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0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说:“刘德华太老,又没空陪家人,太帅,太有钱,受到外面的诱惑太多,怕受不住。太有名气,媒体天天跟着,活着太有压力。我妈说的。”
  我说:“靠!你妈真无聊。”
  谢丹阳说:“为我的婚姻操碎了心。”
  我说:“郭德纲他考虑吗?”
  谢丹阳说:“没有。说生出来的孩子不好看。”
  我笑了:“哈哈,你妈太有意思了,话说,我觉得你年纪也不是很大啊。”

  谢丹阳说道:“你是不知道女人的危险年龄。”
  我问:“什么危险年龄。”
  谢丹阳说:“女人到了二十五岁,就越来越贬值,因为容貌越来越老。就越来越担心。好多女人过了二十五,就自降要求条件,以前想都不想的四十岁的,比自己大十几岁的,都会考虑在范围之内了。”
  我说:“唉,都难。”
  提着脑白金,上楼,举步维艰,走到了她家门口,然后按门铃,她按的。
  开门的是她妈妈,高高兴兴的喊着宝贝女儿迎接进去。

  然后一眼看到我,当即脸色不好看。
  我呵呵了一下,陪着笑脸叫道:“阿姨好。”
  她哦了一声。
  也不叫我。
  谢丹阳拉了我一把:“进来呀!”
  我进去,换了鞋子。
  谢丹阳的父亲正在看电视。
  看到我进去,谢丹阳父亲看到我后,也不甩我好脸色。
  嗯,我理解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准女婿,身家几百万,到处出去吹嘘了一阵时间后,结果被戳穿了,那种惨烈难受的心情,从高楼楼顶掉到地上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进去后,叫了一声叔叔。
  他也哦了一声。
  然后我把脑白金放在桌子上,他看也不看。
  谢丹阳妈妈叫道:“吃饭了。”

  进来就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我哎了一声,谢丹阳笑着看看我,然后拉我过去。
  可我过去后,看到谢丹阳妈妈拿着碗筷上桌,桌子上只有三副碗筷,当即,我脸色马上不好看了。
  靠,妈的,这不明摆着欺人太甚吗!
  都已经做好饭菜,看到我进来,上碗筷还故意只有三副!
  谢丹阳看我脸色不好,拉了拉我的手臂示意我不要生气,小声对我耳边说道:“他们是在考验你,考验,考验。平心静气,平心静气。”
  凳子也只是三个。

  谢丹阳让我坐在了她平时坐的位置,然后,谢丹阳自己拿凳子,碗筷。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都不说话,只有谢丹阳,笑着给她父母打汤什么的。
  然后她推了推我,示意我帮忙打汤。
  我不情愿,但还是要做,我站了起来,打汤什么的。
  谢丹阳父母却不会太感激,依旧冷冰冰的。
  然后,谢丹阳拿着她刚才买的一瓶酒出来开了,然后拿了几个酒杯,给我们倒酒。
  接着,推推我,让我道歉。

  我举起了酒杯,看着谢丹阳父母道:“叔叔,阿姨,我上次做的,全是我的错,其实,我真的是为了娶到丹阳,也许我的手段太过分了,太阴险了,但我爱丹阳的心是没变的,我不祈求你们两老能那么容易消气,可是,我今天来,是真诚的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的过错,就算不原谅,也不要那么气了,气坏了身体怎么办。好吧,我自己先干了,对不起。”
  然后我一饮而尽。
  但是谢丹阳父母却不为所动,还是谢丹阳软磨硬泡的要他们喝他们才抿了一点。
  谢丹阳对她父母说道:“爸爸,妈妈,张帆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你们就原谅他吧。我和张帆,是真心的相互欢喜,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他,因为他家里穷,可他对我真的很好,所以,才想了那样子,让你们伤心了。但是爸爸,妈妈,如果我嫁人,我嫁不到一个我爱的人,我也不会嫁的,你们逼我,我宁愿离家出走,去自杀,我也不嫁。”
  一听要自杀,两老慌了,谢丹阳妈妈说道:“呸呸呸讲什么呢你!”
  谢丹阳有点倔强的说道:“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
  谢丹阳妈妈说道:“呸呸呸,不许乱想!”
  谢丹阳父亲说道:“唉,你这孩子,就不让我们省心!”
  谢丹阳父亲又看看我,然后说:“吃饭吧,吃饭。”
  然后他拿起酒杯,喝酒。
  虽然没说什么话,但至少,气氛好了一点点,他们两老,有些无奈的被逼着承认了我的存在。

  吃过饭后,谢丹阳洗碗,和她妈妈洗碗做卫生。
  我坐在了客厅,和谢丹阳父亲看电视。
  谢丹阳爸爸问我道:“今天没上班?”
  他主动和我说话了。
  我呵呵了一声,说:“是啊,今天休息。”
  他哦了一声,然后说:“丹阳喜欢的人,我们不应该反对才是,可是你,你,你就算家里穷,没钱,条件不好,这些都算了,你也要作风正派一点啊!你在外面,名声也不怎么好,我们也见的。”
  我说:“嗯,对。”
  他说道:“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最好不说了,你尽量好好对丹阳吧。可怜的孩子。”
  看他一副绝望至极的表情,真是好像把谢丹阳送进了牛魔王的手中。

  我不再说什么,因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会儿后,谢丹阳忙完了,然后出来,用纸巾擦手,然后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谢丹阳爸爸看看谢丹阳,问道:“去哪儿?”
  谢丹阳说:“送走张帆。”

  谢丹阳爸爸哦了一声。
  谢丹阳妈妈问:“还回来睡觉吗?”
  然后她看看我。
  谢丹阳说道:“再说吧。”

  谢丹阳妈妈说:“回不回,在哪睡,都给妈妈打个电话啊。”
  他们已经绝望的默认了我们的关系,没办法了,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和他们道别后,出了外面。
  然后和谢丹阳走出小区,走在街上,谢丹阳把手握住了我的手,说道:“吃饱了吗?”
  我说:“吃饱了。”
  谢丹阳说道:“是不是每次和我爸爸妈妈吃饭,都让你那么痛苦难受?”

  我说:“你知道就好,所以啊,求安慰。”
  谢丹阳说:“怎么安慰啊?”
  我说:“你说,还能怎么安慰啊。”
  她嘟嘟嘴:“不安慰。”
  我说:“不行。”
  她说:“你总是色色的哦。”
  我说:“那必须的,男人跟女人在一起,不色色的还能干嘛?你说你跟我在一起,你不也色色的。”
  她吃吃的笑笑。
  我说,“笑个屁,今晚,嘿嘿,你完蛋了。”
  谢丹阳说:“今晚不行了。”

  日期:2015-11-06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