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3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梁健年轻英俊、前途无量。袁小越第一次见到他时,印象很好,后来到梁健办公室,她也毫无顾忌,心里很明白,若梁健要向自己调情,那说不定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但现在情势不同,梁健坐了“冷板凳”,前途未卜。这种情况下,若失身于他,完全没什么好处。在袁小越的意识里,美色既是一种资本,当然要和利益挂钩。
  但,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袁小越本就是三十如狼的年纪,加上家里那位长期比较冷淡,借着酒劲,不禁有些意乱情迷。更何况五万块钱还在梁健手里,心想,若梁健真有那意思,看来今天也只能便宜他了。
  女人身体的弹性和温暖,让梁健倍感舒服。

  袁小越呼吸急促起来,声音柔媚如丝:“梁部长,我们到车里去吧!”
  这时,从宾馆后门出来两个人,走近了停车场。两人仿佛在争吵。女人似乎说了一句“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几个晚上了!”男人说:“难道你不能再等我一个晚上吗……就一个晚上!”
  停车场灯光比较暗,因为隔着一段路,看不清那两人的脸。不过,梁健却觉得那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不过想到他和袁小越姿势暧昧,若被人看到并不好,就说:“上车吧。”
  停车场中亮起了两束灯光,然后是车子开动的声音。梁健心想,那两个人应该已经坐车离开了。想到那个女人,梁健还是纳闷:这女人的声音很熟,会是谁呢?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这时,袁小越已经坐进了车里,回头看着梁健说:“梁部长,进来吧!”
  因为刚才的插曲,还有对那个女人声音的回忆,梁健的注意力已经从袁小越妖娆的身上移开了。突然,一只温柔的手探索着/

  微弱的灯光之中,梁健还是瞧见袁小越脸上浮起的两片红晕。她的手不停在梁健的双腿之间移动着,嘴里说:“梁部长,信封袋在你包里吗?”
  梁健本来还想再疯狂的戏弄袁小越一番,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始终在耳畔萦绕,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便打消了继续戏弄袁小越的念头。
  梁健原本玩了一个把戏,想要好好的气袁小越一番。先前,他让袁小越在电梯口等候,自己去了一趟吧台。他把五万块钱存在了吧台,又在信封里装了鼓鼓的报纸。这么做,只是想看看当袁小越打开信封时那副表情。不过,因为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梁健忽然没有了那番戏弄袁小越的兴致。人的情绪还真是有些捉摸不定呢!
  梁健决定把钱给袁小越了事,上面未完的酒局他也不想再去搅合了,便对袁小越说:“不好意思,袁主任,钱我没有带在身上!”
  袁小越根本不会相信这话。从包厢出来时,梁健特意带上了皮包,而且当时他就说要直接给她,怎么一忽儿时间又说钱不在身上呢,那包明明鼓鼓的。袁小越担心梁健是要反悔,就说:“梁部长,你是不是觉得在这里不方便?那我们把车开出去?”
  梁健听袁小越要把车开出去,就说:“袁主任,我真没带钱,等下次我给你吧!”袁小越哪里肯信,她一边用手揉搓着梁健的大腿,一只手竟绕上来小心翼翼拉开了梁健皮包的拉链,信封袋露了出来。袁小越当然认得那个信封袋,那是财政局的专用信封袋,心里更加确信梁健是反悔了,就说:“梁部长,我开车,我们换一个隐蔽的地方吧。”
  也不等梁健回答,她就启动了汽车。梁健的大腿根部,被袁小越揉搓的极为难受,看着她极为漂亮的脸蛋,眼睛正视着前方的路面,身体不由有些火烧火燎。他想,袁小越今天喝了酒,恐怕已经豁出去了,既然她这么放得开,反正我也少不了什么!
  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朱怀遇的电话。梁健知道不接不行,便按了接听键,朱怀遇明显喝高了,声音特别大:“梁健,你和袁小越到哪里去了?有什么不轨行为!快快招来!”
  梁健谎称:“我喝高了,袁主任说拿车送我会去。”朱怀遇说:“不会把你送到床上去吧?”梁健说:“说什么呢!”朱怀遇说:“梁健,说实在话,袁主任不错,各方面能力都强,别浪费了这个大好晚上,我就不打扰你们的美好时光了!”
  朱怀遇挂了电话,车子已经拐入了一条小道。从这条小道可以拐入凤凰风景区。周边少有车辆。梁健能清楚听到车轮轧过柏油路的声音。袁小越说:“梁部长,是谁啊?”梁健说:“还能是谁?朱怀遇!”袁小越说:“他干嘛?”梁健说:“他问我们去哪里了!说你会不会把我送到床上去了!”袁小越说:“你说呢?”梁健说:“我看没有,我不是还在你车上吗?”袁小越突然刹了车。
  车子停在凤凰景区半山腰的一棵大树下面,左右暂时还没有车辆经过。车子外面极度安静,夏至未至,夜晚的天气在柔和与清凉之间,只是车厢里却充斥了情欲的气息,有些栀子花的味道。
  袁小越转过脸来,看着梁健说:“梁部长,你把信封袋给我吧?”梁健说:“我跟你说实话,我没有带。”袁小越说:“梁部长,我可一直以为你是个爽气人,敢作敢当,说话算话的!你先前答应我的,那就把钱还给我。”梁健说:“我真没有带。”
  袁小越说着就抢过了梁健的包,拉开拉链。梁健看到袁小越没有得到自己应允,竟然擅动自己的东西,心里就有些毛了。他当然不是怕袁小越拿走什么,只是讨厌她这种自作主张的做法。
  梁健自认,自己的审美没那么单调,只喜欢温柔小绵羊一般的女人,但他的确不喜欢那种太过自以为是的女人。见袁小越竟然抢自己的包,梁健一把将包从袁小手中拿了过来。这事原本很简单,他让袁小越看一看那鼓鼓的信封里其实都是报纸,便完事了。但他此刻被惹恼了,无论是钱还是报纸,那都是他包里的东西,是他的私密物品,不经允许,都不能翻看。
  袁小越没想到梁健会来夺,一个不慎,手上力气不够,脱了劲,就被梁健把包夺了回去。
  梁健以为,自己的姿态已经很明显了,袁小越是个聪明人,肯定会就此罢手。不想,袁小越变本加厉,伸出双手明目张胆抢夺。梁健眼快,见她的手伸过来,一把将皮包往背后一插,放在了屁股后头,用背压住。
  袁小越情急之下,不顾一切,竟将自己的座位,往后一撤,腾出了空间,身子往梁健这一侧倾斜,上身几乎扑到了梁健身上。接着,她攀住了梁健,双腿分开,一条腿跨过梁健双腿,竟面对面的坐在了梁健腿上。
  在副驾驶室狭小的空间中,两人形成了熊抱之势。梁健见袁小越如此大胆,有些目瞪口呆,袁小越趁着他发愣,双手又伸向他的身后,去摸那个被梁健靠住的皮包。
  袁小越想:“这是姚局交办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
  虽然袁小越对姚发明在那方面失去了希望,但对于他的权力,她却从没有过任何怀疑。姚发明执掌着长湖区的财政大权,对她的上下起着决定作用,所以,对于姚发明交给的任务,她半点都不会怠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