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2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说道:“跳楼也要先推你下去。”
  我说:“好吧,那暂时保持现状吧,我还不想死。”
  谢丹阳威胁我道:“知道就好!不然我就开车一起撞死在桥下面去。”
  我说:“靠,你现在怎么那么暴力啊,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

  谢丹阳说:“是你整天逼我的。”
  我说:“好了好了不逼你了。哎我问你,那个什么破保外就医的,容易过吗你们狱政科那里。”
  谢丹阳说:“领导给过就过,领导不给过就不给过。”
  我说:“问了等于白问。”
  谢丹阳说:“我又没那么权利。”
  我说:“唉,对,如果你狱政科科长是男的还好点,让你去勾引就行了。”
  谢丹阳说:“我不去。你想骗取保外就医?”

  我说:“哪有骗取,是真的保外就医。”
  谢丹阳说:“这个很难申请的,除非监狱长她们批准。手续很复杂。”
  我说:“我知道复杂。”
  谢丹阳问道:“你又要帮哪个美女?或是,收了人家多少钱?”
  我说:“别整天把我想的那么坏好吧,你这家伙。”
  谢丹阳说:“你还不坏吗?所有人都知道,监狱里那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问:“真有人这么说呢?”
  谢丹阳说:“谁都说。”
  我说:“我名声那么烂啊?”
  谢丹阳说道:“你是帮哪个美女保外就医?”
  我说:“我真没有!”
  谢丹阳说:“好,如果你是帮美女保外就医,我就用我的关系,让狱政科不给你通过。”
  我说:“你现在怎么就对着和我干啊,以前你都很温顺的。你那么不讲理吗?”
  谢丹阳说道:“是你惹我的,你就想着把我往外推!我讨厌你!我恨你!”
  我弱弱道:“好了别生气了,以后我不说这种话了。”
  谢丹阳说:“你是在和我道歉?”
  我说:“好,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敢了,我不是人。”
  谢丹阳扑哧一笑:“你本来就不是人,你是鬼,是色鬼!为了表示你的歉意,我觉得你更应该用行动做表示。”
  我问:“什么行动。”
  谢丹阳指了指窗外:“跳出去。”
  我说:“靠!车子行进你让我跳出去!”

  谢丹阳点点头。
  我说:“你先跳给我看看?我就是绝交都不要跳啊!”
  谢丹阳嘟嘟嘴。
  我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她打了我一下,两人闹着到了监狱。

  到了监狱里,我们各奔东西。
  我到处问着,关于保外就医怎么办理的事。
  等到下班后,出了外面,我直接去市监狱医院。
  我在问了一下,都说冰冰昏迷不醒,很严重。
  她是装的。
  我就不去看她了,我要找许思念。

  因为打电话她都是关机,只能通过这个方式。
  劳烦了一个护士把许思念找出来了。
  她刚好忙完,笑着看看我,问我吃饭没。
  我说:“走吧,今天我请你吃饭。”
  许思念问我道:“今天发工资了吗?”
  我说:“不发也可以请得起啊。”
  她吃吃一笑,说:“我先换套衣服。”
  两人坐在了监狱医院门口的那家我们去过的饭馆。
  点了一样的菜。
  许思念问我道:“找我有事是吧?”

  我说:“我就不能约约你,看看你?”
  许思念说:“你啊,身边那么多美女,看我?我不信。”
  我说:“女人还是新的好嘛。”
  许思念说:“唉,你这人,真是太不行。就算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要说出来嘛,我会有防备心理的。”
  我说:“那正好了,我还怕我自己做了什么不可回头的事。”
  许思念问:“例如?”
  我说:“例如那晚的我和你。”

  她微微点头,笑笑,脸有点红,说:“你以为这是古代?”
  我说:“那不都一样吗?男女之间那点事。”
  许思念说:“这可是上床了都不会相互负责的时代。”
  我说:“你就这么直截了当说得出来呀?”

  许思念说:“我们做医生的,比任何职业的人,看到的阴暗的,恶心的东西更多,我可以直截了当一点,也可以能更含蓄。”
  我说:“好吧。你想我和你,上床不相互负责?”
  许思念问:“你要我对你负责吗?”
  我笑了:“当然不要。”
  许思念有点埋怨的看看我。
  我说道:“干嘛用这种小表情看我。”
  她说:“没什么,看你像傻子。”
  我说:“我就是傻子。话说,刚开始认识你,还觉得你斯文,后来才知道,斯文败类呢。”
  她说:“看透了?”
  我说:“是挺看透的。”
  她说:“我是斯文呀,可在什么人面前,就说什么样的话。”
  我说:“我靠你这是拐着弯骂我呢。”
  她笑了。
  我说道:“其实,我找你是有事的。”
  许思念问道:“我妈妈的事吗?她怎么了?”
  她有些着急。
  我说道:“你别那么着急,她没事。”
  许思念问道:“那就好。那是什么呢?”
  我说:“还是你妈妈的事。”

  她又紧张了。
  她很怕她妈妈病发。
  我说:“关于保外就医的事。”
  许思念说:“这个,我妈妈?可以吗?”
  我说:“可以尽量试试。但不知道行不行。”
  她一下子伸手来抓住我的手,说:“你帮帮她好吗,我求你!”
  我急忙说:“你别召集,我肯定会帮她的。”
  她说:“我给你钱。”
  我松开她的手说:“我谢谢你啊,但这不是钱的问题,这个东西呢,比较复杂。程序非常的复杂。”

  许思念说:“复杂我也要让我妈妈出来,可以吗?”
  我说:“许思念,我会努力帮你的,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
  许思念说道:“谢谢你。需要多少钱,你说。”
  我说:“还不需要,需要的话,我会跟你说的。”

  她问道:“那你要帮我,我也给你一些报酬,无论成功不成功。”
  我说:“不用了,真的。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帮你是应该的。”
  许思念问我道:“那我需要怎么做呢?”
  我说道:“开证明,就是伤残证明,要做鉴定的,糖尿病是可以的,不过,有一些监狱,比较严格,对因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疾病保外就医的罪犯,经诊断在短期内不致危及生命的,将由社区矫正机关提出收监建议的。”

  许思念问我:“我妈妈的病,可以保外就医吗?”
  我说:“所以我要找你好好商量,好好运作这个事。不过啊,说来说去,还是需要打通关系。”
  许思念问:“需要钱,对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