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不由想起那惊险一夜,为能救胡小英,他胡乱吻她、亲她……两人滚在了地板上,最后还真挑起了胡小英的欲火,两人竟然在坠落的电梯中那么疯狂。想起那场景,恍如隔世,却也令人回味。毕竟胡小英是一区委书记,只有在极端危险、生命无望的时候,才会任由自己这么胡作非为吧!

  胡小英已经不见踪影。梁健自斥:“别这么一大早,就胡思乱想那些事了行吧,这可是在锻炼身体。”
  梁健这段时间也的确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很容易就性幻想起来,也许是跟自己*生活不规律有关系。
  不是不规律,简直就是没有*生活。这就是单身男人的郁闷之处!
  到了办公室里,梁健拉开了抽屉,抽屉里是那个中号信封,里面是五万块钱。.这些钱,到底如何处置呢!这真是伤脑筋!

  如果再拿着钱到区财政局去,姚发明恐怕又要给他来嬉皮笑脸这一招。如果不还回去,自己就成了受贿人!
  这么发着呆,坐在对面的王兆同问道:“梁部长,今天有心事啊?”
  被王兆同这么一问,梁健吓了跳,赶紧把抽屉给推上,强自镇定地说:“有啥心事啊,就是昨晚没睡好,精神不济,有些发愣!”
  王兆同一听,笑道:“昨天为啥没睡好啊,是不是跟哪个小姑娘在一起啊?我现在真是羡慕你啊!”

  梁健道:“有什么可羡慕的啊?”
  王兆同:“至少有两个地方让我很羡慕啊:一是年轻,二是单身。特别是后面一个,单身好啊,单身没人管,想干什么干什么,想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睡觉,甚至,想跟哪个女孩子约会就跟哪个女孩子约会。你说值不值得我羡慕啊!”
  梁健笑道:“王部长,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只看到了单身好的一面,没有看到单身不好的一面。单身麻烦也挺大的,比如吃晚饭没地方吃,每天下班要自己觅食;衣服没人洗,要自己动手还不一定能丰衣足食;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生理需要,总得解决吧,有时候还真难,随便找一个人吧,不行,想找一个你喜欢的吧,人家不一定愿意,人家愿意吧,有时候还得凑时间,哪有抱着老婆方便啊!”

  听着梁健这么说,王兆同哈哈大笑:“看来,我还真是好久没有单身,所以尽看到单身刺激的一面了!”
  梁健道:“所以啊,单身也是一把双刃剑。王部长,还是好好守着老婆吧!不过,有时候偶然放纵一下也是需要的。否则生活当中,好像也就少了些味道。”
  王兆同道:“那么兄弟啊,今天晚上能不能陪我去放纵一下啊?”
  梁健没想到王兆同突然会这么说,就问:“王部长,你这是请我吃晚饭的意思?”
  王兆同说:“是啊,你到了部里也有些日子了,我还没有请你吃过饭。晚上咱们一起喝个酒去,最近工作繁忙,人都忙麻木了,想要放松一下。兄弟,你该不会不赏脸吧?”
  梁健想,反正晚上也没事,就道:“行啊,王部长是谁啊!王部长请我吃饭,我还敢不赏脸啊!”
  晚上在一家饭店,有十个人左右,都是王兆同叫的,买单的是一个乡镇的副书记。王兆同喝得很猛,好像真想一醉方休的模样。王兆同把梁健介绍了一番。
  大家都说早听说了组织部新来的年轻部长了,所以一定要轮番敬酒。梁健被逼无奈,也就多喝了几杯。

  从饭店里出来,他们还说要去活动,王兆同让梁健一起去。梁健因为跟这批人不熟,就找借口不去了。
  王兆同搭着梁健的肩膀,说:“兄弟,你知道,邵有康辞去常务副部长的职务了嘛?”
  听王兆同冷不丁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梁健感觉自己的酒都醒了过来。
  站在灯红酒绿的路边,梁健有些迷迷蒙蒙。他想起,那天和李菊一同去病房看望邵有康,看完要走之前,邵有康突然吐出一句话,大体意思是不想再当这个常务副部长,要给年轻人腾腾位置。当时,梁健还以为邵有康也就这么一说,当不得真,等他身体好了起来,肯定也就马上回到原职工作来了。
  哪想到,邵有康这么快就主动请辞。于是问:“这不是闹着玩的吧?”王兆同因酒多,舌头有点大,说话也比往常更加粗放:“还做家家呢!闹着玩!他是认真的,辞职信已经递交上/听说,他还亲自给胡书记打了电话,胡书记已经同意了。但他连朱部长都没说,为此朱部长心里很有想法,毕竟朱部长才是他的直接领导啊。我感觉,这老黄牛,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做得有些不上道!”
  梁健心想,人家都不想玩了,还什么地道不地道的。这话他没说出来,而是道:“那么,我们部里可要缺少常务副部长了啊?”
  王兆同左臂,整条就搭在了梁健肩膀上,嘴巴凑到梁健脸边说:“是啊,兄弟,你觉得这个常务副部长的位置,谁来坐比较好啊?”

  梁健被王兆同嘴里喷出的酒味呛得难受,急着把王兆同送给他那些狐朋狗友,就道:“喂,前面的兄弟们,你们不是跟王部长一起走吗?”
  那些人每个都喝得不是舌头大、就是步子摇,刚才要不是提醒,他们就先走了。经梁健提醒,才回过身来,一看真把王兆同这重要角色给忘了,就走来扶王兆同,嘴里都喊着:“兄弟,你还好吧?”“还行吧?王部长兄弟,一起活动活动就好了!”
  没想到王兆同还不肯这就跟他们一起走,攀着梁健问:“兄弟,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梁健故作忘记说:“什么话啊?王部长?”
  王兆同伸出一只手来,指了指梁健,笑道:“聪明人,聪明人!”
  梁健知道他这个“聪明人”是什么意思,就当做听不懂!
  王兆同拍了拍胸脯,对梁健说:“梁健兄弟,今天,你能不能跟老哥一样,不做‘聪明人’呢!就做一个兄弟成不成。你就真心实意的告诉我,常务副部长这个位置,谁去坐合适,谁去坐不合适?”
  梁健保持着警觉。常务副部长的位置谁来坐合适呢?梁健对组织部用人,也稍有了解,像常务副部长这样的重要职务,一般情况下都是从部里产生,部里实在没有合适人选才从党群部门的重要岗位人员中平调。目前来看,组织部的副部长中,也就只剩下王兆同和江海宏,再瞧瞧党群部门中其他身居要职的人员,不是没有组织工作背景,就是年龄太轻,或者就是达到了年龄上限,都不大可能来组织部担任常务副部长……

  那些哥们要来扶王兆同。王兆同竟然借着酒劲,朝他们踢腿,他们就躲开了。王兆同说:“我跟梁部长还有几句话说,你们在一边等一会!”
  那些人也就相互搀扶着在一边候着。路过的行人,见这么一大批衣冠楚楚的人,喝成这样,酒气熏天地拥在街边,心里很是不平。有些人心里说“又是一批吃白食的”、有人干脆嘀咕出来“喝成这样还不赶紧回家,我们国家的钱就是被这批人给吃喝光的,国家的蛀虫!”
  王兆同不依不饶地又问:“梁部长,你就随口说,别想多了!谁当这个常委副部长合适啊?”
  梁健被这么一提醒,就没法不想多了。再转个念,就算彻底明白了,原来王兆同是想让他说,王兆同他本人最适合做常务副部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