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1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那你不打算查个水落石出吗?”
  贺兰婷说:“我会查,可是我估计,是什么也查不出来了。”
  我说:“我靠,那冰冰就莫名其妙被人放火烧死?我如果死了也就白死了?我们两都白死了。”
  贺兰婷说:“我会尽量吧。可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安全。”
  我说:“你说犯人吧。”

  我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只要在监狱里,她就不会有安全。甚至是我们,都有可能被人烧死。”
  贺兰婷说:“她手上有太多别人犯罪证据,她活着对别人来说,是个很大的威胁。现在看来,只能把她弄出监狱外面去。”
  我问:“怎么弄出去?”
  贺兰婷说:“保外就医。”
  所谓的保外就医,其实是监外执行的一种。根据法律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准保外就医:身患严重疾病的;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保外就医保障了监狱里的罪犯接受治疗的权利,是一种制度关怀,这也体现了对人的生命的尊重。
  监外执行是指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由于出现了法律规定的情况,且适用监外执行没有社会危险性而采取的变更执行方法。保外就医是监外执行的一种。一般是两种情况:1、法院判决时发现罪犯患有严重疾病,不适宜在监狱或其他劳动改造场所内执行刑罚,直接决定保外就医;2、罪犯在劳动改造场所服刑期间,患有严重疾病、短期内有生命危险,或者患严重慢性疾病、在劳动改造场所长期治疗无效,经劳动改造机关批准,可以保外就医。保外就医的罪犯应由罪犯所在地的机关监督考察。保外就医期间应计算在刑期之内。如果罪犯病已痊愈刑期未满,应收监继续执行剩余刑期;如果刑期已满,则按期释放。

  不过,有一些犯人是不能保外就医的,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的;罪行严重,民愤很大的;为逃避惩罚在狱内自伤自残的。
  我问贺兰婷道:“她能保外就医?”
  贺兰婷说:“你治疗那么多精神疾病的,大多都可以申请保外就医。”
  我说:“精神疾病是精神疾病,问题是她没有精神疾病啊。”
  贺兰婷说道:“她不是刚受伤吗,脑子还被砸出了个洞!”
  我说:“然后。”
  贺兰婷骂道:“别用这种方式和我讲话!”
  我说道:“好,好,然后该怎么做?”
  贺兰婷说道:“很多伤残疾病,都是可以申请保外就医。包括心脏病,高血压,肝硬变,糖尿病。”

  贺兰婷没说完,我就高兴打断她的话:“等等!糖尿病?糖尿病可以保外就医吗!”
  贺兰婷说道:“糖尿病合并心、脑、肾病变或严重继发感染者。”
  我心想,这个,完全可以让许思念的妈妈出去保外就医啊,市监狱医院的许思念就可以动用关系开证明,然后,把许思念妈妈弄出去。
  这样一来,就太好了。
  贺兰婷看着我,说道:“你那么高兴干什么?”
  我说:“有吗?没啊,我哪里高兴了?”
  心里却是喜着。
  贺兰婷说道:“我警告你,罪犯保外就医期间计入执行刑期,但采取非法手段骗取保外就医、经查证属实的除外。保外就医罪犯如果在外面,重新违法犯罪,或者采取非法手段骗取保外就医的,予以收监执行,并且重罚。”

  我说:“唉,我哪里有想过什么骗去保外就医了。”
  贺兰婷说:“你可别想把这条当成发财路。”
  我问道:“什么发财路啊。你说什么啊?”
  贺兰婷说:“我其实都替你想好,你可以利用你的职权,和医院开一些精神病证明,帮助犯人保外就医,你可以赚取金钱。”
  我说:“唉,我没那么想过好吧。表姐,那,如果病情好转呢?”
  贺兰婷说:“那也要收监执行。”

  我说:“好吧。那关于她,你想如何把她保外就医。”
  贺兰婷说:“这事不能泄漏出去,偷偷进行。我会想办法,给她弄严重颅脑外伤的证明。”
  我举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贺兰婷说:“我听说你在市监狱医院有认识的人?”

  我问道:“这个你都知道啊。”
  贺兰婷说:“你去问问,看你这边能不能弄好,如果不行,我再来办。”
  我问:“你来办不好点吗?”
  贺兰婷说:“我很忙!”
  这时,外面有人走过去,贺兰婷说:“记住,保密。”
  我说:“可是我不懂这个流程啊,我没弄过!”
  贺兰婷说:“你回去自己查查,问一下,偷偷的,再不懂的,问我。我叫了人来开会,你先走吧。”
  我点点头,然后起身走了。
  保外就医,嘿嘿,我喜欢这个。
  当然,我不会帮助那些该罚的犯人保外就医弄钱,但是有些人是该保外就医的,例如许思念妈妈,例如冰冰。

  许思念妈妈是可怜的,冰冰是要被杀的。
  果然,侦察科查不到所谓的谁作案,这在意料之中,如果不让丨警丨察插手,不动用刑侦技术,是很难查的。
  我则是直接去了监狱医院,看望冰冰。
  买了水果上去了。
  找到了冰冰所在的病房,我进去了。
  冰冰却戴着氧气罩。
  怎么回事?
  不是说没事吗。
  我过去,喊了她两声。

  护士在外面,说道:“病人严重脑颅受伤,需要休息,不要这么喊叫。”
  严重脑颅受伤!
  我急忙问:“她到底怎么了?”
  靠,贺兰婷不是说没事吗!
  护士说:“严重脑颅受伤。”
  说完她就走了。
  我急忙回到冰冰病床边,看着她,叫道:“喂,你怎么了!”
  冰冰睁开双眼,看看我。
  这?
  怎么那么清醒的样子?

  突然,我想到贺兰婷对我说的,开个严重脑颅外伤的证明?
  难道是假的,是装的,她们已经串通好了?
  我看看外面,没人。
  我在冰冰耳边问道:“你没事吧?”
  她轻轻摇摇头。
  但是她头上还是包扎着绷带的。
  我说:“是不是装的,严重脑颅外伤。
  她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我回去后,和我的,我的领导人努力早点帮你办好。你继续装吧。”
  她只有装,装半死不活,才能逃过刺杀者的眼睛。
  可是到了这里,还是很危险,所以贺兰婷安排了人来看着。
  回去后,我查了一下,看到所谓的保外就医,其实要求并没有那么严格,对累犯、惯犯、重犯的保外就医,从严控制;对少年犯、老残犯、女犯的保外就医,适当放宽。
  女犯,是适当放宽的哦,也就是说,其实也是监狱说了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