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用手指点点李菊说:“你这个李菊啊,别糊弄我了!”李菊心里又是一惊,他怎么说我糊弄他啊!难道他还是知道了什么阴谋诡计?李菊疙疙瘩瘩地道:“梁部长,我可一点都没有糊弄你啊!”
  梁健笑了:“哈哈哈,别紧张,我说的这个‘糊弄’,其实是感谢你给我特殊待遇的意思。刚才王兆同部长都问我了,我这么好的茶叶是从哪里来的?我一想,怎么他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了,那么肯定是你没有给他尝过。心想,如果我说了实话,那他肯定要对你李菊有想法了,我就扯了个谎,说我的一个在西湖龙井产区的朋友给寄过来的!”
  李菊又是一阵虚惊:“谢谢梁部长帮我遮掩,否则王部长真要对我有看法了,他肯定会认为我对你特别好一点。”这句“我对你特别好一点”一出口,李菊不由脸上一红,意识到这话肯定会让梁健误会。
  梁健听她这么一说,也真有些不好意思,就说:“不多说了,晚上我请你吃饭,你一定要来啊!我是真心实意要感谢你!其实,另外我还有事情请教你呢!”

  李菊心里,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别去了;另一个声音却说,去吧,你不是也不反感跟梁健一起吃饭吗?李菊被两个声音折磨得很是纠结。后来,出现了第三个声音来,去吧,去了,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办法,来完成朱部长交代的任务。
  人有了心思,日子就迷迷糊糊过得特别快。
  整个下午李菊都有些魂不守舍。到了下班时间,她还忘记了收拾了东西。
  梁健在车中等李菊,等了好一会,李菊都没有下来。就打电话给李菊,李菊接起了电话,梁健说:“我已经在车里了。”李菊急急匆匆说:“我马上下来。”李菊两手空空就来了,来到车里,又用手拍了一下脑袋,道:“啊呀,糟了,我都没有带包。”就又冲上楼去,去拿包。
  在过道里碰到也正要下班的朱庸良。朱庸良问道:“好好考虑一下。”李菊点了点头:“朱部长,你交待的任务,我肯定会好好去考虑的。”朱庸良点了点头,自己下班去了,他晚上还有一个场子要去,据说还有美女等着他,他就匆匆走了。
  李菊又匆匆忙忙赶了下来,手忙脚乱地开了车门,又关上。梁健感觉,今天的李菊有些异常,就如换了一个人一般。梁健道:“今天这么忙啊?”李菊只好点了点头。
  李菊心想,知道我正忙着什么?我正忙着,如何算计你!
  梁健让周强强往一个叫做“马灯部落”的小餐厅开去。/这是一家新开的餐厅,梁健还没有去过。马灯部落在一个步行街区,车子无法开到餐厅门口。梁健让车在外围的一处交叉路口停了下来,两人都下了车。
  周强强看两人都下了车,心道,梁部长和李主任,都是单身,该不会干柴烈火,找个地方去点火了吧!周强强对李菊的美色,也有过幻想,但如今肯定不是自己篮子里的菜了!心想,还好自己也有人约吃饭,还有美女,虽然比李菊差一点,总也聊胜于无,就把车开走了。

  看到了“马灯部落”的名字,李菊警惕地问:“今天,是哪些人啊?”梁健说:“没别的人,就我们两人。”李菊惊讶地说:“就我们两人啊?”梁健说:“是啊,不方便吗?如果你想再叫几个人,也无所谓,可以打电话啊。”李菊摇摇头说:“算了。”
  这个“马灯部落”是个特色小餐厅,走进里面服务员都很礼貌,引导他们往楼上走。在楼梯转角处,是一些旧明星片和八九十年代的毕业证书,这些都是很私人的东西。
  李菊也是八零后,瞧见这些儿时的东西,心里一动,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心里不由一阵感触,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单纯啊?而如今呢?却陷落在部里你死我活、阴谋诡计之中,感觉心里真是累得慌啊!
  有那么一分钟,她忽然很想告诉梁健,关于朱部长要害他的事情,希望他还是早点退出这场争斗,别再分管干部工作了。等他们的目光从这些漂亮的明星片上移开,来到舒适的木质餐桌前坐下时,她才压制住了这种想法。
  梁健把菜单交给了李菊。如换在平时,李菊肯定会找自己最喜欢的菜来点了,可如今心里怀着心事,李菊感觉自己也不饿,就不知要吃些什么。李菊说:“你来点吧。”梁健只好拿了过来,把菜点了。
  这里的茶水是自助,梁健就去给李菊倒水,李菊瞧着梁健走过去的身影,心里不由黯然:“我真要害他?”
  梁健把水端到李菊面前,说:“李主任,今天看你心情不是很明朗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李菊见梁健关心自己,心下感激,可就是什么也不能说,答道:“也可能是累了。/”梁健就说:“那好吧,待会吃过饭,我早点送你回去。”

  饭菜上来了,味道鲜美,李菊的胃口总算被这种新鲜的味道吊了起来。
  “马灯部落”的背景音乐,也是小时候的一些老歌,这回竟然播放的是一首《星星点灯》:
  抬头的一片天
  是蓝蓝的一片天

  曾经在漫天的星光下
  做梦的少年
  ……
  旧歌重听,就如昨日重现,很有感触。李菊轻轻咀嚼着嘴中的食物,与梁健相视一笑。梁健见她心情好了很多,也对她笑笑。
  李菊听到:
  现在的一片天
  是肮脏的一片天……
  这时更有感触。就忍不住看着梁健问道:“人长大了,是不是也变得肮脏了。”梁健笑道:“那也不一定啊。人总是可以做些选择的。如果选择不肮脏,那总也可以保持一点纯洁的吧。”李菊否认说:“那可不一定,有时候,人是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的,比如有些人只能从事一些低下的工作,她又没技术、又没文凭,这一生也就只能是社会底层,你说他们有选择吗?”
  李菊说的是她自己,可梁健脑海里,却想到了清池会所的菲菲,就道:“有时候,我们无法选择职业,可是我们至少可以保持心里纯净的一角。/”他觉得菲菲的工作不是很好,但这个小女孩心里却很纯净,只是他也无法跟李菊说得太具体。
  聊聊天,郁闷的心情稍有消减。李菊放下了筷子说:“梁部长,今天找我,就是为了感谢我送你好茶吗?”
  梁健说:“感谢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顺便向你请教一些问题。”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啊?有什么话,问吧!”
  梁健说:“不知你有无听说,我的分工要调整了?”
  李菊当然听说过了,正因为你梁健分工调整了,朱部长才要对付你。可她假装不知:“真的啊,我还没有听说呢!”
  梁健道:“据说,我要分管干部工作了。王部长暂时主持常务副部长的工作。”李菊装作开心地道:“这很好啊!干部工作,可是我们部里的拳头产品。”梁健说:“我也很有压力!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要么不做,要么就干好。可目前,对干部工作,还完全没有概念。”
  李菊说:“干部工作有其秘密性,说实话,我虽然在部里都已经五六年,其实对干部工作的皮毛都还没有了解呢。因为他们是不公开的。如果你真要了解,那应该向干部科长姜岩询问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