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6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什么谢,你信得过我,也是对我的一种肯定!”万顺意走上前来,抬手拍拍马小乐的肩膀,“晚上,请你吃饭,再好好聊聊。”
  万顺意拍的很奇怪,有点揉捏的感觉,马小乐很别扭,这可能是万顺意的习惯吧,前两次也是这个样。“万总,我看机会还是留到以后吧,你瞧我这脸,能躲人就躲了,哪里还出去吃饭。”
  “呵呵。”万顺意道,“那也行,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
  马小乐离开了,一肚子心事,关飞的先不说,单说那刘广达,马小乐感到很心悸,太狠了点,断腿断手的。不过马小乐也寻思开了,万顺意说过,刘广达都是靠他女人才撑起来的,他女人是个厉害角色,怎么会让他在这关键时刻做出这种傻事?那不明显是朝自己头上扣屎盆子么!
  不对,这其中肯定有蹊跷!马小乐恍然大悟,回想起万顺意那有些得意忘形的样子,隐约觉得万顺意和这事脱不了干系。
  马小乐立刻打电话给甄有为,看看刘广达的事情有何说法。
  甄有为接到马小乐的话,还没等马小乐开口,就说很不好意思,没及时告诉他有关刘广达的事,他有案子牵连。
  “甄队,我已经知道了。”马小乐道,“他到底和那案子有关系没?”
  “看样子是没有,我们调查了好几天,还真是没发现什么异常。”甄有为道,“不过因为你的缘故,我想趁这个机会,怎么说也得多折磨他几天。”
  “甄队,你有心了!”
  “这本来是小意思。”甄有为微微叹了口气,“不过上面有人说话,我也没办法,刘广达已经回去了。”
  “我听说刘广达的老婆和某个市领导关系不错,他出了事,当然会有人说话。”马小乐道,“甄队,凭你的办案经验,你觉得刘广达是不是凶手?”
  “不像。”甄有为道,“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和案子无关。不过就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案子暂时只能是不了了之。”
  “甄队,跟你也不兜圈子,根据我的了解,此案和恒宇公司老总万顺意有关,是为了拿下世鼎花园小区的标的,他故意借刘广达的名义对那个姓许的小老板下毒手,嫁祸刘广达,自己钻了空子。”马小乐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不是没有那个可能。”甄有为听后嗯了一声,“那些搞工程的个个都黑心黑肺,做事又阴又毒,不过我们展开的调查还没有什么证据。”
  “嘿嘿,甄队,其实这案子你们要下力气去破,也不是没有可能。”马小乐奸笑了一声,“不过那是你们公『安』的事,我过问不着。”
  “哎呀,小老弟你可真是,话说得我很不好回答。”甄有为会意一笑,“好在你是个明白人,我也不用多说。”
  “甄队,你才是明白人!”马小乐笑道,“有空请你喝酒,最近搞两个小工程,多少也赚了点。”
  “那可好!我希望老弟你越搞越红火!”甄有为哈哈一笑,“行,就等你电话了!”

  和甄有为通过话,马小乐忽觉心头很不轻松,看来万顺意这老家伙真是够阴毒,看来关飞要对付他,还得多加小心多谋划。
  马小乐一回到住处,关飞就迎了上来,“怎么样,有没有探出啥机会?”
  “机会倒是有,下周万顺意要去人才市场。”
  “那不刚好么!”这显然很合关飞的心意。
  “不过不用急,我有个更好的办法!”马小乐眼睛一转,“关飞,我和你先当一次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关飞眉毛一抖,“啥意思?”
  马小乐便将世鼎花园小区竞标的事,前前后后对关飞讲了。“知道么,要是咱们能确定是万顺意在嫁祸刘广达,就可以借刘广达之手搞定万顺意,即使搞不定,那也够他万顺意难受一阵子,到时咱们在加把劲,没准就能将万顺意整垮!”马小乐很认真地说,“这样咱们相对要安全一些!”
  “哦,哦……”关飞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好!这法子好!”
  “那当然!”马小乐嘿嘿一笑,“关飞,咱们留一手,等刘广达对万顺意下手了,咱们攥他点证据,到时向公『安』报案,让公『安』再把刘广达给治了!”
  “诶呀……”关飞拍着大腿,“他娘的,这法子亏你想得出来!真他娘的够劲!”
  “不过也别高兴太早,这只是个想法。”马小乐道,“一切按部就班,从那被断腿断手的小老板开始,看能不能找出点东西来。”
  说干就干。考虑后面事情进展的需要,马小乐单独去了医院,找那姓许的小老板。
  通港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院内人来人往,马小乐看着心烦。好在住院部里稍显安静,五楼32号床,马小乐见到了小老板许添。
  医院的鉴定是:双腿粉碎性骨折,两小臂小骨骨折,中度脑震荡。

  许添对马小乐的到来感到意外,由于惊吓过度,许添对陌生的面孔非常恐惧。马小乐自我介绍了一番,许添才定了神,“我以为又是他派来的人。”
  “谁?”
  “刘广达。”许添眯了眯眼,无力地摇了摇头,“算了,不说了,怪就怪我没长眼睛吧。”
  “兄弟,今天我来这里不为别的,就是想帮你解开真相!”马小乐直奔主题,“也许你不相信我,不过没关系,讲讲你的遭遇总可以吧。”
  许添看了看马小乐,“真相?”

  “对,害你的人也许并不是刘广达!”马小乐道,“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许添身子一动,“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用费心了,你只要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就可以。”马小乐道,“刘广达是被冤枉的,我公『安』局里有朋友,可以证实。”
  “我说呢,怎么没个动静。”许添挣扎着动了下上身,“我死不瞑目啊!”

  据许添的描述,竞标当天下午,他回到公司后,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一直在仔细修改竞标书,制定新的方案,打算下一次竞标时再好好与对手一决高下,争取拿下这块大“肥肉”。可不曾想,他出了公司,刚拐上人行道,打算到路边乘出租,可一辆小面包车冲了过来。他整个身子像气球一样飞了起来,一阵翻滚后,一头撞在路沿石上停了下来。恍惚中,他听到有人走了过来,狠狠地骂了一句:“不识抬举的东西,敢跟我们光大的刘总叫板,灭了你!”听完这话,他就昏了过去。可随即又被双腿撕裂般的疼痛弄醒,“啊”叫了一声后,彻底昏迷了过去。

  “这些你都对丨警丨察讲了,我都知道。”马小乐道,“有没有你没对丨警丨察讲过的?”
  “没了,能讲的我都讲了。”许添道,“你觉得我会隐瞒什么嘛,我也巴不得多讲点,好让公『安』破案哪!”
  许添的让马小乐突然觉得自己很笨,也不再说什么,掏了六百块钱,给守在床边的女人,估计是许添的老婆。“好好养伤,有事再来找你。”马小乐说完就走了。
  出了医院,马小乐觉得事情并不是像他想像的那么简单。不过总归不能放弃,马小乐来到许添的出事地点,找到了报警者,一家小商店的老板。马小乐说他是民警,现在正便衣走访,想再了解点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