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3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路上,梁健都在琢磨这个把电话打到办公室的人是谁呢?若是朋友,他们应该直接打他的手机。不及细想,已经到了办公室。李菊不在。梁健问方羽:“知道是谁找我吗?”方羽看着梁健,认真地说:“说是省党建研究办公室的。”梁健心里纳闷,省党建研究办公室?他好像没什么交往啊!找我有什么事呢?想着,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梁健。”
  只听电话那头,是一位男中音:“哦,梁部长,你好。我是省党建研究办公室的冯丰。”从声音判断,对方应该四十岁左右,便说:“你好,冯领导,请问有什么指示吗?”冯丰说:“梁部长,言重了,指示可谈不上,只是有件事情打扰一下。我们办公室正在策划一期干部工作专刊,我向镜州市委了解过了,他们也会出一篇文章,另外他们说长湖区的干部工作有特色,有亮点。市里说,干部工作是你分管的,我打电话来,就是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看看长湖区的干部工作经验有无推广价值,我们的专刊,每期都是直送省委书记和中组部的,要求高,影响力也大。梁部长,你看,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相关材料?”

  梁健心想,专刊能送到省委书记和中组部,自然不错,可如今假冒伪劣的事情,也不少,以发表文章圈钱的事情也层出不穷。梁健留了个心眼,问道:“你好,冯领导,刊登文章,需要付钱吗?”冯丰说:“这主要看你们自己,我们关注的主要还是稿件的质量,如果稿件质量高,可以不收费,如果需要我们修改,可能要收取一定费用。”
  梁健心想,“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章好坏如何、稿件质量高低,都没有一个很明晰的评价标准。如果我们提供的稿子,他们说质量不高,一定要给予修改,那也是有理说不清,到时候就非得给钱了!这多半是个骗子。搪塞过去算了,更何况自己这段时间身份尴尬,对干部工作也算不上分管。
  梁健说:“冯领导,谢谢你来电话,给我们这么好的机会,不过,这事我还得跟领导汇报一下,得领导说了算。等有了结果,我再跟你联系。”冯丰说:“那也行,到时候记得跟我联系。”梁健说了声好,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人还没走出办公室,电话又响了起来,方羽说还是那个人。梁健只好又接起电话,还没开口,便听到冯丰说:“梁部长,你都没留我电话,怎么联系我啊?”
  梁健本就没打算再联系,不过听对方这样说,又不好意思明说,就说:“不好意思,竟然给忘记了,不过我们这里有来电显示。”冯丰坚持把电话号码说了一遍,张健无法,只得在方羽提供的小纸片上留了号码,才挂了电话。
  朱怀遇又打电话来骚扰梁健:“梁部长,昨晚怎么样?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梁健想起昨晚遭遇,不免有些庆幸。心道:喝酒误事,昨晚与袁小越一番折腾,好在关键时刻杀出个程咬金,虽然最后是一场闹剧,终究也算救了自己的场,否则,这会子就该后悔不已了。虽然袁小越佳人多娇,但这样的女人终究心机太深,动机不纯,还是要保持距离。想到昨天总算把那罪魁祸首的五万块给解决了,梁健放松地叹了口气,说道:“春宵一刻值个屁!放心,我还没有你想的那么迫不及待,饥不择食!”

  朱怀遇说:“梁部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叫饥不择食呢,人家袁小越好歹也算一美人。更何况,红颜知己,人之常情。你是手握重权的梁部长,红颜知己,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资本,否则在官场上你就连混的资格也没了!”
  梁健知道,朱怀遇说得也不是全无道理。如今的官场,出去吃饭喝酒,有时候还真得带个女人在身边,否则人家就觉得你没本事。有些人看你不带女人,不仅蹭吃蹭喝,还老蹭人家的女人,下次就不再叫你,交际圈也会缩小。
  不过,美女始终是双刃剑。梁健说:“老朱,你的话有些道理,可也不尽然。在官场,有些东西都有阴阳两面,就看你如何看待,如何对待。就好比红颜知己,从阳面来看,那就是红颜知己,是领导的一种附属资产,是领导个人魅力的体现,但是这也得看是什么样的红颜知己,有多少红颜知己。这其中的度,很重要。从阴面来看,红颜知己,弄不好就是红颜祸水,很可能就成了一个领导干部的作风问题!作风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很可能成为一个领导干部抹不掉的印记,从此与升迁之路绝缘。作为领导干部,在女人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慎重。”

  朱怀遇哈哈一笑,说:“进了组织部,果然不一样啊。辩证法这一套运用的出神入化么,真是让我老朱心服口服,兄弟的意见我接受。怎么说,我老朱如今也是堂堂一镇之长,绝对不能在女人身上出问题,否则就是阴沟里翻船了。”
  梁健说:“你知道就好!找我有什么事?”朱怀遇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晚上一起吃饭!”梁健讶然:“怎么又吃饭?昨天不是才吃过吗?”朱怀遇说:“记得吗?你还欠着蔚蓝一顿饭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总不能赖吧?!”
  梁健记得,那次也是朱怀遇打电话来,说蔚蓝要请客,他原本答应了,后来胡书记让他去办公室聊聊。他就推掉了那次晚饭,说来也有段时间了!没想到蔚蓝又想到这事。
  昨晚喝了酒,又和袁小越一顿纠缠,虽然子『弹』一颗没发,终究有些疲乏,再加上后来和人打了一架,实在不想再赴宴吃饭。而且,蔚蓝是林镇的妇联主席,请他吃饭,多多少少会让他有些怀疑她的动机。以前他分管干部工作,对基层干部的提拔多少还有建议权,可如今,自己身份尴尬,说是“冷板凳”,其实就是坐着茅坑却不准拉屎,一个词“憋屈”,这时候,她来请客,如果有所图,自己这尊“泥菩萨”还真是爱莫能助,她这顿饭请了也是白请。

  想着自己的处境,梁健说:“老朱,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在组织部,就是祭台上的米饭,看着热腾腾,却是“干晾”,对于干部的任用提拔,没有话语权。蔚蓝,也就是一般干部,工资也不多,她请我吃饭,也不会有什么实际效果,还是算了。不如,你就跟她直说,就说我现在在组织部身份尴尬,几乎就是个边缘人,权力被架空,这饭让她还是请比较有能量的人吃吧!”
  朱怀遇听了梁健的话,心想,这个梁健就是太实在!有些人即使没什么权力,也总想着在基层干部面前摆架子,更何况是在基层美女面前,更要摆出一副无所不能、至高无上的样子,骗取女孩的芳心,沾点便宜!梁健还真是个奇葩。
  朱怀遇说:“你也别把人家美女想得这么现实么,人家请客吃饭,说不定只是仰慕你的个人魅力,纯粹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呢,女人与女人,差别还是很大的。你也不可一概而论。”梁健说:“我觉得,你还是跟人家说穿比较好!”朱怀遇执拗不过,就说:“那好吧,我去推了!”
  不一会儿,手机响起,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却是长湖区政府机关的短号,应该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话,便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
  一个轻柔女声悠悠钻入耳朵:“喂,梁部长?”
  梁健问:“是,请问你是?”
  “我是蔚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