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64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了直腰,挺了挺脖子,马小乐振奋了精神,推开门进去。大厅内靠东侧的值班室立刻传来一声厉喝,“哪里来的,找谁?”

  “找你们老总刘广达。”马小乐直言。
  “刘广达?”值班室出来一个小保卫,身着西装,但没戴墨镜,“刘广达这名字是你叫的?”
  “你也不叫了么!”马小乐一歪嘴,“还连续两遍呢!”
  小保卫一听,直了下脖子,“啰嗦,找我们老总啥事?你以为我们老总是随便见的,他忙的很。”
  “找他当然有大事,要不还亲自来么。”马小乐道,“我是来帮你们老总刘广达的。”
  “帮?”小保卫呵呵一笑,把马小乐上下打量了一下,“你帮啥,就凭你?”
  小保卫话音刚落,楼梯上就传来一阵清脆的小皮鞋声,“咔咔咔咔……”小保卫一听这声音,身形一正,对马小乐道:“我们老总的夫人下来了,别跟我油嘴滑舌。”
  “怎么,怕批评你值班不严肃?”马小乐嘿嘿一笑,小保卫拉着脸低声道,“亏你是碰到我,要是换了别人,早把你给放倒拎出去了。”
  小皮鞋的声音越来越近,马小乐也不搭理小保卫,盯着楼梯口看。刘广达的女人,马小乐应该面熟,上次在派出所见过。

  果然,就是那女人。马小乐这次看她,更觉得贵气,有种威慑力,这种威慑力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傲气,当然,这种傲气也更激起了马小乐征服欲。“哪天就搞了你!”马小乐盯着刘广达的女人,摸了摸还有点肿痛的脸颊。咬了咬牙根,暗暗发狠道:“就搞你这样富贵傲气的货!让我心里舒服舒服,也不枉你男人刘广达叫人揍我一顿!”
  刘广达的女人显然对马小乐很留意,走到他身边是放慢的脚步,最后停了下来,“哦,我认识你,也听说了你的事情,实在抱歉,他们做事太粗,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你一顿。”
  马小乐没想到刘广达的女人会这么说,一时还有点缓不过神,“哦,那的确是场误会。”
  “你很有胆识,今天来这里是为这事吧?”刘广达的女人道,“你上去吧,我已经和刘广达说了,你就是不来,他也会找你的。”
  刘广达的女人说完就走了,带着高贵的傲气。马小乐的目光一直跟到外面,要不是小保卫一声招呼,他还不知道要看到啥时候。
  “行了,看啥,看了也白看。”小保卫翻了翻白眼道,“你啥来头?”
  “你啥来头?”马小乐见小保卫不似别的鲁莽汉子,打趣道:“我看了白看,难道你看了就不白看,还能爬到她身上干一下?”
  “你?!”小保卫脸色一变,“你少胡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嘿嘿。”马小乐踱着步子走到小保卫跟前,“兄弟,我不是坏人,看出来了吧,他刘广达无缘无故让人揍我个鼻青脸肿,我得找他理论理论,刚才你也听刘广达他女人说了,明白不?”
  小保卫听后,挠了挠头,“我劝你还是算了,我们刘总可不是好惹的,把你揍个鼻青脸肿算是轻的,没让你腿断胳膊折就好事了。”
  “那不行,我不能白吃亏。”马小乐有意说道,“平白无故,搁你身上你愿意?”
  “你别不听劝。”小保卫道,“不信你上去试试。”小保卫说到这里停了下,“不过刚才听汤总的话,好像应该也没啥。”
  “汤总?”马小乐眉头一皱,“刘广达的女人姓汤?”
  “对,是姓汤,叫汤静虹。”小保卫道,“平日里我们当面都喊她汤总,其实她比刘广达还厉害。”
  “哦,那我知道。”马小乐说完就上楼了,小保卫告诉他,刘广达在三楼,上楼梯右拐第三间便是。
  刘广达对马小乐的造访很是意外,“你怎么进来了?”

  “刘总,我怎么进来的你不用多问,你该问问我为何而来。”马小乐很镇定。
  刘广达一愣神,“你被打的事?”
  “不是。”马小乐摇摇头,“这点小事我不会亲自过来,在家等着你给我打个电话道歉就可以了。”
  “嘿!”刘广达眼睛一瞪,眉毛一扬,“你小子,挺横!你知道我会向你道歉?”

  “当然,凭你刘总的气魄,绝对不拘于小节,打电话道个歉,算什么?”马小乐说得很轻松,“不过,一切都得有个前提,就是刘总你认识到是误会了我,我绝对没有要摸你女儿大腿的意思。”
  刘广达没说话,点了支烟,抽了两口,“今天算你运气,平常你是不会这么轻易进来的。”刘广达直了直身子,靠在椅背上,“说吧,你有啥事?”
  “刘总,世鼎花园小区招标的事情,很窝火吧?”马小乐嘿嘿笑道。
  一提这事,刘广达情绪一下激动起来,“他娘的,到嘴的肥肉又丢了!就因为那姓许的小老板被搞残了的事!”刘广达眼睛暴睁,“我刘广达不是孬种,要是在几年前,我可能会那么做,可现在绝对不会了,你想想,那不是让自己惹火上身么,就是要办那不长眼的家伙,也是以后的事,怎么会在那天招标的当晚就动手?”
  “刘总,我要说的就是这事!”马小乐表情严肃起来,“你被嫁祸了,而且我知道是谁!”
  “哦?”刘广达似乎很敢兴趣,“谁,说说看。”

  “万顺意!”马小乐说得斩钉截铁。
  “嗯?”刘广达这次是感到惊奇了,坐直了身子,掏出支烟丢给马小乐,“为什么说是万顺意?”
  “他最想得到世鼎花园小区的标的,但他知道,跟你是没法争的,所以他借你的名义对那姓许的小老板下手,给你制造麻烦,影响你参加招标,他便趁机而入,一举中标!”
  刘广达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听了马小乐的这几句话,对马小乐一下就有点另眼相看了,他被嫁祸的事,本来一点认识都没有,是他女人汤静虹点拨了他。“你说得有道理。”刘广达点点头,“不过我就不明白,你为啥要告诉我?按理说你无缘无故被我一顿揍,该记恨我才对呐?”
  记恨当然要记恨!马小乐听刘广达一说,心里不由得冒出一股气来:我不记恨才怪,都这么大的人了,被当众辱打,不说肉体上的伤痛,单是精神上的伤害就足以铭记一辈子的了。对此,马小乐认为那不是气度问题,而是做人的原则,不能窝囊糊涂地活着,有仇必报有冤必申。
  “刘总,要说不记恨,那也是假的。”马小乐道,“不过事情都有个主次之分和轻重缓急,我和万顺意之间的事情,跟和你这点小事相比,那是大多了,所以我来向你通风报信。”
  “你和万顺意之间有啥事情?”刘广达道,“那天招标,我好像看你们关系挺不错,好像最后还是他把你送到医院的吧。”
  “那是假象!”马小乐道,“他虚情假意,欠我的款项总是借口不给,你说我能领他的人情?”
  “他欠你款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