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菊放下塑料盆,靠在门框上盯着过道出了一会神,忽然转身抓起塑料盆和电水壶,”噔噔噔”朝着盥洗室小跑而去。方羽心下好奇,悄悄跑出去,瞧见李菊正跟在干部科科长姜岩身后往盥洗室走。
  方羽纳闷了:什么?李主任抢着活干是为了和姜岩偶遇?可是,她平时跟姜岩关系也一般,这会又是怎么了?难道她看上了姜岩?这不能啊!姜岩都已经是二婚了!

  反正不关她的事情,方羽耸耸肩继续回办公室做事。
  李菊等的就是姜岩。/姜岩来到水龙头清洗自己的茶杯。李菊凑了上去,说:“姜科长,早啊!”
  李菊今天亲自来清洗东西,姜岩也颇觉诧异,他了解李菊的小姐脾气,平时这些小事粗活从来不干,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就笑道:“李主任,今天亲自洗东西啊?难得难得!”
  李菊听得出姜岩的调侃,也不放在心上,就道:“方羽在忙,就我来了!也替科室里的同志分担一下啊!”姜岩笑笑,不再多言,专注于洗刷茶杯。他的茶杯积了些茶垢,他在牙刷上抹了点牙膏,给茶杯刷牙。
  李菊说:“你干嘛洗得这么干净啊!”姜岩说:“我哪有李主任那样的福气,每天茶杯都有人洗得干干净净的!我们办公室,自己的事情都自己做啊!所以,想干净的话,只能自己动手。我这一洗,接下来一个月就不洗了!”
  李菊对于姜岩话中的调侃装作不懂,慢慢地清洗了杯子,又洗了抹布,给电水壶放满了水,侧过身见姜岩还在专注地清洗茶杯,笑着说:“姜科长,我好了,你慢慢洗啊!”
  姜岩说:“好叻。”
  李菊转身外走,忽然想到什么,又踅了回来,问道:“姜科长,你和你老婆真是好的蜜里调油啊,还去凯旋宾馆开房间,真是太有情调了!”
  姜岩听李菊猛然提了这么一句,甚觉突兀,转过身问道:“唉,李菊,你说什么?凯旋宾馆?”
  李菊很随意地说道:“是啊,几号来着,好像是五月十八日吧,你们夫妻俩是不是在凯旋宾馆过夜的?”
  听李菊又强调一遍,姜岩若有所思地看着李菊,心头莫名其妙地涌上一阵烦躁,抖了抖手中的牙刷,僵硬地说道:“五月十八日?我不记得了。”
  李菊有心没肺地道:“姜科长,你是不好意思吗?夫妻搞点小浪漫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是吧?先申明,我可不是偷窥你的隐私哦。五月十九日,朱部长有客人到镜州来,让我提前安排好房间,我看好房间出来,正好在五楼过道里看到了你老婆,陆媛,她刚从一个房间出来,我还听到她温柔地说:“拜拜”,我记得很清楚,她那天穿了一件青色的连衣裙,背影真妖娆。我当时就想,肯定是你们夫妻俩玩浪漫。不过,现在我又不肯定了,当时只看到个侧面,也许是我看错了,不好意思……”

  李菊赶紧捂住了嘴,逃也似的走了。而在姜岩听来,李菊越是要否认,他就越觉得蹊跷。心中满是狐疑:难道那个人真的是陆媛?她为什么会在凯旋宾馆呢?从没有听她说起过啊!那个在房间里和她说“拜拜”的人又是谁呢?难道她跟别人开房去了?
  一想到这,姜岩就如吃了一闷棍。整个早上心情特别不爽,李菊那几句“在五楼过道里看到了你老婆陆媛,她刚从一个房间出来,温柔地说拜拜”、“肯定是你们夫妻俩玩浪漫”在耳际不断回响。
  李菊有意无意地又在过道里晃了几次,每次都不忘在姜岩的办公室门口张望一眼,瞧见姜岩魂不守色的样子,不禁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心想,刚才那短短的几句话奏效了!
  方羽注意到李菊的不对劲,出入办公室的次数,明显比平时多了几倍,因为好奇,她偷偷观察着李菊,发现她有事无事地总要经过姜岩的办公室,而且总会向内张望。
  方羽心中谜团丛生:“李主任今天真是怪了,怎么突然这么关注姜科长了?”
  中午,朱庸良昨晚的酒才算清醒过来。他把李菊叫到办公室,问:“李菊,昨天你要跟我说的办法,在这里可以告诉我了。”李菊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又把早上已经实施的一部分告诉了朱庸良。
  朱庸良拍腿叫绝:“历史说,最毒妇人心,果然是一点都不错!”
  “最毒妇人心”,这五个字,朱庸良是脱口而出,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他的确是被李菊想到的这个绝妙办法给搞兴奋了,换作自己长期被酒色麻痹的脑袋,他还真是想不出/
  可在李菊看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心里暗道,难道自己真是一个“毒妇人”吗?我现在为朱部长,要设计去害梁健。可梁健对自己并没如何不好,甚至曾经从陈小珍手里把自己救了出来。

  如今自己恩将仇报,不是“最毒妇人心”那又是什么呢?
  朱庸良没注意李菊的心理变化,道:“很好,李菊,你的办法很好,就这么干下去。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等我们把梁健赶出组织部,这个副部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到时候我向胡书记建议,由你来分管干部,那时候整个干部工作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李菊从没听说过朱庸良要把干部工作给自己分管,如今一听,心下不免一阵悸动。干部工作之重要性,在组织部任谁都是无法否认的,朱部长竟然打算以后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来分管,那不是对自己好又是什么呢?
  李菊心里又想起那句话“谁能够帮助你,那才是对你好”。母亲田新芳的观念,有如芒刺一样深深扎在李菊的意识里。
  李菊说:“朱部长,你放心,我肯定会安排好的。”
  李菊有意无意的一句话,成为了干部科长姜岩心头的一团疑云。他对现任妻子陆媛,一直是偏爱有加,这是他大学期间未完成的梦。直到工作了近十年,他才瞅准机会,抛妻弃子,跟陆媛生活在了一起。内心深处,他也深感对不起第一任老婆和自己的儿子。他也深刻地体会到了“离婚的人,是永远不能享受到天伦之乐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上天给人的约束。你想得到什么,必然会失去什么。
  为了跟陆媛在一起,完成大学时那个未完的梦,他豁了出去。而且,直到昨天为止他还是坚信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然而,今天早上盥洗室里李菊那有意无意的几句话让他那个圆满的梦想之蛋,忽然之间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
  这条缝隙搞不好,就会全面扩大,直至崩溃!
  胡思乱想之际,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办公室。
  姜岩抬起脑袋,看到是副部长梁健。
  部里已经宣布梁健分管干部工作。姜岩本是极度不愿意的。一方面,梁健在十面镇当一般干部的时候,他已经是干部科长了,如今梁健当了副部长,他却还在原地踏步,心下极度不平衡,以前梁健不分管干部,两人风马牛不相及,如今分工调整后,梁健直接分管他,姜岩觉得特没面子,感觉非常别扭。另一方面,梁健与自己之间,因为陆媛,关系本就微妙,。昨天听说梁健要分管自己科室,他就想跑到朱庸良那里申请调科室,可冷静下来一想,干部科是长湖区第一科,如果就这样毫无名分地出去,那岂不是前功尽弃?心下也很不甘,于是便将此事放在了一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