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9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1919年8月1日,日本第一个军国主义组织“犹存社”成立。“犹存”两个字取自于唐朝名相魏征的诗,“中原初逐鹿,投笔事戎轩。纵横计不就,慷慨志犹存”。“犹存社”的政治纲领就是反对美、英对亚洲的渗透,彻底改变日本现状,赢得日本在亚洲更大的话语权。“犹存社”的组织者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另一大思想家、比北一辉小3岁的大川周明,大川当时是东京帝国大学的法学博士。

  日期:2015-10-25 21:16:19
  这位大川周明我们可能更熟悉一下。因为北一辉死得早,大川一直坚持到战后,并因在东京大审判时有着惊艳的演出而名闻遐迩。
  刚刚成立的“犹存社”派出大川周明专程到上海去寻找那位大名鼎鼎的北一辉。1919年8月23日,大川周明到达上海,在一间破房子里看到了江湖闻名的大侠北一辉。第一次见到北一辉的大川吓了一大跳,他没有料到北一辉过得如此清苦,仅仅靠着吃米饭团喝清水在奋笔疾书,撰写着8卷本的巨著《国家改造法案大纲》。师兄北一辉把已经写好的前7卷交给了大川师弟。
  大川用了整整一晚上读完了北一辉的前7卷作品。合上书后大川只说了只说了一句话:“就这么干。”之后两个臭味相投的大思想家长谈了两天一夜,大川携《大纲》前7卷回国。北一辉说,你们等着我,写完第8卷我就回去。他要在上海完成其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思想的代表作。第二年也就是1920年,北一辉回到日本并加入了“犹存社”。
  作为一个日本极端民族主义者、大亚细亚主义作家,大川周明被誉为“日本军国主义之父”。与北一辉的穷酸潦倒不同,大川有着显赫的社会地位。他1911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通晓中文、梵文、阿拉伯文、希腊文、德文、意大利文、法文和英文,并成为帝国大学的法学博士。战后作为甲级战犯在东京巢鸭监狱服刑时,大川周明每周七天都讲不同的语言:周一英文,周二日文,周三法文,周四中文,周五印度话,周六马来文,周日讲意大利文。真是不服不行,咱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连中国话都说不囫囵。

  作为极端民族主义者和日本最疯狂的宣传家和煽动家,大川周明极力鼓吹大日本主义、大亚细亚主义之类的民族主义学说。在大川的眼中,“日本是最好的,比西洋的一切都好”。大川一生“著述颇丰”, 如《论独立后之满洲国应成为日本之附属国》,《论日本国土之扩张对象是中国》,《论英美在太平洋地区之主权应由日本取而代之》,《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之民族》,《试论日本是亚洲之主宰者》等等。这些作品无不是为军国主义、为侵略战争粉饰、买好的荒谬无耻之作。

  与北一辉强调主要依靠青年势力不同,大川周明认为对内建立军部统治,通过逐渐与军部上层的幕僚将佐接近,用合法的手段逐步实现军部对国家的统制。他的说法得到了日本陆军中大多数中高层人士的认可,其言论逐渐成为另一大派别的理论基础,这一派就是“统制派”。在近卫文麿任首相期间,大川周明一度得到了近卫的赏识,很快成为近卫“智囊团”的中坚分子。
  这样,和日本海军内部的“条约派”和“舰队派”类似,在日本陆军内部逐渐形成了两大对立的派别:“皇道派”和“统制派”。
  “皇道派”主要受到北一辉思想的影响,主张对内以军事政变的方式推翻现内阁政府控制政权,由天皇亲政,依靠军队进行军部独裁统治,实行“昭和维新”。对外主张同苏联开战。由于他们开口闭口不离“皇道”、“皇威”,故被称为“皇道派”。其总瓢把子就是曾任陆相的陆军大将荒木贞夫。“陆大”19期“首席”的荒木以擅演讲著称,他曾经有过一句名言,“物资不足我们并不介意!皇道精神加三千万竹枪,列强不在话下!”任陆军大学校长时荒木能够亲自到火车站去接新生入学,因而在青年军官中有着崇高的威望,他的官邸往往是年轻军官聚会的场所。荒木出色的组织能力和陆军教育总监真崎甚三郎的缜密思想使他俩并列成为“皇道派”的领袖。小畑敏四郎、山下奉文、松井石根、柳川平助等陆军将领均属于这一派别。

  “皇道派”成员大多为没有地位、来自农村并对现实强烈不满的青年,很多出自于野战部队的尉级军官。他们认为政党政府是“隔断天皇和民众联系的误国奸臣”,所以要恢复“明治精神”,要“尊皇讨奸”、“清君侧”,消灭天皇身边的奸臣小人,恢复“天皇亲政”。年轻人总是无所畏惧,他们的行动非常大胆、不听指挥,主张毫无组织纪律的活动。特别是一部分人更是主张用发动政变和刺杀大臣的手段达到军事独裁之目的。

  “统制派”以永田铁山等为核心,这一派的组成者多为裕仁天皇的亲信小集团成员。他们已经占据了陆军中上层的重要岗位。除了永田铁山之外,属于这一派别的还有后来接替荒木贞夫出任陆相的林铣十郎,冈村宁次、南次郎、小矶国昭、建川美次、宇垣一成、东条英机等都属于“统制派”的骨干成员。他们认为血腥的军事政变不利于军队和政局的稳定,于是放弃以武力改造国家的计划,主张在军部的统制下以合法手段建立军部独裁,进行平稳缓进的国家改革。在对外策略上,“统制派”提倡建立总体战体制,首先解决“中国问题”,然后南北并进,做好同美国、苏联长期作战的准备。“统制派”强调必须联系上层官僚和新兴财阀,在政治、思想和经济领域进行全面改组和统制。

  如果用通俗一点的语言来形容,那么“皇道派”的成员基本属于低层阶级。往往越是下层军官对皇室越关心,他们相信天皇他老人家“天纵英才”,事情坏就坏在那些贪官污吏手里,如果“天皇亲政”的话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而“统制派”大多就属于“皇道派”恨之入骨的那些“贪官污吏”,也就是所谓的中层,当然还包括“统制派”提出要联合的那些财阀和政府官僚。随后发生的“二二六”事件其实质就是低层阶级为了上层阶级(天皇)并利用上层阶级来打倒中层阶级。

  需要特别提出的是,尽管“皇道派”和“统制派”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在“改造国家”、“建立军国主义政权”这一根本问题上却是高度一致,只是在具体方法、步骤方面存在着分歧和矛盾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