,我和老大听了想打瞌睡,但仍坚持着,馒头不知道和谁发信息,笑得那个贼,天希撑着腮帮子看着窗外发呆,时不时鄙视的看着馒头的傻样儿,小宝和皮蛋俩人则挨靠在一起,神秘兮兮的在一张纸上写画着什么,接着传来偷笑声,姐妹们同时看向她俩,俩人已无声笑趴在桌上,小宝捂着嘴,脸通红,肩膀笑得在不停抖动,皮蛋捂着肚子,那酒窝子深深地露了出来,我们很好奇她俩在笑什么,示意拿那张纸过来看,可她俩完全不搭理我们继续写画着,过了不久,又传来了偷笑声,这回儿课室有些同学看向了她俩,重点是教授也发现了。

  “左边第六排的两位同学,请问我讲的内容很可笑吗?”教授非常严肃的看着她俩,但他的问话令所有人都笑了,姐妹们都为她俩捏了一把汗,因为很少会见她俩如此不顾课堂纪律。课室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非常安静,全体的目光投向了这两位美女。皮蛋的脸和脖子红透了,一脸尴尬和害羞的咬着下唇,低着头。小宝则很大胆真诚的站了起来面对教授说:“对不起教授!我们错了。”我真的爱死她那气场了,用文字表达不出当时我对她的崇拜啊!

  顿时教授的脸没那么绷了,不过依然不给面子的大声说:“这作品是那么悲伤,我解说着的时候你们知道我内心是有多伤感吗?就感觉肉体被人狠狠鞭打着,而你俩却笑得如此开心。”教授声情并茂带着愤怒说着的时候,课室里的人包括我们却都忍不住偷笑抽笑起来。“笑什么?你们知道这部作品的精髓在哪里吗?虽然你们都对它很熟悉,但我相信在座没人能真正读懂它的。”教授非常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顿时课室安静起来,气氛又陷入了尴尬紧张。“这作品我的理解是,它不单是表达爱情和背后心酸的故事,更注重的反射出人生的哲理……”就在这时,小宝认真的回答了教授的问题,她的解说长达三分多钟,每句话思路清晰,分析有理,令在场的每个人都非常安静仔细的听着,当她完整的说完后,全体给予了热烈的掌声,站在讲台上的教授从之前的不削和愤怒变成了不可思议的眼光。

  “你俩究竟笑什么笑得如此猖狂?”下课后姐妹们围了上去。她俩相互看了一下后又开始抽笑起来,我们特无语的看着,天希鬼精的直接上前抢去了那张4A纸。不看不知道,一看气炸掉。纸上画着的是我们四人的丑态,还标注了名字,小宝画工好就算了,那臭皮蛋画的我们的五官简直就不是人脸,还故意把屁股和胸部描绘得贼大贼圆,小宝就是因为这原因才笑得不顾场合和形象的。等我们看明白后她俩已溜之大吉,跑得比刘翔还快。

  接下来重点说说皮蛋和天希哈,俩人在我们眼里就是幼稚BB。别看她俩经常嘻嘻哈哈的,在我们队伍里属于愤青,一次她俩在洗澡间里的对话简直把我们笑死。
  事情发生在大四时期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老大、小宝还有馒头很晚才从琴房出来,还约一起出去打包宵夜回宿舍吃。回到宿舍打开门发现没人,只听见洗澡间里两把笑声,浴室门是敞开的,我竖起食指放在嘴里,“嘘”的一声让她们三别说话,想偷听皮蛋和天希有没说我们的坏话。于是我们踮起脚尖走到了门口,结果我们却听到了奇葩的一段交流,请看以下对话。
  希:“哎!现在的贪官真是越来越多,我今天去党部看了份报纸,被双规的那个官人被查出有九个情妇,啧啧!这家伙肾真好。”
  末:“哈哈!这有什么奇怪,据说那些男高级官员百分之九十都有情人的。”

  希:“那百分之十为什么没有?”
  末:“因为他们不喜欢女人啊!”
  希:“哇哈哈!笑死我了,你贼有才了。”皮蛋这冷笑话以及天希那不咸不淡的东北话让我们忍不住捂嘴抽笑了。
  希:“我还看了那贪官家里藏了不少钱,真是什么角落都有啊,不过也逃不过丨警丨察叔叔的法眼,连鞋底的钱都能搜出来。”
  末:“要是你,你会把钱藏在哪?”
  希:“我觉得藏家里是最不安全的,万一被双规了就会马上来家里搜啊!”
  末:“那埋地下?”

  希:“哈哈!这主意好!把钱用不锈钢箱子装着,埋上后再在那儿种上一朵儿小花儿以便辨认。”
  末:“哈哈!要是我就种上一棵树,花会很快被别人拔掉的。”接着俩人哈哈大笑起来,幼稚吧!我们当时听了真是笑死啊,关键是她俩那交流的语气和语调就像一对未发育好的孩子,可爱死了。
  “要我说干脆立个碑得了。”我们一起站在了浴室门口,馒头朝她俩大吼,接着我们都被泼水了,一时间宿舍又开始打闹起来,那尖叫声再次惹来宿管的投诉。
  **********************
  微博放了一首几年前和末儿合奏的曲目,当时她副修的单簧管,虽没有自己声乐好,但也很不错了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