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媛看着姜岩一脸的愤慨、沮丧和失望,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但她终究不肯示弱,只淡淡说道:“姜岩,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清楚!你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当初就不应该来找我!你说的对,如果我对梁健还有感情,当初我又何必离婚!我既然离了婚,我就不会再对他有任何幻想。但是,他毕竟是我前夫,而且在离婚这件事上,你最清楚,是我愧对于他!他用一个陌生号码发短信来说在这里见面,有事情和我说,我不可能不来。毕竟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不知道他有什么事,便来了。至于为什么把短信删了,为什么说和王巧玲在一起,可能是我想多了,我只是不想你多心!而且这种事情有时候越抹越黑,我不想过多解释!”

  姜岩看陆媛一脸淡定,且说的合情合理,再加上梁健并不在这里,微微沉吟道:“难道这真是别有用心的人设计的一个圈套?只是,会是谁呢?又有什么目的?”
  陆媛不想在这个是非之地多做停留,看姜岩不再纠缠自己,便说:“我们走吧!”
  姜岩抬头盯着陆媛,深情款款的目光深处依然疑虑重重,他缓缓说道:“陆媛,我还有一事不明。上次我问过你,五月十八日,你是不是在凯旋宾馆?那天,是不是也是在这间房间?”
  陆媛心里惊涛拍岸,却只是缓缓吐了口气说道:“姜岩,我记得我已经解释过了。那天是和王巧玲在一起!不信,你可以打电话跟王巧玲核实!”
  “跟王巧玲核实?这有用吗?”姜岩想到先前打电话给王巧玲,王巧玲还煞有介事地说陆媛和她在一家新开的茶馆喝茶,就气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地喊道,“她还不是和你串通一气!”
  陆媛一听,也涨红了脸说道:“姜岩,我是你的老婆,如果你一定要把我想的那么不堪,那么随你便!”
  姜岩看陆媛发火,心里微微有些不安,毕竟他没有证据,而且这件事的确处处透着蹊跷,他也不想冤枉陆媛,只是因为牵涉梁健,心里总是觉得不定,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你知道我爱你,很在乎你,但是我也不是卑鄙小人,你对我说,你对梁健已经没有感情了,我们俩才冲破重重阻碍走到了一起。/当时,我是干部科科长,梁健是乡镇无名科员,如今,梁健当了领导,还是我的直接分管领导,你是不是觉得他比我出息了,所以对他的感情又死灰复燃了?”自从梁健当了组织部领导后,这番想法就成了姜岩心上的一颗小芽,每次看到陆媛神思不属的时候,这小芽儿就想冒出头来。这种惴惴不安的感觉真不好,所以,借着这件事,姜岩总算把这想法说了出来,心里忽然就轻松了。

  和梁健分手的时候,有人说陆媛是看中了姜岩的干部科科长身份,如今,梁健翻身了,姜岩又来问她同样的问题。她心里微微苦涩,难道我在别人眼里,就是这么势利的女人!深深的挫败感,让她发起狂来:“姜岩,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你的老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来开门,扭着屁股“噔噔噔”出了房间!
  姜岩坐在那里,有些茫然,想着陆媛的那句话,忽然有些愧疚。无论如何,她是自己的女人。忽然一个念头冒上来:如果她要跟我离婚怎么办?这念头让他像屁股着火一样猛地跳起来跑出了房间,边跑边喊:“喂,陆媛,你等一等!”
  她是他整个大学时代的梦想,那些青涩而精力旺盛的日子里,她是他心中不变的梦。如今这个梦忽然变得复杂起来,也染上了淡淡的失望,他忽然不知道该把这梦继续做下去,还是立刻醒来……
  在宾馆大门对面,李菊终于等来了姜岩和陆媛,她看着他们相继出门,姜岩去拉陆媛的手臂时,被陆媛一把甩开!陆媛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人,姜岩追着那辆车,拉着把手不放。.姜岩被车子带了一下摔倒在地。出租车停了下来,姜岩从地上爬起来钻入了车里。
  出租车开走了。
  李菊在车里看着外面如默剧般的场景,有些纳闷:“这又是演的哪一出?”一切,离她预想的效果太远,她一时还回不过味来。只有浓浓的失望在胸腔里翻腾。

