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0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律师说:“说得很对,继续说。”
  我说:“当她们和男方身处相同一个宾馆的时候,她们有些抗拒,半推半就,是什么意思呢?”
  方律师说:“你研究过追女孩的心理学吗?”
  我呵呵的说道:“没有哦。”
  方律师说道:“女孩子的心理,都有一种叫做反荡*机制。就是,她们心里就是想这样的事,也不要展现出来给人知道,她们害怕别人说她们认为她们很骚,让人认为她们低贱。当男方对女方的追求还没到达攻破女方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们还很可能启动心理的这一道机制,所以她们抗拒,反抗,拒绝,因为男方的吸引力还做不到。还有就是,她们是有男朋友的,你觉得,她们会怎么想?”

  我实在不懂了,就问:“是啊,能怎么想?这都有男朋友了,还出来外面和人家勾三搭四,能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方律师说:“女人,女人是弱者,女人害怕孤独,女人喜欢强大的男人,给她们足够的安全感,她们天天嚷着要安全感,她们缺爱,她们认为她们的男朋友给不了这种心理满足,她们就想着去找更合适的强大的寄托对象寄托她们柔弱的心灵。在外表之下,所有女人都有自己的阴影或者称为阴暗面,这个阴暗面就是,她理想中的男人需要对自己,对生活,对她都有控制力。但是她们绝对不会承认这点,甚至对自己也不承认。她们是感性而非理性动物。于是,她们出轨,很多女人出轨,不是因为生理上,更多的是心理上。发生关系的时候,实际上,她们半推半就,她们所谓的反抗,实际上并不算激烈反抗,如果真正不愿意,早就跑出外面了,她们的心理,还是愿意的,真正的转变,是发生了关系之后,第一个案例中,女方说让李昭陪着她去医院看看,实际上是在撒娇,对,没错,她是在撒娇,就想让李昭陪着,她心里默认了李昭这个新男朋友,她从发生关系那时,已经从心理上抛弃了自己的男朋

  友,打算和李昭在一起的,可谁想,李昭却说了那样的话,说跟我过夜后要钱的女人很多,你是不是其中一个?廖英认为自己是被李昭玩弄了,而且李昭还骂她不是个好女人,她害怕别人认为她不是个好女人,别人认为她是荡*,尴尬之下,她选择报警,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李昭身上推,是人都害怕担负责任。后来,很多人都同情廖英的遭遇,认为廖英遇到了强j犯,可怜的却是李昭。”
  我听着听着,不由得怒道:“妈的**!我不能让王达也遭受这样的不白之冤!”
  方律师说:“我还没分析完给你听。”
  我控制自己的情绪,说:“抱歉,你继续说。”
  方律师说:“两个例子中,两名女孩,都是有男朋友,廖英则是告诉了李昭,而王达这个,女方却没有告诉王达。而是事后才跟王达说了。”
  我问道:“这又有什么呢?”

  方律师说:“先说王达这个,女方没有告诉王达自己有男朋友,两个原因,第一个,她本来是个很厉害的玩家,玩男人,第二个,她害怕王达走了。而廖英告诉李昭自己有男朋友的原因难道是她想让李昭知难而退吗,当然不是,她实际上真正的心理想法是说,如果我跟了你有什么,是因为你追求我的,不是我的责任。尤其在发生了关系之后的第二天,她们都希望两个男人担责,与我无关,是你逼我的,但两个男人表现得让她们很是恼火,所以,她们干脆报案。这就是她们为什么愿意发生关系之后,却选择报案的原因。”

  我鼓掌!
  我赞叹的说道:“想不到,你对她们的心理,是了解得如此透彻。”
  方律师说:“我选修过心理学。”
  我感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厉害了。
  我说道:“好吧,虽然你说的很对,但这好像对洗脱王达的罪名没有多大的用处。”
  方律师说:“知心了,就容易搜取证据了。”
  我说:“什么证据,你有什么证据呢?方律师,你又几成的把握赢了这官司,我感觉,王达是要完蛋了呢。”
  方律师说:“我不能给你明确的答案,你放心吧,我会尽力而为。”
  我问道:“那你说,你要搜集什么证据,我帮你啊。”
  方律师说:“如果用到你的地方,我会让你帮忙的。”
  我说:“那好吧,可是,我还是很担心。”

  方律师对我笑笑:“放心吧,就算被判刑,也不会那么严重。”
  我问:“什么意思?不会判个三五年?”
  她说道:“缓刑。”
  我说:“你说真的假的啊?”
  方律师说道:“很多律师不会回答委托人这样的问题,但是对你,我先和你说了,可是,最终的决定权在法官手中,到时如果答案比这个差强人意,你可不要怪我哦。”
  我说:“不会的,但我也不会说出去,你给我吃了这颗定心丸,我就安心了。那,我能不能请你吃饭?”
  方律师说道:“抱歉,我很忙,下次吧。”
  我说:“那好吧。”
  出了律师事务所,烈马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问他有什么事。
  他说:“你让那家伙去帮你办事,他搞砸了,现在在我们这里,哭得一塌糊涂。”
  我让那家伙去办事?
  哦,我记得起来了,黄苓找了两个家伙来打断我的腿,我找了彩姐,让彩姐出人,帮忙抓了那两个家伙,其中一个被划伤,还被关着,另外一个我叫他去给跟踪黄苓大晚上套个麻袋黄苓,暴打她一顿的,他却说搞砸了。
  我赶紧过去了。
  到了沙镇,梦柔酒店那里。
  就在楼底下。

  我到了关着那两个家伙的房间那里,那厮见到我,就噗通一下跪下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他每天跟踪黄苓多辛苦,今晚跟踪黄苓下班到了没人的路段,套上个头套,然后过去给黄苓套个麻袋想要打她的时候,被黄苓反打了一顿,差点没被抓住,还好没认出他来。他说黄苓实在能打,他没那个本事。
  我想起当时我和王达去想揍马玲一顿,也被马玲反暴打一顿。
  我过去就直接飞起一脚,把他踢到角落那里,骂道:“没用的废物!”
  他对我求饶着:“我们兄弟俩的确是废物,我们不是吃这碗饭的料,求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吧!”

  然后又哭着稀里哗啦。
  我心想,留着这两个废物也没什么用。
  让他们帮办事,办不成还搞砸了,万一被抓到,还知道是我在弄这些。
  要是黄苓被打了,报警,抓的反而是我。

  我挥挥手,示意烈马把他们放走了。
  真没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