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7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顺意本来是不胜酒力的,但被马小乐这么一说,也不好拒绝,“行,我就放开喝了,醉了你把我送回去,总之一定要尽兴!”
  马小乐说好,投脾气才好,要不哪里能谈到一起去。万顺意呵呵一笑,“啪啪”拧开瓶盖,浓重的二锅头酒曲味顿时弥散在车厢内。马小乐也没闲着,把花生米啥的,摆放开来。也许真的是兴致来了,还没怎么着,两人一会就干掉了。
  “万总,真是痛快!”马小乐又拿出一瓶,拧开给了万顺意,自己也拿了一瓶,拧开后先抿了一小口,吧唧了两下,说够劲,又丢了一粒花生米嘴里,接着举起小酒瓶和万顺意碰了一下,仰头一大口,喝了差不多半瓶。万顺意一看马小乐喝得这么痛快,受了点感染,竟然一仰头喝了一多半。马小乐一瞅,好家伙,正好么,就愁着你不喝呢!想到这里,把自己生下来的半瓶一口气灌进肚子,“万总,爽快,真男人,全干了!”

  万顺意毫不犹豫,也是一饮而尽。
  马小乐捏着手里的空瓶子,心里直发笑。不怪马小乐发笑,万顺意再怎么狡猾,也有大意的时候,刚才,马小乐喝的那瓶可不是二锅头,凉水而已,他在住处已经做了手脚。
  为了迷糊得更像一点,马小乐伸手摸了一下万顺意的大腿,“万总,我看干脆我们再痛快地干一瓶,这样的心情和情趣,实在是不可多得。”
  “马老弟,不能喝了,真不能再喝了,你大哥我酒量不行,呆会没准就瘫了。”万顺意满嘴酒气,“我可告诉你,我要是瘫了,你可不能趁机戳我屁股眼子!”

  刚刚啃下去的鸡爪子,马小乐差点吐出来,“万总瞧你说的,怎么会,不是说了么,今晚就是培养培养两人之间的情趣。”
  “哦,那,那好啊。”万顺意有点大舌头了。
  “对,这才是尽兴么!”马小乐拍着巴掌,“万总,我发现你绝对不是扫兴的人。”
  “当,当然不是扫兴的人。”万顺意嘿嘿笑着伸出手,“马老弟,来想让哥哥摸摸,你那玩意儿,可,可真不是一般的雄壮!”
  “刚说你不是扫兴的人,就变了。”马小乐又递给万顺意一瓶,自己也开了一瓶,“万总,这次一口喝干,尝尝是啥滋味!”说完,自己把“酒”一气灌下,抓起鸡爪子大啃起来。
  万顺意无奈地看着马小乐,开了酒瓶也是一口下去,结果被呛的脸红脖子粗,老半天没上来气。
  “万总,我手机没电了,你的给我用下,得打个电话给秘书小贾,让他晚上不要等我了。”马小乐伸手拿起车前台上的手机,走下车去。
  马小乐走到车后头,把电话打给了刘广达,说万顺意把陷害他的证据时刻都带在身边,不好下手,不过现在已经把万顺意骗到了穿城河桥上,证据就在他的车里。马小乐要刘广达不要声张,赶紧到桥西侧躲起来,找个机会把万顺意的手提包给拎走,证据就在里面。
  和刘广达打过电话,马小乐又用自己的手机联系了关飞,要他火速到穿成河桥东侧,该有很好的出手机会,因为他将见到一个醉酒瘫软的万顺意。
  回到车里的时候,马小乐发现万顺意的眼睛已经有点发呆了,“万总,咋了?这么没精神?”
  “多,多了,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喝得又猛,现在酒劲上来了。”万顺意摆摆手,口齿不清。马小乐一看,估计再一瓶,万顺意绝对就扒下。
  “万总,我还没喝到位,怎么也得陪陪我吧。”马小乐道,“要不你来半瓶,我帮你带半瓶!”

