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9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0-28 23:02:00
  1.6.3 “二二六”事变
  军方势力之所以能够顺利抬头,有着深厚而广泛的社会因素,那就是社会底层生活上的极端贫困。
  这时期在日本的农村,许多农民除了夏季紧张地耕耘土地外,冬季还须进城打工。即使如此一年所得除去租税,往往还难以维持一家人的温饱生活。一些山区的农民不得不全家背井离乡随政府组织的开拓团到中国东北地区垦地谋生。在城市里那些青年男女进厂作工,尽管工作十分辛苦,所得微薄之工资仍难以养家糊口。随着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向外侵略的不断扩大,带给广大民众的不是利益而是生活的日益贫困化。

  与广大劳苦大众相反,一些日本社会上层人物以及政党之间却不时地相互攻击,争权夺利,把民众之疾苦置于脑后。日本各财团势力以其产业、经济上的优势地位,残酷地剥削劳动群众,导致贫者愈贫、富者更富的两极分化不断加深,而且还通过与政府官员的勾结极力影响政府的对内、对外政策。这种病态也正是政界、财界高层遭到谋杀而凶手却广受民众同情的根本原因。
  上述突出矛盾也就产生了改变这种社会现实的各种主张。其中以军队激进分子的主张最为突出,酝酿时间也最久最长,并形成了观点不同的两大派别。
  既然有派别那就必须斗争,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和海军中两大派别的争斗一样,陆军中“皇道派”和“统制派”的斗争也渐趋白热化。由于“统制派”的成员大部分属于地位较高的中高层军官,因此在与“皇道派”的斗争中逐渐占据了上风。
  1934年1月,因“九一八”事变获得越境将军称号的林铣十郎接替“皇道派”总舵主荒木贞夫出任陆军大臣。7月,林铣十郎借人事调整之机将一批“皇道派”军官转入预备役或调至前线作战部队。7月中旬,林铣十郎面告“皇道派”的另一领袖真崎甚三郎,要在八月的人事调整时将他调任闲职的军事参议官,先求谅解。真崎甚三郎是“皇道派”的二把手,当时的职务是实权的陆军教育总监。真崎表示陆军三长官的任免属于天皇,别人无权调动。双方僵持了一个礼拜,结果由于参谋总长载仁亲王支持林铣十郎,真崎才无奈屈服。

  其实林铣十郎罢免真崎得到了裕仁天皇的默许。“皇道派”也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虽然他们闭口张口不离“皇道”,但裕仁还是对他们的无法无天存有戒心,也非常不满真崎甚三郎对少壮派军官的危险影响,曾在私下表示“我一直希望他提出辞职,但他不干,连基本常识都没有”。可是“皇道派”的武士们可不知道这些个弯弯绕,他们一致认定这都是出于永田铁山的阴谋策动。
  随后永田铁山被提升为握有实权的军务局长。上任后的永田立即开始制定并推行日本全国“统制化”计划。在制定这个计划时,永田开始频频与政府官僚、财界接触,逐渐同政界和财界的上层建立了紧密联系。永田铁山逐渐成为军、政、财这一高层网络的中心人物,能力出众的永田铁山实际上就是“统制派”的核心。
  永田铁山上台之后,就开始和林铣十郎联手寻找机会打击“皇道派”。1934年8月,混入“皇道派”内部的“统制派”间谍佐藤胜郎向宪兵队告发了“皇道派”军官策划的政变阴谋,致使“皇道派”成员村中孝次、矶部浅一、片冈太郎等人被捕。虽然此后陆军军法会议以“证据不足”为由未起诉这些人,但陆军省还是以“在士官学校散发怪异文书 ”为由免去了村中和矶部的职务。“皇道派”对此极为不满,认为这是“统制派”一手制造的阴谋。

  “皇道派”少壮军官把所有矛头直接指向了永田铁山。1935年7月19日,驻扎在福山县的皇道派军官相泽三郎陆军中佐来到了东京。他同许多富有理想的激进军官一样,都为他们崇拜得五体投地的真崎甚三郎大将被免去教育总监职务而感到愤慨。相泽找到了永田铁山,开门见山地提出要永田辞职。这一可笑的要求当然遭到永田的拒绝,你算个鸟呀?当香泽返回福山的部队驻地时,他很快接到由步兵第四十一联队调至台湾总督府台北高等商业学校服务的调令,彻底被激怒了的相泽遂决定刺杀永田。他在办完赴任手续后于8月11日晚再次来到东京。

  1935年8月12日早上,相泽三郎先是来到了伊势神宫向天照大神祈祷:“我感到有一种要刺杀永田的冲动。如果我是正确的,求神助我成功。如果我错了,请让我失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