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2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脑袋里嗡嗡响着,当欲望如被冷水浇过的炭火般渐渐灭了,她猛然醒悟到:原来,这个饥渴如狼的家伙竟是个性无能!
  带着满心的失望,还有那么一丝挥也挥不去的轻视,她用他提供的一条细小、精致的鞭子,完成了对他的s/m,第二天,姚发明把她叫到办公室,说:“昨天的事情希望你能保守秘密,当然,这对你自己也是一种保护!”看着姚发明的脸,袁小越不自禁地想起昨晚欲火焚身的自己,还有那软塌塌的东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便垂下目光说道:“姚局,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也有一个请求。”她停了停,没有看他的反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希望从此后,你别再来引诱我,那样我会很难受。一直以来,我都很感谢你的帮助,以后,我还是会心存感激。”袁小越说的很诚恳,但姚发明始终没有出声。她以为他不会答应了,便抬起眼睛看他,目光刚落在他脸上,他便爽快地说:“好吧!你放心,我会如你所愿!”此后,除了偶尔说几句不疼不痒的轻薄话,他算是真的戒了对她的色心。

  因为了解了姚发明这见不得人的私密,他在袁小越心目中的形象也渐渐有了变化。不过,袁小越依然感激他对自己的帮助,只是看到他落在女人身上色迷迷的眼光时,总会想起那一晚软塌塌的感觉,还有那诡异的鞭子声。偶尔袁小越还会想起那一天在办公室,她抬眼时,他仓促掩饰的失落和沮丧,让她又有点同情。只是,她还是看不惯他对女人垂涎三尺的样子,既然不行,又何苦如此?也许,越是不行,越是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想要去征服女人的冲动吧?

  胡思乱想了一番,袁小越甩甩头,自言自语:“想这些没用的干什么,当务之急该想想怎么完成任务。”说着,便推门走进了包间。
  包间里热火朝天。
  新一轮高『潮』已经掀起,原本说再开一瓶,这一忽儿时间却已经开了三瓶。两个美女,一个坐在朱怀遇身边,一个坐在姚发明身边,杯中满盈盈都是酒。
  看到这场景,袁小越十分清楚,今天这场面无需自己再调节气氛。她唯一要关心的就是怎样搞定梁健,把那该死的五万块钱要回来。
  那两个年轻妖娆的美女,梁健都认识。.一个是表妹蔡芬芬,另一个也是酒庄的,名叫雪娇。表妹蔡芬芬深谙酒场规矩,很有自己的一套交际手段。在酒场上,女人本就是名贵动物。更何况是一个既有姿色,又有酒量,还有交际手腕的女人,可以称得上是酒场尤物,男人不会忘记这种女人。所以,在长湖区的酒场上,蔡芬芬已小有名气。
  看姚发明握着蔡芬芬的手不放,两颗眼珠子紧紧黏在她脸上,梁健就知道,蔡芬芬和姚发明是第一次见面。
  对于姚发明的纠缠,蔡芬芬很大方。她用另一只手端起酒杯,满脸笑意地说要敬姚局长酒。见美女主动敬酒,姚发明赶紧端起酒杯,与蔡芬芬一饮而尽,那只手却始终紧紧抓着蔡芬芬的手不放。借口要拿名片,蔡芬芬终于把手抽了回来,将名片打了一圈,她挑了挑眉毛妖媚地说:“各位领导,我们的云葡萄酒味道很正,今后还要拜托各位领导多关照。明天,我想专程去各位领导那里拜访一下,顺便给各位领导送一瓶云葡萄酒尝尝,味道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瞧着表妹蔡芬芬套路精准,梁健心道:我这个表妹,还真是一个做生意的料,她的优势在于她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且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而且还有一股男人的爽气,关键时刻豁得出去,这样的女人很厉害,也很危险!
  正这么想着,忽然有人在肩头轻轻拍了拍,回头一看,竟然是袁小越。自从蔡芬芬和雪娇来了之后,酒场上的重心就转移了。原本,袁小越是酒桌上唯一的女人,有意无意地就成了中心。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喝酒。
  在梁健看来,袁小越无论是身材条件、还是个人气质都不输这两个年轻女孩,可人家也有比袁小越优越的地方:一是她们的穿着更加大胆、妖娆和时尚,表妹蔡芬芬两耳上挂着流光溢彩的耳坠,一闪一闪地,长长的直坠到白皙光润的脖子里,不由得让人幻想,手指停留在那里会是什么感觉呢?二是她们比她更加年轻,当然她也曾年轻过,但岁月无情,在包间明晃晃的灯光下,皮肤的光泽度,眼神的神采,高下立判,无需多言。

  看到袁小越脸上灿烂的笑容,想起先前他走进包厢时她脸上露出的那种如冬日寒烟般化不开的冷淡,他就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心想:袁小越这会为什么来敬酒呢?是来嘲笑我?还是如今新人胜旧人,她被冷落了,想起我这个坐冷板凳的副部长,有同病相怜之感?说:“袁主任,怎么想到敬我的酒啦?”
  袁小越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梁部长是组织部的领导,我要往上走,梁部长的酒怎么能不敬呢?”
  梁健轻笑一下,说:“我是组织部领导不错,但我现在坐了‘冷板凳’没什么能量了。这事,袁主任应该已经听人说了吧?”袁小越听梁健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梁健知道自己跟姜岩打电话了解情况?心里疑惑,不表面上她仍若无其事:“什么‘冷板凳’啊,那是让梁部长好好休息,蓄势待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到了更重要的岗位了呢!”
  梁健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再多扯,想看看她究竟安了什么心,竟然主动敬酒。便说:“”袁主任,这个酒,我们是怎么个喝法?为什么而喝呢?”
  袁小越说:“为梁部长的年轻有为、清正廉洁而喝!”
  梁健对“年轻有为”这个词倒也不是太陌生,平时也有人这么说他。.可听到“清正廉洁”这四个字,就有些纳闷了,这个词一般都只出现在纪委报告或者告别仪式上,夸一个人可很少用这个词。俗话说:十个官员九个贪,一个不贪有脑残。适当的“贪”,“贪”而无事,在官场扭曲的价值观里,甚至被认为是一种能力。
  所以,此刻袁小越表扬他“清正廉洁”,不是在骂他脑残,就是别有用意。梁健笑道:“袁主任,这我可不敢当,我可从来不敢以清正廉洁自居啊!”
  袁小越说:“在我眼里,梁部长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清正廉洁了!梁部长应该不会忘记,那天我到你办公室给你送信封的事情吧?那天梁部长的表现,就可以说得上是清正廉洁啊!”

  提起那个信封,想到那颇有分量的五万块,梁健总算摸透了袁小越这番殷勤的用意。不过梁健故意说:“哦,那天!我记起来了!那天你和姚局长实在是太客气了!”他并不提要把钱还回去。
  袁小越原以为,自己一提五万块的事,梁健会主动把钱还给她。毕竟,上次在他办公室,他就信誓旦旦地说过,这笔钱他绝对不会收,无论如何他都会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