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0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回复:有吗?
  她回复:你好搞笑。
  我看了一下她朋友圈,然后回复道:有个照片,你抱着个小男孩拍照,好可爱。
  她回复:不行吗?长得很可爱,我就跟她合影了。

  我回复:我遇到小孩都不喜欢我的。
  她回复:你太丑,吓到了小朋友吧。哈哈。
  我回复:我觉得我不会很丑啊,至少看着顺眼,不会欠打。
  她回复:我就看你挺欠揍的。
  一会儿后,她回复:本来心情不怎么好的,和你聊了一下,开心了许多,谢谢你。
  我回复:嗯,好晚了,还是早点睡吧。
  她回复:睡了,晚安。
  我回复:晚安。
  我感觉我们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殊不知,我却是用泡妞泡她到手的方式,然后用她来给我利用。
  干掉霸王龙。
  尽管这个很难,但是只要有机会,就可以去试试。
  次日起来,去上班,无聊的上班,然后下班马上先找贺兰婷。
  贺兰婷让我去河西等她。
  王达是被关进河西那边去了吗?
  到了河西,一家工行前,我在那里等她。
  不多久,她开车过来,把我接上了车。
  我问道:“是去见王达吗?”
  贺兰婷问道:“不想去了吗?”
  我说:“想啊。真的能见吗?”
  贺兰婷说:“他又不是什么杀人犯,什么重大刑事案犯,我可以通通关系。如果他强x杀人碎尸,那就是本事再大也见不了了。”
  我说:“你能不能说点好的,他怎么会杀人碎尸?”
  贺兰婷说:“品行不端的人,朋友品行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说:“妈的跟你讲话真是要气死人。哎,能不能买东西进去见他?”
  贺兰婷说:“你以为去医院看病人?”

  我说:“好吧,那。”
  她说:“别问了,我不想说话。”
  我只好闭嘴了。
  车子开到了河西的一所名大学前,然后往里面小路开,开了十几分钟,绕过一个三岔路口,到了一个看守所。
  对,是看守所。
  贺兰婷开车到看守所门口后,下车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一个男的出来,然后和贺兰婷寒暄了一下,带着我们进去了。
  那个人把我们带着到了一间小房子,然后说:“你们稍等一下。”
  那男子走后,我问贺兰婷:“这个穿得跟我们在监狱差不多的人,是什么的干活?”
  贺兰婷说:“所长。”
  我说:“靠!所长都对你那么毕恭毕敬啊!”
  贺兰婷说:“难道要对你毕恭毕敬?”
  我说:“我就问问,你今天吃丨炸丨药了,动不动就想和我吵架?”
  贺兰婷说:“想到你们那德性我就不高兴。”
  我懒得理她,坐着靠着墙,看着外面。
  看守所,也是高墙,也是看起来跟监狱差不多一样的气氛啊。
  压抑。
  几分钟后,门开了,有人进来了。
  是王达!

  确实是王达。
  我急忙站起来,走过去,我没抱住他,看了看,消瘦了不少。
  我说:“这下好了,真是为女人消得人憔悴。”
  贺兰婷从我们身边出去了外面。

  那个所长在外面关上了门。
  我和王达在小屋子里了。
  我说:“坐啊!怎么,被关着都不会讲话了?”
  王达说道:“兄弟,我他妈冤枉啊!”
  我扶着他坐下:“妈的,我知道你冤枉。”
  他坐下后,我先给他一根烟:“先抽根烟冷静一下。”
  我给他点上了,他深深吸了一口:“还是外面的烟好抽啊。”
  我问道:“在这里也有烟抽吗?”

  王达说:“有钱就有。唉,一直想着你们监狱生活是怎么样的,这下可好了,亲身来体验了。”
  我笑着说道:“好了,别抱怨了,放心吧,律师说不会有太大事的。”
  王达说:“进来就是有事了!怎么能说没太大事!该死的贱女人!玩我!”
  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问我道:“对了,还没问你,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你刚才看到那个女人了吗?”

  王达说:“哦,那个点你出台的富婆啊。”
  我说:“不要说那么难听啊,她是你们酒厂的老板,有钱有权利有人脉,见你还是简单的。”
  王达说:“见我当然简单,我只不过是这么个小小的刑事案件,要是杀人放火贩毒,那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说:“很难见吧?”
  王达说:“看守所里面这里,杀人贩毒那些,都是戴着手铐脚镣的。一动就哗啦啦的响。”
  我问:“不会吧,为什么这样子?”
  王达说:“靠,你想想啊,他们情绪不稳定啊,进来了后,又不是单间,大家一起住的,怕他们进来后,伤害其他人,有的一种人,知道反正也活不下去了,干脆杀多几个人垫背。”
  我说:“妈的,还有这样的。”
  王达说:“我进来后,才知道,唉,千万不要进这样地方来,太他妈不是人待的地方了。”

  我说:“好了好了,你先别抱怨了,说正经事,那个女的害你,还是你真的怎么人家了?”
  他看着我,问:“妈的老子是那种人吗!”
  他把烟头扔了,说:“再给我来一根!”
  我给他烟,点上。
  王达徐徐的抽了一口烟,然后深深的吐出来,说道:“爽啊。”
  我说:“再来两瓶清江啤酒更爽。”
  王达说:“是啊,好想出去啊。”
  我问道:“言归正传吧,没多少时间给我们浪费了,说,怎么回事。”
  王达说道:“律师没和你说嘛?”
  我说:“说了,但没那么详细。我想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告你啊?”
  王达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说我之前和她谈的好好的,也走到了那一步,那晚她也乐意和我去开房,结果在那个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抗拒,就说这样不好这样不好,后来有了什么了,第二天,她说我怎么她了,以后就要我负责了,还有,想问我借钱。”
  我问:“借钱?”
  他说:“对,借五万。我就说,妈的我和你很熟吗,睡个觉借五万了?她就发火了,说我不爱她什么的,和我吵了一架。后来她去告我了,我都不懂她到底想什么。”
  我说道:“那你和律师说这个事吗?”

  王达说:“说了,律师说,借又不是敲诈,她也没说如果不借就去告我的这样的话。再说,如果那女的否认说她没说过,没有第三人证明,没用。“
  日期:2015-11-04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