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9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好!”庄重信答着,对霍爱枝道,“一桌就一桌吧,让小杜回去休息吧,你留下,跟我陪马局长和她同学到招待所打打牌。”
  杜小倩说不着急,把马局长送到招待所再走。
  路上,杜小倩走到马小乐身旁,悄声说道:“马主任,刚才接你同学的时候,她说你打小就喜欢摸人家?”
  “听她瞎说,她才是呢,打小就没个正经。”马小乐道。
  “马主任,那你今晚可要遭殃了。”杜小倩说完呵呵地笑了。霍爱枝听到笑声,问笑啥。杜小倩说想起酒桌上冯乡长的样子就好笑,不能喝偏逞强,结果自己先下了面条,滑到桌底去了。
  几个人哄笑起来,庄重信说不提他,整天老资老辈摆架子,又仗着吉远华撑腰,简直不得了了。
  “庄书记,他那样你别往心里去。”霍爱枝道,“他再过一年还不退呐,你还早呢!”
  “事是这么个事,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庄重信道,“马局长,你瞅个机会,看有啥好搞的,到咱乡里来弄弄,我给你提供方便,得把冯义善给比下去,杀杀他威风!”
  “那你放心,只要有项目,绝对先从你这儿来。”马小乐道,“也算是为咱乡里做点贡献吧。”

  一行五人到了招待所,要了两间房,马小乐一间,陶冬霞一间。不过因为要打牌,都先到马小乐房间去。
  杜小倩跟在最后头,仔细观察着陶冬霞,发觉她春意荡漾,便拉拉马小乐衣角,小声道:“马主任,今晚你留着门,你同学保准推门进来。”
  “算了,瞎说啥?”马小乐停下来,“小倩,是不是还想再被我压压?”
  “不了不了。”杜小倩连连摆手,“让你压一次,管好几天,得好好歇歇。”

  “两人嘀咕啥了?”庄重信回头道,“小杜,回家早早休息,今晚你也喝了不少。”
  “这就回去。”杜小倩很听话,逆来顺受的性格,而且似乎不存在逆来,反正一般事情都能接受。她跟着来招待所,无非是想多和马小乐呆会,一种感觉而已,她觉得,马小乐彻底降服了她。
  杜小倩走了,庄重信让霍爱枝去找两副扑克来。马小乐还真要打牌?霍爱枝说那当然是要打的。说到打牌,霍爱枝知道,打牌是假,有节目才是真。
  陶冬霞不知道,推说头晕,想早点休息。马小乐寻思着,庄重信可能有啥想法,想成全他,便对陶冬霞说头晕打牌最好,开动开动脑筋就不晕了。见马小乐这么说,陶冬霞也只好答应。
  牌局开始前,庄重信说为了提点兴趣,输牌方要表演节目。庄重信这么说,是想给马小乐机会,让马小乐占陶冬霞的便宜。
  “庄书记,啥节目?”马小乐问。
  庄重信看了看陶冬霞,道:“不管啥节目,反正不是坏节目,为了不累男女搭配,我和霍爱枝对门,打八十分。”霍爱枝一听,到庄重信对面坐了。马小乐和陶冬霞也对面坐定。
  规矩是这么定的,很简单:被升一级,表演一次。
  “那不是谁都要表演节目嘛。”陶冬霞笑了,“不让别人升级,是很难的。”
  “那就看表演多少了嘛!”庄重信笑道,“表演一次和表演十次,那可是不一样的。”
  “节目还会升级的嗫?”霍爱枝抬手挡了下嘴,呵呵地笑了。
  “好了好了,废话少说,开战!”马小乐带头抓牌。
  牌抓完了,马小乐看了看陶冬霞,陶冬霞摆出了苦瓜脸来。“看来不行嘛。”马小乐嘿嘿一笑,“冬霞同学,要振奋起精神来!打对门,牌花不重要,关键是技术。”马小乐说完,亮主了。
  “马局长,别说得好听,技术是软实力,牌花是硬功夫。”霍爱枝不太好意思地说道,“相比较而言,还是牌花比较重要。”
  马小乐一听,看看庄重信,哈哈大笑:“庄书记,霍大姐这么说,是想你牌花好,咋样,行不行呐?”

  “绝对行!”庄重信对马小乐使了个眼色,“你霍大姐最佩服我的牌花!”
  说归说,牌得打。庄重信为了打开了局面,主动弄了几个失误,结果被马小乐升级。“哎呀,这么怎么好,上来就输了!”庄重信感慨道,“霍爱枝,虽然是咱们的地头,可也不能耍赖皮,来,以身作则。”庄重信站起身来,霍爱枝也站了起来,两人一伸嘴,“啵”地一声亲了一个,尔后庄重信说道,“真香!”霍爱枝接着说,“真甜!”接下来,两人异口同声,“那就再来一个!”说完,又是“啵”地一亲。

  “下个节目是啥?”陶冬霞张嘴大笑。
  “下个节目不亲了。”庄重信笑道,“下个节目动手!”
  “那再下个节目呢?”马小乐乐呵呵地问,“还动啥?”
  “动脚呐!”霍爱枝笑道,“动手动脚么!”
  “哦,哦……”马小乐不住地点头,“那手脚动完了,该不会是脱衣服吧?”
  “那是!”庄重信道,“别老是问,到时就知道了!”
  陶冬霞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又问,“怎么脱嘛,这么多眼睛。”
  “哪儿那么多!”霍爱枝嘿嘿一笑,“妹子你放心,不会让很多人看到的,要看也有对门的看!”
  陶冬霞“哦”了一声,似懂非懂。马小乐也不太明白,反正就是这么点事儿。

  接下来,庄重信和霍爱枝又输了。两人站起来,走到一起。庄重信说:“呀,妹子,两年没见,个子高了、屁股翘了、胸口冒了,就那肚皮小腰却瘦掉了。”接下来是霍爱枝的表演,她扭捏了一下,红着脸说道:“哎,哥呀你瞎说,黑灯瞎火那看得着!”庄重信嘿嘿一笑,“妹子,黑是黑了点,但哥手上却亮着呢!”说完,上前一步,伸出两手在霍爱枝身上摸了起来,先摸头,“瞧,妹子,你说是不是,长高了!”说完又摸屁股,“是不,屁股翘了。”……

  一番表演下来,马小乐看得哈哈大笑,陶冬霞也捂着肚皮笑“咯咯”个不停。
  “让你们笑!”霍爱枝一屁股坐下来,装作很气愤的样子说道:“等会你们输的时候,看你们咋办?”
  马小乐歪嘴一笑,“霍大姐,你放心,我和陶冬霞也绝不耍赖!”
  接下来,不知是谁故意,反正马小乐和陶冬霞输了,连输好几把,亲亲摸摸的变着花样也表演了好几回。
  庄重信和霍爱枝也没闲着,隔三差五也来一次,算是让马小乐跟陶冬霞休息休息,调节一下。
  最后,几乎没出啥意外,马小乐和陶冬霞输到了脱衣服表演。
  “庄书记,这,这可怎么脱?”马小乐道,“要不你跟霍大姐先做个示范?”

  “别了!”霍爱枝拍手笑了起来,“我们指导,你们照做就可以了!”
  马小乐看看陶冬霞,玩到这份上了,陶冬霞一点也不含糊,“来嘛,怕啥,怎么个做法?”
  听到陶冬霞这么说,马小乐心里可不太得劲,不管怎么说,他不太想让庄重信看陶冬霞脱衣服,至于他自己,无所谓,霍爱枝喜欢看就看是了。
  “你们到套间去!”霍爱枝异常兴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