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1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要回家啊?”
  她说:“我来那个。”
  我说:“靠,真扫兴。”
  她说:“不过,我还有这个呀。”
  她扬了扬手:“你那么听话,我就让你高兴呀。”
  我高兴的点点头:“好啊!那我们找个窝,开始吧。”
  突然响了。
  我看了看,一个陌生的号码,打错了吧,我挂掉。
  可是挂掉后,又打了过来。
  我接了。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声:“喂,你在干嘛,微信也不回复我?”
  是殷虹。
  我说道:“是你呀,我在逛街呢,没看。”

  她说道:“哦,你在逛街啊。”
  我说:“对,你有什么事呢?”
  她说:“我在外面,一个人坐着,喝饮料,想找你聊聊天,你有空吗?”
  我看了看谢丹阳:“这个,这个。”

  妈的,怎么能不去,不是为了所谓的美色,我是为了干掉霸王龙。
  我说道:“我去。你等我。”
  殷虹说:“我发地址到你。”
  我说:“好。”
  挂了电话后,我抱歉的对谢丹阳说道:“抱歉,我,我要去那里一趟。”

  谢丹阳问:“哪里?”
  我说:“一个朋友那里。女的。”
  谢丹阳冷淡的说:“哦。”
  我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谢丹阳说:“你说吧,我都相信你。”
  我说:“我最近查一个事情,接触了她。就那么样子。”
  谢丹阳说:“那你去吧。”
  我抱了抱她:“不开心了啊。”
  她说:“没有不开心。”
  我亲了她的脸一下:“好了,我改天请你吃饭赔罪。”
  她说:“忙,反正你就是忙,哪有时间请我吃饭。”

  我说:“好了我会有的,那我先走了哦。”
  她也亲了我一下:“那你自己小心。”
  我对她挥挥手,然后走去打的。
  我自己小心。
  的确要小心,万一殷虹是已经知道了我身份,找人抓我起来呢?
  我决定等下过去好好看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按着信息上的地址,过去了,一家江边的咖啡店,不大。
  我在外面转悠了几圈,看了一下,没什么异常的人物,然后进店里,进去就东张西望看了一下,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
  然后上楼,殷虹就在楼上靠窗边的可以看江边夜景的位置。
  我过去后,坐下,说:“晚上好。”

  她对我笑笑:“晚上好。”
  我奇怪问:“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吗?”
  她靓丽的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遮住了眼睛。
  她无奈笑笑,然后摘下眼镜给我看看,然后又戴回去。
  我看到的是,左眼上,青黑色的,看样子,是被狠狠揍了一拳的。

  我问道:“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她苦叹一声,说道:“我有男朋友的。”
  我说:“呵呵。”
  她问我:“你会不会听着,感到很失望?”
  我说:“有一点。他打你了?”
  霸王龙肯定打了她。
  殷虹点了点头:“他经常打我。”
  我说道:“为什么呢?”

  殷虹说:“他脾气不好。”
  我问:“为什么不离开呢?”
  看来,今晚她被打了,难受,找我来,坦荡心扉,找个自己喜欢的人来说一说心里的苦闷,这是人之常情。
  殷虹叹气,说:“离开不了。他会杀人。他是黑社会的老大。”
  我说:“那你要怎么办?”
  殷虹说:“只能这样下去。”
  我说:“你离开了,难道他还能找得到你?”
  她说:“那我家人呢?”
  我说:“全部离开!”
  她说:“哪有那么容易?我家人那么多,我能都带去哪。这里很大,可也很小,除非出国。我能带的走一家人么?”
  我说:“那,如果干掉他呢!不动声色的干掉他,让人都不知道是谁弄掉他。”

  殷虹问我:“你说找人干掉他?那更难了,他身边全是人,都很能打。”
  我说:“用正道途径干掉他,搜集他不法行为证据,然后弄到丨警丨察,让丨警丨察解决他!”
  殷虹把墨镜拿下,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问我道:“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怕的样子呢?”
  我说:“因为,因为。”
  我开始发挥我的演技,然后,用我最深情的目光,告诉她:“因为,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你了。”

  她有点娇羞的低了低头。
  我对着她说道:“你别怕,无论怎么样,我都站在你这一边的。我们一起去对付他,去承担!你觉得呢?”
  殷虹看了看我:“谢谢你,可是你不能卷进来。”
  这个女孩,心底里还是挺善良的。
  我说:“我不怕的。”
  她说:“很危险。”
  我说:“为了你,值得。”
  说这个话的时候,我还伸手握住了她滑嫩的手。
  殷虹的手被我握住的时候,有点微微颤动,想要抽出,但是不是很抗拒,我就顺其自然的紧紧握住了。
  我说道:“你不要害怕,我们想办法,一定能让你逃离魔爪的,到时候,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选择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去寻找你的幸福,我都不会阻拦,可首先,你要逃离他的魔爪啊。”

  殷虹感激的也紧握住我的手:“以后的日子,我不敢多奢望,可是,我们真的可以吗?这么多年,他就像一个噩梦,挥之不去。每天,我让他辱骂,殴打,我不敢想逃过。我怕他找到我,杀了我,杀了我家人。”
  我说道:“埃德蒙·柏克说过:“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不要做沉默的羔羊,不要沉默,不要做软弱的羔羊,你想想看,你要这样下去一辈子吗,让他打你骂你,毁掉你一辈子吗?哪怕再给你很多钱,又有什么用呢?再说,将来如果他有一天被抓,你将也会被毁掉!懂吗?”
  殷红摇着头:“我已经过够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生活了。哪怕没钱,我都无所谓,我只求不要再过这样的日子!”
  我继续给她煽风点火:“你看,他最多只不过把你当成一个工具,你连一条狗都不如,他想打你打你,想骂你骂你!你看,你是狗!你愿意做一辈子的一条狗吗!以后,让你吃屎你也吃屎,你有钱,又有什么用,你有自由吗,你爱他吗?你这辈子还想嫁个你爱的人吗?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拼一把,有赢的机会,翻身了,你就过上了人的日子,如果你愿意继续这样,你这辈子,真的真的,还不如没活过!”

  殷虹两行眼泪流下来。
  我说道:“来,我们想想,我也有一些在一些厉害部门的朋友,我们策划一下,我们怎么干掉他,你觉得怎么样。”
  殷虹鉴定的点点头!
  我叫了一杯红葡萄酒,我自己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