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1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姜岩觉得李菊说的有理,说了声谢谢,便回身往朱庸良办公室走去。朱庸良抬头,故作惊讶地说:“姜岩,你怎么又回来了?”姜岩心想,这是向朱部长解释的好机会,就说:“朱部长,我们本来就没想回去,因为这是部里一向以来的规矩,我也向梁部长做了说明,可梁部长硬要我们回去。为这事,我还和他争起来了,让他一定要先跟您汇报。他跟我说向您汇报了,没事了。我们这才离开的。”

  朱庸良作势在桌子狠狠一拍,说道:“有这么回事?可梁部长跟我汇报的时候,坚持说是你们自己想回去啊!”姜岩更加愤愤然:“梁部长这完全是污蔑,他自己在科室同志面前拍板,说什么工作做完了就应该回家休息,有什么责任让他来挑,让科室的同志们都很感动,对他颇有好感,没想到却是这样两面三刀,做了人情还倒打一耙,如果不是李主任打电话过来,我们科室就太冤枉了!”
  朱庸良说:“看来,梁健是谎报军情啊,这就太不诚实了。可能梁部长他本人想回去,不想加班,所以拿你们当挡箭牌了!”姜岩听到朱庸良话锋对准了梁部长,终于放下心来,说:“梁部长是乡镇上来的,可能还不习惯我们部里的工作氛围。”
  朱庸良点了点头说:“姜岩,你觉得我们组织部怎么样?”姜岩难得有这么面对面拍马屁的机会,就说:“我觉得部里的氛围,本来还是蛮好的,作为组工干部,大家都有极强的责任心,也有奉献精神。只是,梁部长到部里后,很多东西在慢慢转变。梁部长这人怎么说呢,有些我行我素,组织观念不强,我觉得他这种做法甚至有些个人英雄色彩,很不符合部里的氛围,甚至会带坏部里的风气。”

  姜岩将梁健的做法上升到个人英雄色彩,这让朱庸良很满意,他有些热切地看着姜岩,问道:“姜科长,你是说,梁部长很可能是一匹害群之马,是吗?”
  姜岩听朱庸良这样问,心里有些突突的,但看到他有些热切的目光,终于还是按捺住心里的不安,肯定地回答:“是的,梁部长欺上瞒下,强调个人色彩,无视组织纪律,这些做法都有违他作为领导干部的形象,传出去,更有损我们组织部的形象。”
  朱庸良双眉紧锁,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似乎自言自语:“看来,梁健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还很不成熟啊……”说完,他抬眼看了姜岩一眼,放缓了声音问道:“姜科长在干部科也有些年头了吧?”
  姜岩听朱庸良关心自己,喜上心头,急忙回答道:“我担任干部科科长有七年多了!”
  朱庸良的目光在姜岩身上略停,声音温和地说:“恩,干部科是组织部的中心科室,姜科长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我有一个计划,不知你愿不愿意加入进来?”
  姜岩听朱庸良这么信任自己,恍然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来,不禁喜上眉梢,欣然回答:“一切听朱部长吩咐!”
  朱庸良点点头:“具体怎么做,李菊会告诉你,你去和她碰个面吧!”
  关于那个计划,李菊和姜岩商量了一个多小时。
  关于车小霞,李菊有些不放心,问道:“你真的有把握,能够说服车小霞加入进来?”姜岩很肯定地说:“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问过她,她恨梁健。你知道吗?她说起梁健时,是那种寝其皮食其肉的表情,她一定在梁健那里受了刺激,所以,她和我们是一个阵营的。”李菊还是不放心:“只是,她的状态,你确定她能完成这个任务吗?”姜岩说:“她虽然情绪不稳定,但是并不傻,一些简单的事情她还是能做的。我相信,就凭她对梁健的恨意,她也肯定能把事情做好。”

  回到办公室,姜岩将计划告诉了李菊。李菊呆滞的眼神中有异样的神采,她问:“那我明天就跟在梁健身后?”姜岩提醒她:“你也别跟太近,不然他会有所怀疑,到时候打草惊蛇就不好了。你要在他看的到你,说话能够听见的地方,但绝对不能一直跟着他。知道了吗?”李菊随口应付着说:“知道了!”不知为什么,看着这样的车小霞,先前涌动在内心的对于车小霞能力的信心忽然如泄了气的皮球,姜岩忽然没把握她究竟有没有理解。

  一大早,梁健一身冷汗地从一个乱梦中醒来。梦有些杂乱,七零八落,只记得梦里有很多人,但却又记不清到底是哪些人,模模糊糊,似乎是朱庸良,李菊,车小霞等人,具体发生了什么却全不记得了,只是留了满心的不安和微微的烦躁。
  想起下午还有后备干部推荐会,他索性一骨碌起了床,洗漱,去楼下吃了碗馄饨,也不等周强强来接,直接打了车往单位赶。看着行道树匆匆往后退去,梁健忽然想起昨晚与朱庸良的争执,他知道,这事肯定让朱庸良很不爽,很抓狂。不过,为了科室同志的利益积极向领导争取,他觉得还是值得的。
  刚到五楼,梁健隐隐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看时间尚早,才七点四十,一般情况下,八点过后才陆续有人来。
  看着从干部科门缝里隐隐漏出的灯光,梁健有些纳闷:难道昨晚离开的时候忘了关灯?不可能啊,昨天明明看到他们关灯的啊!难道有人早早地来了?梁健满腹狐疑地推了一下干部科的门,门竟然开了。姜岩和车小菊靠在桌上,似乎睡着了!
  梁健愣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来的这么早?不对啊,早早地来了,为什么又在这里睡觉呢?难道他们昨晚压根没有回家?夜宵之后,又赶会了这里?梁健觉得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也许目光也是有温度的。姜岩忽然从桌上抬起头来,瞧见门口的梁健,他便推了推依然埋头睡觉的车小霞。车小霞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
  梁健问:“你们昨晚上没回家?”
  姜岩见问,有些支支吾吾,说:“没……昨晚上,夜宵之后我们就到这里来了。”
  梁健有些纳闷:“有人通知你们来的?”
  姜岩赶紧否认:“没有……我只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就过来了。小车也说,反正回去晚了睡不着也就一起来了。”
  梁健随口说道:“你这是职业病,以后有时间还是多陪陪家里人!”话一出口,他有些后悔。
  姜岩的家里人,就是陆媛。姜岩听着就有些刺耳。虽然那一次在凯旋宾馆,他没有抓着真凭实据,他总是觉得梁健和陆媛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说:“我只是不想工作出现什么问题。”
  日期:2015-04-08 1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