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4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心里一惊,蔚蓝怎么亲自打电话过来了?他不是已经让朱怀遇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她了吗?梁健说了声“蔚蓝,你好!”便等着她说下去。
  蔚蓝倒是挺干脆:“梁部长,你觉得我怎么样?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还是说,梁部长你觉得我这个乡镇女孩不够格?”
  梁健没想到蔚蓝声音轻柔,却颇有魄力,看起来也是个性情中人,对她的警惕也放松了,就说:“当然!”
  蔚蓝说:“那好吧,晚上一起吃饭,不可以推哦!我今天是请朋友吃饭,不是请领导吃饭!”
  梁健再没有推脱的理由,说道:“那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蔚蓝又补了一句:“不管发生什么事,哪怕是天上下铁雨你也一定要来哦,不见不散!”

  梁健心里微微一动。
  刚放下电话,有人象征性的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就踅了进来。梁健一看,是干部科副科长凌晨。梁健看凌晨脸绷得紧紧的,故意笑道:“凌科长,快过来坐坐!”
  凌晨沉默地在梁健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梁健站起来,说:“我给你倒一杯水!”凌晨有些受宠若惊,赶紧站起来说:“梁部长,你别忙,我自己来!”梁健说:“没事,没事。反正我现在也没事,正好聊聊天。”见到梁健对自己这么和气,凌晨很是受用。
  从梁健手里接过水,凌晨说:“梁部长,你怎么就不分管我们了啊!没有你分管,我们科室都不成样子了!你知道吗,我们很想念由你分管的日子。”梁健知道,凌晨所言带着浓重的个人情绪。毕竟以前干部科也不归自己分管,照样正常运作。
  在官场这几年,梁健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官场,不乏才华横溢,魄力非凡的领导,但即使个人魅力,还是执政能力如何优秀,这个领导走了,那个部门依然正常运行。在机关里,“人为位置而存在”,不是“位置为人而存在”。这话,用在部队里,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道理是一样的。更何况,在人口基数如此庞大的中国,肯定不缺人,也不缺有能力的人。所以,梁健很清楚,即使此后他与干部工作绝缘,长湖区的干部工作还是会照常运转。

  离了谁,地球照样转动。这是自然规律。
  梁健说:“凌晨,你太高看我了。谁分管干部科,都是一样的。”
  凌晨说:“对于领导来说,可能是一样的,但对于下属来说,那就千差万别了!领导反正不看过程,只看结果。只要我们完成任务就行。可对于我们下属来说,怎么完成任务、何时完成任务,那可就大大的不同了。你分管我们的时候,工作条理非常清晰,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既能按时完成任务,,这是我们干部科有史以来的最好状态,何况你肯挑担子,有魄力。而如今,干部科又已经陷入了无始无终的疲劳战,晚上又要来个通宵,这做的都是形式主义的无用功,真的不管我们干部的死活了!”

  梁健知道干部科工作辛苦,所以他分管的时候,尽量腾出点时间来,让大家休息。对于如今他们的疲劳战,他也表示同情,可现在他已经管不到了。而且,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他心里也隐隐有种顾虑,上次自己为科室挑担子,让大家能够回去休息,结果第二天车小霞还似乎照样给自己下套子,把材料中的一页给抽去,他就产生一种想法,在机关里对人家好,并不一定人家就对你好。
  看到凌晨来自己这里诉苦,他把握了一个原则,既然开导他,跟他聊聊天,疏导一下情绪,另一方面,他也绝对不承诺什么,比如去帮助向领导反映什么的,因为他知道这些加班等都是朱庸良的要求。朱庸良并不会听自己的。
  凌晨继续抱怨了好一会,知道梁健的手机响了,梁健晚上要去赴宴,朱怀遇的车子在楼下等他。凌晨见梁健要下班,只好站起来说:“梁部长,我有一个请求。”梁健看着他道:“你说吧。”凌晨说:“不管你以后分管哪个科室了,我都愿意跟着你,到你分管的科室!”梁健说:“干部流动是部委集体研究的,不过我会把你的想法提出来,努力争取的。”凌晨说:“谢谢梁部长了!”
  晚餐,在一家小饭店。地点虽然隐秘,生意却很好,大厅里的位置,都坐满了人,还有些人坐在一旁等着翻桌。梁健他们坐在里间,还能听到外面的热闹。
  蔚蓝喊了一个小姐妹,此外就只有朱怀遇和梁健。
  蔚蓝说:“梁部长,你把人家想得也太坏了吧!”
  梁健装糊涂:“蔚蓝,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蔚蓝身穿蓝色连体裙,有一种别样的清新脱俗。.她伸出白嫩手臂,拿起身前的小杯子,里面是泛着气泡的扎啤,说:“干了这杯酒,我就告诉你此话从何说起。”梁健知道,蔚蓝一定是为了自己让老朱转达的话而生气。
  一开始,他想蔚蓝请吃饭,多少与她想要提拔有关,便让朱怀遇把自己在组织部的遭际告诉她,希望她了解情况后,不要为了他这个没了能量的人破费。没想到,蔚蓝又打电话来邀请,虽然当时电话中听不出不满情绪,看来,还是对他让朱怀遇说的话有想法,所以一上来就敬梁健的酒。
  梁健不好推脱。举起杯子说:“那好,我喝了!”
  天气渐渐转暖,喝白干和红酒都显太温热了,大家都改喝啤酒。这家小店顺应天气变化,推出了一种从德国进口的黑啤,口感一流。
  看着蔚蓝,梁健笑着问:“敢问蔚主席,刚才的话到底是从何说起啊?”
  蔚蓝见梁健喝得爽气,抿唇温柔地笑了:“梁部长,是不是认为我请你吃饭,是很有目的性的?”
  听蔚蓝问的直接,朱怀遇和蔚蓝叫来的小姐妹都吐了吐舌头。他们都知道,蔚蓝虽然只是乡镇的妇联主席,但挺有些小个性,在领导面前也不一味藏着掖着,作小鸟依人状。所以,今天既然她问了,肯定会一问到底了,说不定还会让梁健难看。
  梁健听蔚蓝有些咄咄逼人,心想,这小女人还挺有些意思,说话直来直去,倒真是爽快人,就说:“不瞒你说,开始我还真有这种担心!”
  蔚蓝没想到梁健会如此坦诚,笑容像花一样绽开,说道:“梁部长,听你的话,有两层含义。”
  朱怀遇和梁健异口同声地问:“哪两层含义?”
  “第一,请梁部长吃饭的美女很多。/第二么,那些美女看来动机不纯。梁部长,你说我的分析对不对?”
  朱怀遇抢着说:“那是,请梁部长吃饭的美女肯定很多。至于动机么,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了。”
  梁健说:“以后,恐怕就没了!”

  蔚蓝一听,笑了:“看来,我还不能算美女!”
  梁健赶紧说:“不,你当然是美女,也只有像你这样的美女才会请我吃饭了!”
  蔚蓝本不是那种特别势利的女人,听梁健说的真诚,开心地说:“既然这样,你可得好好谢谢我。你不敬我一杯?”
  见蔚蓝爽朗中透着可爱,泼辣中带点温柔,梁健对她的好感陡增:“要喝,我们就再喝三杯。”因为对这种黑啤的口感很是喜欢,梁健不由有些贪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