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6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年妇女矜持的说,怎么会呢,我常听我们家丹丹回家说,单位里同事对她都很好的,很照顾,你们年轻人有你们的相处方式,只要你们大家都很高兴,我这个做长辈的有什么可见怪的呢。
  秦书凯见刘丹丹的母亲说话慢悠悠,斯斯文文的样子,心想,看样子,刘丹丹的父母也一定不是什么凡主,否则刘丹丹也不可能想调到哪里上班就到哪里上班,她的父母必定是有身份的人,就看她母亲的气质和说话的语气,也绝不像是个泛泛之辈。

  周末,秦书凯接到张富贵的电话,说普水来了几个朋友,喊秦书凯过去喝酒。
  秦书凯一听说是普水来人,心里就很高兴,自己到市区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大部分的朋友还是普水的那几个,现在这世道,能交到几个真心相处的朋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秦书凯没问到底是谁来了,反正一会儿到了饭店全能见着。
  到了饭店,秦书凯一眼看见金大洲正站在饭店门口,金大洲见秦书凯过来,赶紧迎上去说,你猜今天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秦书凯正猜着,看见李成万笑着从酒店里出来。
  秦书凯大笑着说,原来是你这家伙,到了市区不先给我打个电话,竟然躲在这里,还让我猜,你可真是长进了,看我今晚不把你灌醉。
  李成万说,别,我也是刚到,金主任说了,不准私通亲友,今晚要以饭局为主。
  秦书凯说,你们几个搞的这么隆重,到底想请谁呀。
  李成万说,金主任没跟你说呀,张富贵啊。
  秦书凯说,跟张富贵吃饭要那么隆重干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在一块混吃混喝的。
  李成万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在市里上班,消息倒没有我们在下面灵通了,张富贵马上要从组织部出来,到我们普水去当常委副县长了。
  秦书凯听了这话,惊讶不已,他说,还有这事,难怪你们几个搞这么大的排场,原来是巴结领导来了。
  金大洲站在旁边说,你可别这么说,凡是即将到普水任职的领导,在到任之前,我们县委办公室的人都得提前做好联系工作的,只不过,这次张富贵到普水上班对我们兄弟来说,却是个大喜事,所以,特事特办,咱们今天就公私兼顾,兄弟几个一起凑机会热闹一下。
  秦书凯说,这时间过的还真是快,想想下乡那会的日子,好像还在昨天,可这一转眼,都几年过来了。

  李成万说,是啊,自从你调到市区上班,我有个心情不好的时候,连个喝酒的人都难找了,真是不痛快啊。
  秦书凯说,我还不是一样。
  几人正闲聊着,金大洲远远的看见张富贵的车来了,赶紧迎了上去。
  秦书凯说,金主任服侍领导的功夫真是长进了不少啊。
  李成万说,在机关里混,要的不就是这样的作风吗,咱们俩什么时候能混到这个道行,也就该被提拔重用了。
  张富贵下车后,冲着秦书凯和李成万招招手,几人一起进二楼的大包间。
  张富贵看出来是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进屋后,稳稳当当的往大桌子中间的主位一坐说,各位兄弟,总算是轮到我张富贵到下面当个小头目了,兄弟们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千万别客气,过了这村就没有那店了。
  秦书凯说,这话说的,我怎么觉的像是进了土匪窝呢。
  众人大笑,说,这比喻还真是恰当,这干部当到最后,跟当土匪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处的,首先第一点就是要讲义气,要是不讲义气,不管是当土匪还是当干部都当不长。
  金大洲见张富贵说这话,就疑惑的问,怎么了,你这次到普水当副县长还不当几年,磨上正职再回来,这个村,那个店的,不会转的那么快吧。
  张富贵说,嗨,现在这事情谁能说得准呢,反正既然我从市委组织部下去了,肯定是指望弄个正职干干的,至于说,能在下面呆多长时间,就要看造化了,要是快了,也就一两年的时间,要是慢了,那可就说不准了。
  金大洲说,兄弟这个普水县委办主任也不是白当的,等你到了普水,大事帮不了你的忙,小事还是没问题的。
  李成万说,还是官大的人说话底气足呀,我这个农业局的副局长只能说,张大哥没人喝酒的时候,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陪酒,其他的事情,估计用得着我的地方就少了。
  张富贵说,李成万,你可别说软话,这县里那么多的正职,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替兄弟放在心上的,反正到了下面,总算是成了说话还有几个人听的主了,比在市里憋屈着,强多了。
  金大洲说,大家别忙着聊啊,赶紧的,让服务员上好酒好菜,今晚咱们兄弟几个来个一醉方休。
  几人齐声说,好。
  饭局结束后,李成万和金大洲一起坐车回普水,张富贵有点喝多了,让自己的司机先回去,跟秦书凯两人慢悠悠的散步往回走。
  张富贵问秦书凯,他老婆家里的背景这么强,这几年有没有动动的想法。

  秦书凯苦笑着说,不瞒你说,这婚结的,我现在就剩下两字,后悔。
  张富贵说,怎么了,小两口闹矛盾了。
  秦书凯说,我真后悔当初没听大哥的话,我这小农家庭出身的小人物,跟人家高干家庭出身的大小姐确实是不搭啊,即便是勉强结了婚,也是矛盾处处有啊。
  张富贵说,那柳家在本市可是个有势力的家庭,你要是得罪了柳家,只怕以后在仕途上要受到影响,这一点,你想过没有。
  秦书凯说,这一点我倒是还没想那么远,不过,我这媳妇跟我在很多方面都不协调,两人现在经常吵架,估计分开是早晚的事情。

  张富贵说,嗨,以前,你为了这事跟我征求意见的时候,我就曾经提醒过你,这枝有点高了,你就是听不进我的话,还是娶了这个媳妇,现在既然婚都结了,总要认真对待,两口子过日子总有个磨合期,你着急也是没用的,慢慢适应一段时间,你在小事上适当的退让点,两人的关系就应该好处多了。
  秦书凯叹了口气说,我是往好了想,可光我一人使劲也不行啊,这两口子过日子,毕竟是两人的事情。
  张富贵深有同感的说了一句,这方面,我很理解你,但是,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好男儿志在四方,别为这小情小爱的牵绊住手脚,该用的条件,能用的赶紧用,我还是那句话,别过了这村,后悔就迟了,这男人有了权势和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说是不是。
  秦书凯说,我懂大哥的意思,你放心,我会尽量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张富贵说,唉,这人活在世上,总有不如意的事情,俗话说的好,情场失意,官场得意,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想要在两个战场都能获得成功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关键时候,还是必须取舍,否则很容易两者都得不到,反而落个一场空。
  秦书凯看着张富贵,心想,张富贵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在组织部门见过了太多的是非风雨,才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今晚对自己说的话,应该是多年仕途经验的总结,只不过,自己是个贪心的人,或许两者兼得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