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7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好。”马小乐点点头,“刘总,你开车来的,刚好带我一程。”
  “没问题。”刘广达和马小乐边走边道,“你用了啥法子,能把万顺意给灌倒,他这人可是老奸巨猾的。”
  “那不容易么。”马小乐嘿嘿一笑,“他不是个老玻璃么,我骗他说我也是,一起出来玩玩,然后说用酒助兴,我要他喝他就喝,能不醉么!”
  “哈哈……”刘广达摇头大笑,“男人也能出卖色相呐!”马小乐笑而不语。
  来到市区,马小乐说在银龙国际酒店下,有朋友在附近,要过去会面。刘广达说送到家呗,马小乐不让,他可不想让刘广达知道他住哪儿。

  回到住处,马小乐打电话给关飞,关机了,估计是搞事的时候关了,能专心点。
  好一阵子,关飞回电话,气喘吁吁地说行了,正按照既定方案,跑步回来。马小乐问怎么搞万顺意的,关飞说回去再讲,下手有点重,不知道后果怎样。马小乐一听后悔莫及,不该让关飞一个人下手,没有轻重,出了人命大事那可不太好收场。
  焦急中终于等来了关飞急躁的敲门声,马小乐冲过去拉开门,“怎么个情况?”
  “不太清楚!”关飞大口喘着气,“嗵”地一声扔下包,走到桌前端起一杯冷水灌下去。

  “你不清楚?”马小乐囊着脸问道,“你不清楚谁清楚?有没有出人命?”
  “不知道!”关飞用略带惊恐的眼神看着马小乐,“临走时我试了试,他还有气儿。”
  “你怎么下手的?”
  “铆钉枪!”关飞指了指地上的包。马小乐奔过去一看,是气动铆钉枪,金柱他们带过来的,因为用不着搁这儿的,竟然让关飞给找到了。“你用这玩意儿,打哪儿了?”
  “脖子,后脖子。”关飞道,“不过有点心慌,位置可能高了点,不知道有没有打进他后脑勺里。”

  “唉!”马小乐恼怒地看了关飞一眼,“你弄断他手脚啥的也行了,怎么搞这家伙去打他脑瓜子?”
  “我没打他脑瓜子,只是有点怀疑。”关飞张着嘴巴,仍然还有点紧张。
  马小乐坐了下来,锁着眉头点支烟,想了一会说道:“不行,我下去打电话报警,如果不报警,万顺意不被发现,肯定玩完,那事情就大了。”
  “用公共电话吧。”关飞道。
  “那肯定。”马小乐道,“顺便再把刘广达给带出来,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
  “还是我去吧。”关飞道,“打完电话我就离开这里,你别露头了。”

  “也好。”马小乐点点头,“你明早一早离开。”
  关飞下楼,在一个小商店找了个电话,报警说看到穿城河桥头有人被打伤,开着车,并告诉了车牌号。
  这一夜,实在是无眠。
  马小乐和关飞在床上盘膝而坐。马小乐告诉关飞,早晨离开后,要立马去找沈绚娜,和她串通好,一直都没离开她身边。关飞说好,回去就把这事搞定,统一口径。马小乐还告诉关飞,如果万顺意死了,让沈绚娜不要给警方施加压力,但如果万顺意还有口气,就要沈绚娜坚决要求严惩凶手。
  早晨六点半,关飞坐早班车走了。马小乐也做好被传讯的准备,他估计,刘广达肯定要被警方控制。只要刘广达被控制,他就会被刘广达牵出来。
  马小乐的估计是对的。
  昨晚关飞报警后,110立马出动,发现了昏迷的万顺意,120来了,把他送到医院急救。万顺意没被打着后脑瓜子,但也差不多,打到了颈椎的第一二块骨头缝里,到现在还未清醒。医生初步诊断情况很严重,很有可能要全瘫,也有可能是植物人,当然,更严重的是性命不保。警方想通过报警的人了解更多的信息,找到了关飞打电话的小商店,但商店主人并不记得关飞的模样,只是说了个模糊的轮廓。

  形势对刘广达都不利。首先,指纹是无可抵赖的,车门把手、酒瓶上都有刘广达的指纹;其次,万顺意手机里的拨打记录显示,当晚刘广达跟他互有联系,而且时间段也与案发比较吻合;再有,就是报警信息,一定程度上能说明有目击者。
  刘广达被拘了,这次,汤静虹尽管也找了人,但并没有把刘广达给保出来。发生了这种事,万顺意生死不明,而且证据又有力,警方怎么会让刘广达出去,谁能担这个责任?还有就是,汤静虹找人托关系,似乎也并未尽心。
  刘广达被拘,肯定是要牵出马小乐来,他实话实说,把和马小乐的交易,从头到尾讲了个透。
  当然,这个信息甄有为知道的最早。
  “马小乐,你怎么搞这么大事?”甄有为有点埋怨,“搞大,我也罩不住的!”
  马小乐听甄有为这口气,估计他已经猜出真相,不过马小乐觉得不能承认,“甄队,这么跟你说吧,不难为你,这事情你得相信我说的,要不我顺着你的话说下去,你不是明摆着贪赃枉法么!相信我所说的,对你也是一种保护。”马小乐把“一种保护”说得很重。
  甄有为当然明白马小乐的意思,“行,我相信你说的,不过你得说得过去。”
  “放心吧甄队,我都考虑好了。”马小乐道,“要不你先问问?等马上传唤我了,我也好回答得周全些。”

  “唉。”甄有为叹了口气,“你说你这家伙,胆子也够大够野,竟然整出这么个事来,好吧,现在我问你,刘广达说是你设计陷害他,你怎么说?”
  “当然不会承认,我没陷害他!”
  “刘广达说他和你有交易,你帮他取证据证明上次是万顺意陷害他,而他则双倍给万顺意欠你的拆迁劳务费作为报酬,有这回事?”
  “笑话,万顺意根本就没有拖欠我拆迁劳务费,一共二十五万,是分两次给的,应该算是相当及时的,这个他们公司的会计可以作证。还有,昨天中午我还请万顺意吃饭的呢,想从他手里再弄点小工程,你说,他要是拖欠我的钱,我还能再找他?”
  “真的?”

  “甄队,这话当然是真的。”马小乐道,“刚才不是说了么,你得相信我的话,当然,里面可能也有不是真的,但也没有证据来证明是假的。”
  “那好,我再问你,刘广达说是你亲自到他们公司找的他,主动商量交易的。”
  “对,我是去找过他,不过是另外一回事。”马小乐道,“我是为被他无缘无故打了一顿的事,这事情的起因是个误会,但我还是被打了,那天参加世鼎花园小区招标的人几乎都看到,可以作证的,我去他那里就是讨个说法,除此无他。”
  “刘广达还说他和万顺意的手机通话,都是你打的。”
  “他刘广达要说是外星人打的,你们也相信?”马小乐道,“甄队,依我看呐,现在刘广达的疑点别我多,证据也比我的确凿,你们应该把重点放到他身上,而不是针对我。”
  “你不知道,现在虽然刘广达被控制,没有被保出来,但上面多少还是有压力的。”甄有为道,“还有,这事你最后还应该强调一点,说刘广达和万顺意搞工程搞得不小,难免要得罪人,没准也有其他人搞鬼,至于是想陷害谁就难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