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0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烈马说道:“这段时间,你就先暂时不要跟踪殷虹了。要是做什么的话,我再给你电话,拜托了。”
  烈马说:“是我们拜托你了。”
  我点点头,走了。
  我去找了王达的父母。
  我告诉了王达的父母,到底什么样的原因,并且安慰了他们,说不会有什么大事,让他们放点心,然后,我告诉他们,批捕后公丨安丨机关已经很快侦查了,然后移送检察院,法院收到起诉书后,会在一个月内开庭审理,但这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让他们先回家等消息了。

  两老含着泪又对我感谢了一番,然后我离开了。
  回到青年旅社,睡觉的时候,收到了殷虹的消息:在干嘛呀?
  我回复:我要睡觉了,你呢?
  她却没有回复,我就睡着了,第二天我起来,看到她一早给我发消息:昨晚睡着了,没看到不好意思。
  我问:你起来了吗?

  她又没回复了。
  靠,算了。
  去上班了。
  我感觉得出来,殷虹虽然是跟着霸王龙的,但是,她还保持着一种纯真,感情中的纯真。
  下班后,我懒洋洋的出来了青年旅社,拿了,懒洋洋的躺在了床上。
  妈的不知道是不是换季节了,总是感觉很累,很困,总是累,困,觉得睡不够。

  响了,一看,我急忙坐起来接电话,是叶厂长打来的电话。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找我,好久了也没联系过了,但我们监狱一直都做着他们厂里的货的。
  而且合作得很好很愉快。
  我接了叶厂长的电话:“叶厂长,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叶厂长咳嗽了两下,说道:“张帆啊,好久没见了啊。”
  我说:“对对对,叶厂长你日理万机,我都不敢去打扰你。”
  叶厂长说道:“你小子少扯犊子了,你是忙着其他事吧,那就是不想见我。这过节八月十五什么的,也不提一点礼来见见我。你这懂不懂做人做业务了?”
  我说:“哎呀,叶厂长,我看您跟别人不一样,你高风亮节,给我的感觉就是不食人间烟火那一套,世上还能有打动你的东西了吗?你跟平凡人不同,所以我就不敢去叨扰了。”

  叶厂长骂道:“哎呀,扯谎还一套一套的,不来还有借口了!你好糊弄我。你现在赶紧过来茶楼一趟!我在这里等你。”
  我急忙问:“叶厂长,是出什么事了吗?”
  叶厂长说道:“你来就知道。”
  然后他挂了电话。

  我心里纳闷,什么事啊?
  又响了,一看,还是他打来的,我接了:“叶厂长,还有什么吩咐?”
  他问道:“你敢不来吗!”
  我说:“我没说我不去啊。”
  他又挂了电话。

  靠,真是个奇怪的老头。
  我过去了,到了那个茶楼,上了二楼。
  然后,我走过去叶厂长经常坐的那个角落。
  一眼看过去,我靠,长发,大美女,怎么贺兰婷也在啊!
  我走过去,然后看着他们。

  贺兰婷看都不看我。
  叶厂长微微伸手,示意我坐在对面。
  我坐下来,叫了叶厂长好,叫了表姐好。
  叶厂长应了,贺兰婷看都不看我。
  妈的,你这家伙,整天想着从我身上剥削!剥削不到就发火,恼火,和我冷战,有你这么样做人的吗。
  叶厂长指了指茶壶:“给我们倒茶吧。”
  我看着他,我问道:“你叫我出来,让我给你们倒茶?伺候你们?”

  叶厂长说:“你年轻,你最年轻,就该你来做。”
  我说:“好,我做。”
  我给他们倒茶。
  我自己也倒了一杯,喝茶。
  叶厂长说道:“找你呢,是想和你聊聊我们要加大生产量的事。”
  我说:“哦,要加大生产量,是好事啊。”
  看来,我又要有好处拿了。
  叶厂长说:“可是小贺却不大同意啊。”
  我看着贺兰婷,问道:“为什么不同意啊?”
  贺兰婷终于开口说道:“你有空去管过吗?”
  我说:“我是没空,但我让人管啊,管得挺好的啊。难道你自己不用管人,什么都亲力亲为?”
  贺兰婷说:“你不去管,你还拿最高的那份抽成?”
  我说:“是你拿最高的好吧。”
  贺兰婷说:“我是我。我说的是你们当中的,你拿最多!”

  我呵呵了一下说:“你不会是眼红我这点小钱吧。”
  贺兰婷说:“加大产量可以,但你要分我你的一部分抽成给我。”
  我怒道:“你什么都钱,你都坐享其成的,你有那么多钱,你还跟我剥削我这点钱!”
  我们两个就这么坦荡荡的在叶厂长面前讨价还价要抽成了。

  叶厂长举起手,咳嗽两声:“你们都先不要说话!静静!静静!”
  我两静下来,喝茶,不看对方。
  叶厂长说道:“原来,不接受我的订单,是你们分赃不均。”
  我说:“我靠这叫分赃啊?”
  叶厂长问:“你说是不是?”
  我说:“那就算是吧。那又如何呢?”
  我看着贺兰婷,说道:“为什么你不会去想着给监狱的女囚弄多点福利呢?老是想着从可怜的她们身上还要压榨?”
  贺兰婷说道:“首先,我想保住我那位置,就要有关系,有钱才能走动才有关系,有了关系我稳坐那里,我才能给她们福利。那么,我就必须有钱,我有了钱,她们也有了钱,有了福利,日子也好过。是不是这样?你懂什么?”
  貌似她好像说得很在理啊,首先,贺兰婷走动关系,靠强大的关系坐在那个位置,是需要金钱的和关系的支持的,我不知道她用不用金钱,但是,买点什么礼物送人也需要钱吧,稳固了位置,她在监狱里,才能给女囚们继续带来各种好福利。

  我说:“行行行,那就按你说的来做行了吧。”
  然后,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她和叶厂长聊着。
  他们是商务合作的关系。
  其实,大可不必经过我这一关的,但是叶厂长对我好,偏要找我来,如果我不同意,他也不同意,不过,貌似他和贺兰婷早我之前认识的。
  怕是贺兰婷这家伙太厉害了,让人都不喜欢了吧。
  协商好了之后,就可以撤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叶厂长站了起来,说道:“我走了,回家去吃饭。你们买单一下啊。”
  我们目送送走叶厂长。
  然后贺兰婷站起来:“我走了,你买单一下。”
  我马上不愿意了:“我靠,为什么又是我?”

  贺兰婷问我道:“为什么不是你呢?”
  我说:“我什么都没吃!”
  贺兰婷指着我的茶杯:“你喝了茶。”
  日期:2015-11-04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