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7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谭晓娟听了这话,捂着嘴更笑了。就在谭晓娟抬手捂嘴的时候,马小乐闻到了一股幽香,飘进鼻孔,直钻进肺里,尔后又进入中枢神经,刺激着雄性激素在体内加速分泌。马小乐开始感到下面很不老实起来,极力反抗着束缚,寻求着可以舒展的空间。可小小裤裆,哪里有那么大空间。
  马小乐很难受,很久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了。
  就在马小乐难受得不断后缩着屁股的时候,谭晓娟刚好转身离开,走进了办公室的小套间里。

  好机会!马小乐赶紧把手伸到裆了,又拉又拽,稍稍调整位向,安顿一下。
  “小马,忙完了吗?来帮个忙。”谭晓娟突然在里面喊了一声,搞得马小乐像触了电似的把手缩了上来。
  “没忙完,不过现在可以腾出世间。”马小乐答应着,遮掩着下面向套间里走去,充满了期待。
  进到套间之前,马小乐有很多想法,这个谭晓娟,把他朝套间里喊是啥意思?帮忙是帮啥呢?还有,如果他要硬生生地讲她压倒,她会不会恼羞成怒?

  一切都是未知的,不过马小乐一想起QQ上聊的“打针”话题,就很有信心不会让谭晓娟恼羞成怒。
  “谭局长,啥事?”马小乐进了套间,因为没开灯,比较昏暗。
  谭晓娟正面朝里弯腰撅着屁股,刚好对着马小乐。谭晓娟的屁股不算圆,但比较宽,应该是属于扁平型的,好在赘肉不多,看起来也很诱人,像黄里透红的芒果,忍住不想摸弄几把。
  “帮我把这个小床抬一下,换个南北的位置,人家说东西放不符合地球的磁场方向,不利于健康。”谭晓娟说。
  马小乐站在那儿没动,心想这谭晓娟把他喊到套间里也不开灯,那意思简直太明显不过了,干嘛还要假装搬床,费那个劲头不值得,省下点劲来好好搞一搞不是更好么!
  “嗨,怎么不动啊?”谭晓娟等了几秒,看马小乐没什么动静,扭头问了一句。
  “动,这就动!”嘴上说着,马小乐两手伸出,牢牢地抱住了谭晓娟的宽厚的大屁股,紧靠着自己膨胀的下面。
  “诶呀诶呀!”谭晓娟半直着腰,两手绕到后面抓着马小乐的膀子,“你这是干什么?”

  马小乐穿着粗气,哪里还答话,一用力,把谭晓娟掀翻在小床上,随即附身压了上去,“谭局长,我不干啥,就干你!”说完,把嘴巴伸进了谭晓娟的脖子底下,不断吹着热气。
  谭晓娟的身子因激动而有点抖动,呼吸也高涨起来,她慢慢地伸出两手,搭在马小乐的肩上,似是想推他下来,却很无力,“不给,不给……”
  这种话对马小乐来说简直就是奋进的号角。他“哄哄”地在谭晓娟脖子里一顿乱拱,弄得她浑身泛酥。接下来,宽衣解带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
  当马小乐的手在谭晓娟身上四处游动时,不禁要感叹她是多么善于保养了。滑溜溜的不说,而且还很有个弹劲儿,兴许是眼睛花了,马小乐在昏昏的光线里,竟然还看到谭晓娟的身子泛出白晰的光晕来。
  马小乐把谭晓娟翻了个身,让她趴在床上。“你要搞什么?”谭晓娟口齿不太清。