  这时朱庸良的电话又打进来:“怎么样,这戏够精彩吗?”
  李菊有些尴尬,不知如何开口,深吸了口气答道:“他们刚走,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朱庸良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有些冷:“这么说,没效果?”
  李菊颓然道:“嗯,好像是这样。”
  朱庸良一阵失望,不过他很快想到了应对策略,说道:“也不打紧。我刚接到通知,后天要进行干部推荐。万康副书记要做推荐说明。梁健是刚上手的分管部长,只要稍稍出些纰漏,就有他受的。万康副书记眼里容不得沙子,到时候肯定会提出来,说梁健不适合分管干部。呵呵,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我们赶紧投入到下一场战役中去吧……哈哈哈……”

  李菊说:“我明白了!”
  梁健出了凯旋宾馆,赶紧打电话给方羽。问道:“方羽,你在哪里啊?”
  方羽语带焦急:“梁部长,你总算是回电话了,我在赶往凯旋宾馆的路上。”
  梁健问道:“你去凯旋宾馆干什么?”
  方羽拍着胸口,说:“你不是不接我电话吗?梁部长,你知道吗,我都快急疯了。对了,你那边怎么样?你看到我的短信了吗?你没去吧?”

  听到方羽急切的关心,梁健心里涌上一阵暖意。.今天若没有方羽提醒,后果肯定不堪设想。看姜岩急红了眼的样子,一定少不得一顿拳脚相加!打一架倒是小事,既然这是有心人故意设置的圈套,串通媒体,炒作一番,那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梁健连标题都帮想好了:“副部长勾引下属老婆,捉奸在床大打出手”。作风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机关里,男女关系是常事,只要这种男女关系隐藏地下,谁都不会来管你。但这种关系一旦破土而出,被拉到了台面上,那么其杀伤性极大。我们党是不会容忍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领导干部有升迁空间的。历数那些被抓出来的贪官污吏,哪一个的罪状中没有糜烂的男女关系?

  想到此,梁健有些不寒而栗。所以,特别感谢方羽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梁健说:“我请你喝咖啡怎么样?”
  方羽说:“行啊。我也正有话想对你说。”
  梁健让驾驶员把车子开到城西的一家咖啡馆。这家咖啡馆去得多为小资人群,政府机关的人去得少。即便真被人看到,与同事喝一杯咖啡,也没有人能够说三道四。
  咖啡馆中,没有包厢,好在这个时候人不是特别多。有一个外国歌手,拿着吉他正在唱一首yesterdayoncemore。中文名叫做昨日重现,是一首老得不能再老的情歌了。不过,她略带沙哑的声音听来却娓娓动人,让梁健不由记起了往日情愫。
  这几年镜州经济在全省算不上特别发达,但也小有发展,这一点从外国人不停涌入这座以休闲为品牌的城市,就可以看出来。

  咖啡馆的门,“叮”地一声响。梁健抬头,看到一身休闲服饰的方羽略显焦急地走了进来。梁健举起手,朝她挥了挥,方羽看到他,嫣然一笑,快步走了过来。方羽走路,仿佛踮着脚尖一样,看起来特别好玩。今天她穿着牛仔中裤,把她不瘦不胖、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无疑。梁健更深切地体会到,方羽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机关人,她是那种超然物外、无所担忧的女孩子。说得好听点,也许是清纯懵懂,说的难听点,也许是没心没肺。

  自从晚上收到方羽的短信,又听她说正急匆匆赶往宾馆营救自己,梁健对她的想法微微有些改变,也许她也有在意的东西。难道,她在意的就是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