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2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庸良暗自得意,虽然在这样的场合,梁健被批,组织部也不光彩,但他舍得这样的代价。不过表情却很难看,也不依不饶地问道:“梁健,材料怎么会少一页?”
  整个会场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到了梁健身上。梁健顿时有种被万箭穿心的感觉。
  材料是不可能少一页的!他不是那么粗心大意的人,在准备材料的时候,他特意前后检查了数遍。如果材料真的少了,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人特意将其中的一页撕去了。这个人是谁?他一直亲自拿着材料,唯一接触过这份材料的就是车小霞。
  他的目光迅速在会场扫过,却不见车小霞胖胖的身影。
  忽然,朱庸良声色俱厉地批评道:“梁健,你还东张西望什么,区委区政府所有的领导都在等着你的材料,材料呢?”
  目光不仅有温度,还有锋芒。在全场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可思议的、略带轻视的、恨铁不成钢等种种意味的目光里,真切感受到了目光是可以杀人的。这个时候,你根本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关键是下一步该怎么办……
  万康因为事先疏忽,对于说明材料并无阅读过,因此具体内容并不清楚,否则即便在脱稿情况下,也能说出一二三,不会如此大出洋相。因为民主推荐的资格条件规定相对较细,不能随便乱说,万康就那样脸色难看地杵在主席台上,进退维谷。
  梁健心想,目前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让会议继续下去。他想起自己拿了一份备用说明,放在会场最后一排。刚想跑过去拿,眼睛余光看到一人小跑过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方羽拿着那份材料送了过来。方羽早前看到材料放在最后一排,怕弄丢,就拿在手里,没想到这会真派上了用场。这个世界的事情,千变万化,还真得讲个有备无患。
  梁健不及感谢,只向方羽感激地看了眼,接过材料,翻看一眼,就送到了主席台上。万康虽然接过了材料,可还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会他不敢再轻举妄动,将材料从头至尾翻了一遍。在他翻材料的时候,台下有人轻声笑了起来:“第一份材料,你怎不先看一遍?”看到材料完整无缺,万康才继续念了下去。
  在场的干部有些神色严肃地听着,有些根本没听,已经在推荐票上画画写写……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件事情,不管是对万康,还是对梁健来说,都在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官场机关重重,细节决定成败。那次以后,万康每次开大会讲话,必先让人把讲稿提前拿给自己审阅,这个习惯从这件事情后才真正养成了!
  会议结束后,其他领导和干部都离开后,万康、朱庸良和善后处理会场的梁健等人却依然留在会场。
  朱庸良指指姜岩、凌晨等人,说:“你们赶紧把资料收拾一下,拿回办公室。梁部长你先等一等,不要走!”
  看这阵势,梁健心里清楚,等待他的就是两位领导的严厉批评了。尽管问心无愧,他也知道,让区委副书记在大会上造成这样的难堪,这样的失误他们不会给他辩解的机会。
  梁健看着姜岩等人匆匆收拾材料,动作麻利。姜岩的脚似乎已经好了,虽然还点瘸,但脸上全无先前的痛苦之色,在离开会场的那一回首间梁健恍惚看到了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合时宜的微笑。梁健心想:“这件事,肯定有猫腻!”脑中忽然晃过清晨推开干部科的门时看到的那一幕,姜岩和车小霞,梁健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忽然,朱庸良微微有些尖利的声音响起:“梁健,在全区领导干部大会上,出这么大的洋相,你知道自己的责任吗?”
  梁健说:“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我也不避讳。毕竟材料是我递上去的。但我也有话要说,在这件事情上,有人故意算计我。我准备的那份材料事先我审阅过两遍。在我将材料送给万书记之前,这份材料经过一位同志之手,然后就少了一页!”
  万康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梁健说:“梁健,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而且是组织部分管干部的领导干部,就应该有领导干部该有的担当和魄力。/我想,你不至于这么快就忘记了我昨天布置工作时讲的话,谁搞砸,谁就要负责。我想,出事后,编造千奇百怪的借口来搪塞这不是一个领导干部该有的姿态。”
  梁健看到万康根本不相信自己所说,且怀疑他作为一名领导干部的素质,有些无力,但他还是坚持要把问题讲清楚,如果不加分辩,把责任一扛了之,以后就再也无回旋余地。而且,在万康心中,他梁健也真成了不愿担责任,且喜欢糊弄领导的小人了!他不卑不亢地说:“万书记,这事真的有猫腻。我没有胡说。”
  万康几乎有些鄙夷地看了看梁健,不耐烦地说:“有猫腻?按你说的,有人故意拿掉了说明材料中的一页,那么,梁部长,我倒想听听这个人是谁?在这样的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上,他搞砸我的材料,目的又是什么?是想看我的笑话呢?还是另有什么目的?”说到这,万康忽然看着朱庸良,说道:“朱部长,若事情真如梁部长所说,这件事你需要好好调查一番!这说明我们组织部内部不团结!这个问题,朱部长您还是要引起高度重视的!”

  听万康这么说,朱庸良脸上微微变色。他知道,这个计谋的最后一环是由车小霞完成,但牵涉的人还有姜岩、李菊和他。果真一路追索上来,他才是这个根子。车小霞精神有问题,万一经不得追问,说不定就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
  他恭敬地点点头,说:“万书记,至于组织部内部的团结问题,我一定会引起重视的。不过今天这个事,梁部长还是应该承担责任!事前,我也一再强调,谁分管,谁负责!不管这个事情背后有什么,我想,那些都是你梁部长的手下,且材料是你亲自递给万康书记的,既然有问题,说明你梁部长不够严谨,在这样的大会上,让万书记出这样大的问题,你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梁健看朱庸良落井下石,把矛头定格在他身上,心里暗道:朱庸良这人真够阴险狡诈,他不希望我分管干部工作,一门心思要让我难看,说不定这件事跟他有关。他的目光从朱庸良脸上滑过,停留在万康脸上,说道:“朱部长,该我负的职责,我绝不会推卸。但我还是希望组织上能够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万康虽有些大意,却不缺乏分辨能力。想到第二份说明材料是完好的,万康不怀疑梁健所说的对材料进行过认真检查,如果真有人故意拿去了一页,那么这人居心歹毒,却也反映了组织部内部不团结,风气恶劣。组织部是他分管的部门,若果真存在内斗现象,他脸上也没有光彩,他想了想说道:“梁健,朱部长说的有道理,今天的事你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但是,你刚才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作为分管副书记,我也有责任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说吧,你认为是谁故意搞的鬼?”

  梁健清楚,这件事和车小霞绝对脱不了干系,但他也清楚车小霞只是那个过江小卒,是冰山一角,一定还有人躲在暗处。他说:“接触我材料的最后一个是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