  马小乐嘿嘿一笑,“谭局长,你挺性急,那不好,囫囵吞枣得尝不出啥味道呢。”说完,平搓起谭晓娟的屁股。良久,又从两片中间伸下去,轻叩“玉门关”。
  谭晓娟伸手乱抓,逮住了马小乐的胳膊,“不行,受不了……”谭晓娟边说边把马小乐的手塞进她的胸下。
  马小乐俯下身子,压住谭晓娟,像卧在温软的奶酪上一样。
  “让我翻个身……”马小乐还没来得及多感受会,谭晓娟在下面就挣揣起来。谭晓娟一翻过来,立刻像蛇一样缠住了马小乐。现在谭晓娟似乎真的有些失去了耐性,急慌慌地腾出一只手,伸到马小乐下面。
  “还真是!怪不得她说大!”当谭晓娟抓住马小乐的根时,就像捉泥鳅的抓到了一条大鳝鱼,懵懵的心跳,别提有多么欣喜。
  ……
  “年轻,到底是年轻,年轻本来就是资本,再加上你本来资本就够厚实,受不了,受不了。”当谭晓娟像泥一样瘫在床上不动的时候,嘴上却没停着,“马小乐,你真坏,真坏。”

  “我怎么坏了。”马小乐嘿嘿一笑,“谭局长,开灯吧,光线太暗,我想看看你的身子。”
  “灯管坏了,要不刚才就打开了。”
  “哦,原来是灯坏了!”马小乐道,“我还以为你故意不开灯的呢,要不我也没那个胆子逮着你的屁股就抱摸呢!”
  “你看你,整天都想些什么。”谭晓娟道,“开始看你还挺正经呢,没想到还跟驴犊子一样!”
  “呵呵,谭局长,别管是啥犊子,你好受就行。”马小乐道,“刚才你说‘还真是,怪不得她说大’是啥意思?”
  “那还用问,有人说你那玩意大呗。”谭晓娟有点难为情。
  “谁啊?”马小乐一猜就知道,肯定是范枣妮。
  “范枣妮。”谭晓娟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可别在她面前提起这事,那可不好回答我是为何跟你说起的。”
  “那我知道,谭局长。”马小乐停了下又问道:“那范枣妮怎么跟你说起的?”
  “她啊,是不小心说出来的,她说你们村上的人都知道你那玩意儿大,是都知道吗?”谭晓娟很好奇。
  这个问题,让马小乐还不太好回答,如果说是,觉着不好意思,如果说不是,那他和范枣妮的关系又有些说不清。“也不是村上都知道,反正不少人知道。”马小乐含糊着,将话题一转,“谭局长,最近工人们说,小街巷修建的活又快完了,不知道还呢过找点活不?”
  “多得是,只要你想干、能干。”谭晓娟道,“往后逐渐给你些大的项目,那干起来才叫赚钱,小打小闹的活,偶尔干干算是歇歇攒劲儿。”

  “那好是好,不过都得指望你谭局长了。”马小乐笑道,“谭局长要是不多照顾照顾,恐怕我马小乐又得回老家村里种田喽!”
  “回不去,有我在你还愁没活干?”谭晓娟看着马小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道,“唉,范枣妮估计早就和你说过,我是离异的女人,因为我男人在外面乱搞,所以离婚。可现在呢,我干了些啥?竟然昏头昏脑地被你搞乱了。”
  “平衡,这就是平衡。”马小乐嘿嘿一笑,“总之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命中该有的,舒服的就坦然享受,不舒服的就默默承受。”
  两人谈兴正浓,外间传来一阵敲门声。谭晓娟套上外套慌忙出去,马小乐看着小床上的内衣裤,咧嘴笑了。
  秘书进来说,接到市zf通知,方市长临时要视察城建工作,估计两小时后到。局丨党丨委召开紧急会议,商议接待和安排工作。

  “行,我这就去。”谭晓娟答应着,秘书带门而去。马小乐在套间里听得真切,所以谭晓娟一进门,马小乐就提着她的内衣裤说道:“谭局长,来,我帮你穿上!”
  谭晓娟听了一愣神,继而又是一笑,“马小乐,你帮多少女人穿过衣服?”
  “你是第一个,绝对是第一个!”马小乐寻思,如果要是说帮多少女人脱过衣服,那可得好好想一想。
  “谁相信你!”谭晓娟说着解开扣子,“倏”地一声褪去临时穿上的外套,“小乐,把内衣裤递给我。”
  谭晓娟站在套间门口,逆着光线的身体轮廓很清晰地映入马小乐眼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