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9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说嘛,马局长你现在要是还想搞她,那可真是抬举她了,自己也显得没品味。”顾美玉的这话一说,马小乐头皮一阵发木,心里道:那我现在搞你就显得有品味了?
  想可以想,但不能说出来。马小乐嘿嘿一笑,道:“顾主任你说得对,你看你有啥法子没有?”
  “当然有。”顾美玉道,“等上面再组织下来查妇科病的时候,我就让男医生来查她,然后就让人说她被男人给抠了。”
  “你可不一定,没准她田小娥还乐着呢!”马小乐道。
  “她乐有个屁用。”顾美玉道,“关键是让曹二魁难受,曹二魁难受了,他能让田小娥好受?!”
  “嘿。”马小乐摸了下耳朵,“顾主任,你可真是,咱这小南庄村,可被你玩得团团转了!”
  “啥团团转呐,也就是男女间那点破事。”顾美玉道,“我这妇女主任,就这么大点能耐,能干好这也不错了。”
  “好好。”马小乐边说边朝外走,“顾主任,晚上事你看着办,你的回答还令我满意。”
  马小乐走出去,直接出了村部,到街中心肉摊上找刘长喜去。
  太阳高高的,照得浑身热乎乎。刘长喜坐在肉摊前,被一把大遮阳伞罩着,瞧上去很惬意。
  “长喜,很自在么!”马小乐笑脸送上,掏出烟来。
  “哟,这不马局长么!”刘长喜一声冷笑,摆摆手,“别拿烟,我戒了。”
  马小乐心里顿时不快,可不能表现出来,“戒了好了。”说完,自己点了一根。
  “时运不错,又当局长了?”刘长喜嘴角一丝轻笑,抬手拿起剔骨刀在肉板上戳起来。
  “长喜,消息听灵通么。”马小乐觉着跟刘长喜讲和还真有点难度。

  “你是大人物,说把谁拿下就把谁拿下,有个风吹草动的,谁不知道。”刘长喜话一说完,自己掏了烟点上。
  “你不是说戒了么。”马小乐问。
  “我戒别人的烟,不戒自己的。”刘长喜很傲慢。
  马小乐忍住气,道:“长喜,我看咱们之间有点误会,该好好谈谈。”
  “谈啥谈。”刘长喜道,“这猪肉耽误了卖,那得自己贴本钱。”

  “你不是说肉都给订了么?”马小乐咬了咬牙根,“还愁卖不出去?”
  “谁订了?”刘长喜道,“没这回事。”
  “那我爹来割肉,你咋说都被订了?”马小乐有点忍不住了。
  “哦,你说马长根啊。”刘长喜哼哼一笑,“我就不想卖给他。”
  马小乐觉着脑门一热,有点发懵,这刘长喜也太过分,竟然嚣张到了这份上,还能再忍么?
  恰好,徐红旗他们跑过来了,“马局长,到这儿看看来了?”原来顾美玉回到大办公室,把马小乐出来的事跟徐红旗说了,徐红旗说得赶紧过去,那两人谈不到一起准得吵起来,没准还会动手呢。

  徐红旗一看马小乐脸色,忙将他拉到一边,“你别跟刘长喜那小子一般见识,现在他跟以前不一样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再说了,你现在的身份是啥,跟他搅和起来,吃亏的肯定是你啊,你能占到他啥便宜。还有,万一他要是耍起无赖,到你单位去闹腾,那也是个麻烦事。”
  被徐红旗这么一说,马小乐清醒了些,的确是那么个道理。可是马小乐又觉得心里憋屈,感觉以前和刘长喜关系还是挺不错的,现在他这么嚣张,差不多就骑在头上屙屎了,难道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马小乐想到了身份,身份真那么重要?就为小小一副局长,却遭这么大气,自己也倒算了,还有爹妈呢,如果这次被刘长喜给气了,对两位老人也是个不小的打击,自己儿子还是局长呢,到村里还是被踩倒撒气!
  “局长算个屁!”马小乐暗道,“我不当局长又怎么了,照做我的生意去,有谭晓娟当后腰呢,还有,闹事怕啥,公『安』局也有人罩着,甄有为他能不帮忙?”
  想到这里,马小乐捋了捋袖子,指着刘长喜道:“长喜,今个把话跟你挑明了,你是受了挑拨!我根本就没日姚晓燕!这事肯定是跟曹二魁有关,我和他有过节,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是他家里人说我日了你女人,你要是再相信,那你就是猪托生的,没长人脑!”
  马小乐这算是在骂刘长喜,是人都听得出来。
  刘长喜当然是着急了,扔了剔骨刀,提了剁骨刀要劈马小乐,“我他娘的今天非劈了你不可!”
  徐红旗和高得胜他们当然不会让刘长喜过去,上前把他抱了个结实。
  “你别跟我耍横!”马小乐早看清了脚下有几块石头,只要刘长喜冲过来,就先用石头把他撂倒,“刘长喜你听着,这事你清醒下来好好想想,关于我搞你女人的事,是谁传出来的!告诉你,你入了曹二魁的套,他把你拉到他那边跟我作对,到最后吃亏的是你,他在一旁尽看热闹!”

  “我不管,反正有那个影儿,还有,是你搞得鬼把我的村长撤了是不?”刘长喜也是脸红脖子粗。
  “就是我撤你的村长咋得了?”马小乐已经不顾忌啥了,“你他娘的就该这个下场,先前我不当局长你又怎么一副嘴脸了,和曹二魁落井下石的时候,你想过我会咋想了么!”
  正吵着,姚晓燕回来了,她骑着自行车老远就看到肉摊前围了一堆人。
  “姚晓燕,正好你来了!”马小乐冲姚晓燕大喊道,“你说,我啥时日过你了?”
  姚晓燕被这么猛地一问,脸涨得通红,“没,没那回事。”

  “刘长喜,你听,你女人的话不相信,你还信谁的?”马小乐叫道,“乡亲们,我马小乐敢作敢当,我没日过刘长喜的女人姚晓燕,我日过曹二魁的女人田小娥!田小娥还说曹二魁不中用,跟我没法比,我弄得他最舒服!”马小乐这么说,是故意往曹二魁头上扣屎盆子,他就是要使劲扣。
  虽然曹二魁没在场,但马小乐知道,他肯定能接着。“告诉你们,曹二魁的女人不止被我日过一次,在他家小店里日过,在果园里日过,在河边也日过!这事我是做了,我承认,不过为啥做你们得给我做个见证!”马小乐看看大家,道:“以前我跟曹二魁闹仗的时候,他可是说过我是软蛋,只要我不绑筷子,她女人就给我日,有没有这回事?”
  人群有人哼哼起来,说是有这么回事,在赖顺贵家门口。
  “对,是在赖顺贵家门口!”马小乐道,“就曹二魁那德性,我不日他女人就对不住我自己!”
  马小乐说完,对刘长喜道:“结果你倒好,当村长脑袋发热不管用了,被赖顺贵一挑拨,还真就入了他的套。”
  刘长喜也将信将疑起来,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不能服软,要不显得自己真是有头无脑了。“马小乐你别以为声音大就有理。”刘长喜道,“各人做过的事心里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