  “嘿嘿。”万顺意睁开有些发木的眼睛,“老弟,没想到,你酒量和家伙一样大!”
  “你就没忘我家伙大,哪天搞你一下,你还受不了呢!”马小乐笑嘻嘻地把酒递了过去。
  又喝了,岂有半瓶的道理。万顺意嘴角流着黏涎,耷拉着脑袋。
  “万总,怎么样了?”马小乐推推万顺意,没有反应。马小乐机警地看看四周,除了偶尔过往的车辆,没啥动静。
  马小乐从口袋掏出一副薄手套,小心戴好,又掏出一个小毛巾,把方向盘、换挡杆和酒瓶等,都仔细擦了个骗,还出来将车门拉手擦了,总之不留下任何痕迹。一切搞定后,马小乐启动了车子,向穿城河桥开去。

  天色刚黑下来,不远处的城市已是灯火阑珊。
  在穿城河桥东侧,马小乐停下车子。桥是道老桥,桥头的护栏早已不见,护栏外是一段陡坡,陡坡过后就是不浅的河道。
  关飞还没到,为了节省时间,马小乐费了大力,将烂醉的万顺意挪到主驾的位子上。
  陡然间,马小乐有了种想法,把自己吓了一跳:还真可以搞死万顺意的!将车开到桥头护栏外的陡坡上,停车后挂上档位防止车子前滑,然后再把万顺意移到主驾上,之后退到车外,把万顺意的脚搬起,放到离合器上,再抽身出来关上车门,这样以来,原本被档位卡住的车子就会顺着坡道滑进河里。如果为了再保险一点,还可以帮万顺意牢牢地系上安全带。
  马小乐相信,如果这么一搞,估计几分钟后万顺意和他的车子就会在眼前消失。但是马小乐又想到两个问题,觉得还是不能那么做。第一,按照正常推理,醉酒者开车很快,就是不快,也绝对不会是爬行的速度,那么车子的落水点就成了一大疑点。按照他的办法,车子落水点距离岸边太近,造假现象比较明显;第二,这么一来,想栽赃嫁祸刘广达,也不太可能。

  正想着,关飞来了,提着个包。
  “带包干啥?”马小乐问。
  “伪装呗。”关飞贼头贼脑地看了看车,“万顺意在里面?”
  “死猪一样。”马小乐点点头。
  “好,看我怎么收拾!”关飞说着迈开步子要过去,但被马小乐拦了,“等等,刘广达还没来呢。”说完,掏出一副手套,“等会我和刘广达一起回去,你戴上手套,记住,别搞出人命来。”
  话刚说完,万顺意的手机响了,马小乐过去赶忙,拿起来一接,是刘广达的,他说已经到了。

  马小乐让关飞躲起来,然后又把手机丢进车里,到桥西侧把刘广达带过来。“刘总,万顺意就在里面,醉得不省人事,你去车里拿他的手提包,证据就在里面,我给你望望风。”说完,马小乐从口袋掏出两个二锅头瓶子,一个空的,一个还没开瓶,“刘总,这个先拿着。”
  “什么东西?”刘广达看不清是啥东西,伸手接了。
  “酒,我灌万顺意的,还剩两瓶,你喝点壮壮胆。”马小乐道,“刘总,我要不是喝点酒,还真是害怕。”
  “这有什么怕的。”刘广达拿着酒瓶向车子走去,“我不喝,还是丢进车里让万顺意醒来接着喝,等我拿了证据就有他好看的,到时他就喝不上了!”
  拉开车门,刘广达翻弄了一阵,拎着万顺意的手提包出来了。“嘿,这下他万顺意死定了!”刘广达走到马小乐跟前,掂了掂提包。
  “刘总,我的钱呢?”马小乐问道,“五十万,可一分不能少!”
  “五十万,小钱,差不了你!”刘广达道,“别看我这人暴躁,但说话算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