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1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肖远的话也没错。车小霞跟以前清秀、苗条的样子大相径庭,即便说有天壤之别也不为过。肖远酒后吐真言,为车小霞打抱不平,也是抱怨组织部不人性的加班制度和不正之风。但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车小霞的面子。每个人都是要面子的,更何况,如今的车小霞格外脆弱。肖远的话虽是为车小霞打抱不平,但从另一方面也否定了如今的车小霞,无论是和他人比较,还是和以前的自己比较,否定终究是伤人的。

  车小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内心翻江倒海。这句话又勾起了那一天在溪镇的不愉快记忆,在溪镇,梁健也说到了她的长相问题,真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车主任,当时真是又清纯、又漂亮……”喝了酒的肖远,还想高谈阔论,被凌晨一把捂住了嘴。但凌晨虽捂住了肖远的嘴,却捂不住车小霞的步子。车小霞涨红了脸刷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起包就走!
  五个男人面面相觑,如此深更半夜,担心车小霞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姜岩看一眼肖远,说:“你闯祸了!”
  肖远也是目瞪口呆,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怎么办?……我说的也是实话么!”
  梁健说:“姜岩,晚上辛苦你了。车子给你用,我们想办法回去,你去追车小霞,把她安全送回家,然后给我回个电话!大家以后在小车面前说话,都要注意了!”
  姜岩说:“好,那就这样吧。”
  李菊看到梁健和干部科的灯已经熄灭,心想,梁健带领的干部科工作效率怎么翻倍了?正这么想着,朱庸良打电话给她,让她过去。
  一推开门,李菊就注意到了朱庸良铁青的脸。李菊问:“朱部长,干部科怎么都走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朱庸良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这个梁健作为组织部的副部长毫无组织纪律,毫无部门规矩,目中无人,自作主张,这样的人如果继续留在组织部,将是组织部的灾祸。”

  朱庸良说的义愤填膺,但李菊心里却禁不住暗暗佩服梁健的勇气和胆略,只可惜,梁健是他们的死敌,敌人越强大,威胁也就越大。
  李菊说:“朱部长,你上次跟我说的事,需要马上行动吗?”
  朱庸良说:“我找你来,正为这个。你看看,能不能让姜岩替我们做事?”李菊转了转眼珠,又回想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我想到一个好办法!”
  朱庸良听她细细说来,很满意:“这个办法好!你赶紧给姜岩打电话。”
  姜岩接起李菊电话的时候,正跟在奔跑的车小霞身后。
  “姜科长,你在哪里啊?”电话里,李菊的声音没有平日里的嚣张气息。
  姜岩不想说车小霞的事,只淡淡说:“在回家路上。”
  李菊假装诧异地道:“姜科长,你们怎么都走了啊,朱部长可是很生气呢!”
  姜岩有些愣了:“朱部长为什么要生气?”
  李菊见第一句话奏效,就说:“因为你们没通宵值夜啊!作为干部科的科长,姜科长你不是不知道,部里有规定,凡是第二天有重大事情,前一天都需要通宵值夜啊!”姜岩一听,心想:关于这事,梁健不是与朱部长沟通过了吗?怎么朱部长又生气呢,就急着说:“这事梁部长已经跟朱部长汇报过了啊!”
  李菊编道:“哪里汇报过了啊,朱部长压根不同意。刚才,听朱部长说,梁部长跟他汇报的时候是说你们科室坚持要回去,他才让你们回去的!”
  姜岩心里一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这一切都是梁健的主意,也因为他这不合常规的关怀,科室的同志们才对他感恩戴德,怎么到了朱部长那里却倒打一耙,说是科室的意思呢?他这不是摆明了坑我们么?
  姜岩带着满腔疑惑,说道:“不是这样的,是梁部长坚持要科室同志回去的,为了这事,当时我还和他争执了呢!”
  姜岩果然上钩了,李菊欣喜,不过语气依然淡淡的,甚至有些不满:“可朱部长说,梁部长说是你们科室坚持要回去!”
  姜岩心中烦乱,看起来这事梁健是不怀好意。他很后悔没有随梁健一起去向朱部长汇报,以至于现在如此被动。想到朱部长对组织纪律的严要求,若是朱部长相信梁健所说,那一定对他这个干部科科长非常有想法。在官场,领导的看法就是官途的电梯,他可以让你上,也可以让你下。特别是组织部,朱部长的看法决定了他今后的人生是晴空万里,还是乌云一片,想到这,姜岩对梁健恨得牙痒痒,前段时间因为陆媛而起的敌意,此时也如阴沟里的水,全部泛滥起来。

  姜岩有些焦急地澄清:“李主任,这里面有误会!麻烦你一定要跟朱部长解释一下,这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全是梁健一人的意思。”
  李菊不紧不慢:“姜科长,如果真有误会,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回部里一趟吧,我有事情跟你说,你正好可以将功补过。”
  姜岩说:“好,但是……”他看到前面“噔噔噔”跑着的车小霞,心想,自己总不该丢下她不管吧?
  李菊电话中问:“但是什么?”姜岩灵光一闪,说:“没什么,我会和车小霞一起回来。”李菊问:“车小霞?”印象中车小霞办不了事,她现在需要的是姜岩,但她只说:“那好吧,你们注意安全。”
  姜岩挂断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赶上去拦住了李菊。李菊左冲右突,想要冲破姜岩的阻拦。姜岩有些心烦,大声喊道:“车小霞,你恨不恨梁健?”他这也是灵机一动,对车小霞对梁健的看法其实并不清楚。没成想,歪打正着。
  车小霞一惊,停了脚步,想起梁健在溪镇时对她的评价,又想起这次肖远的话,就说:“恨,我恨死他们了!”
  姜岩就说:“我跟你说,梁健为了自己能早点回家,竟然跟朱部长说我们干部科的同志坚持要回家,你说他是不是用心歹毒?如果有机会,你想不想报复?”
  车小霞语气坚定:“想,我要让他也尝尝痛苦的滋味!”
  姜岩心下开心,说道:“是,这种人就应该遭报应。我现在要去一趟区里,你和我一起去,我们要让他好看!”
  车小霞苍白着脸,呆滞的眼中闪过不寻常的尖锐,说:“好,我听你的,马上回部里!”
  姜言不想节外生枝,没用周强强的车,而是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区委区政府大楼驶去。在车上,姜岩给梁健发了一条短信:“车小霞没事了!”梁健信以为真,以为他们已经安全到家,也就回家休息了。
  远远望去,偌大一幢区委区政府大楼,只有五楼组织部几间办公室的灯光依然亮着,在这深沉的夜里,显得苍白而突兀。
  姜岩和车小霞下了出租车,车子扬长而去,司机摇摇头,骂了句:“这些当官的,搞什么名堂,深更半夜不睡觉来这里,非奸即盗,真是用着老百姓的钱不心疼,灯光扎扎亮,浪费国家资源啊!”

  姜岩让车小霞先在办公室等候,自己去找李菊。
  李菊见姜岩来的快,挺亲切地说,“姜科长,你还是自己去跟朱庸良部长说明一下吧,这种事,自己说,效果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